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海上的太姥山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吴昕孺

听说过天姥山,因李白有名篇《梦游天姥吟留别》。我请教白荣敏,李白梦游的天姥山是不是福鼎的太姥山?荣敏很肯定地回答,不是。从李白在诗中对山的位置的描写和对景物的描绘,他梦见的显然不是这座太姥山。但荣敏告诉我,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有七八座以“太姥”命名的山,有太姥山,有天姥山,还有大姥山,意思是一样的,山却不一样。这是一个奇特的文化现象。我说,这会不会是远古时期母系崇拜的一个遗存?他说,完全有可能。

太姥,其实就是一姥。姥读mǔ时,是对老妇人的尊称,最著名的如西姥,即西王母。姥有女师、女神之意。“姥”之前再冠以太、天、大,敬重更添一层。据史载,太姥山本叫才山,一位妇人在山中种蓝制靛,人称蓝姑。有一年,麻疹流行,夺去了很多孩子的生命。白荣敏在《传奇蓝姑,茶之始祖》一文中这样写道:“一天夜里,受南极仙翁指点,蓝姑攀上鸿雪洞顶,在榛莽之中找到一株与众不同的小茶树。她遵照仙翁的嘱咐,将茶树上的芽叶采摘下来,送到每个村庄,告诉村民们怎样煮茶给孩子们喝,终于战胜了病魔。”这是白茶的起源,也是中国茶文化之始。蓝姑仙去,人们对她的崇拜登峰造极,遂改才山为太姥山。一晃,这又是尧时候的事了。尧有让贤的癖好,他追巢父,追许由,最终让给了老实巴交的舜。他为什么不让给蓝姑呢?白荣敏说,至少有两种产业是蓝姑发明的,一是种蓝染布,一是种茶治病。不过,立志成仙的蓝姑估计也瞧不起尧的帝位,加上天隔地远,尧恐怕只能望洋兴叹。

荣敏请了他的好朋友、《太姥论茶》编委杨应杰先生担任导游,这是一着不亚于尧帝让贤的妙棋。杨兄比我稍大几岁,方脸宽额,浓眉大眼,原是中学生物老师,因迷茶、嗜茶而成为白茶专家。他不走寻常道,带领我们从东南方向,先到白茶山喝方家私茶,再从金峰寺上太姥山后山。一路无人,我们独享满山青翠,炎阳酷暑只能在林梢树头耀武扬威,伤不得我们半根毫毛。半小时后,于峰回路转间到一开阔平地,平地上矗立着一栋平房,似民居,却不是,上书“圆潭禅寺”。寺前有圆潭一枚,应是山泉凑合而成,水面如镜,水底隐隐然有清冽之声。潭前种植瓜果蔬菜数畦,蜂飞蝶舞,虽方外之地,但满是人间气息,甚喜。

从圆潭寺上山,忽然陡峭。陡岭之上,又是一片平地,只是这片平地过于轩敞,迥异于圆潭寺的幽眇。亦有一寺,曰普明,规模稍大于圆潭,里面一老僧,热心为我们端茶倒水。另有一中年僧人和两妇人在庙檐下阴凉处择菜。老僧擅谈,今年72岁,半路出家,与中年僧人乃父子。他颇希望我们烧香拜佛,或抽签问卦,言辞间透出一股俗气,然见我们不中计,也不勉强,不索逼,不纠缠,俗气里又盛满了客气。为避开他,我循小径探入庙后,见四处花木葳蕤,巨石分立两边,心想必有可观。前行二十米,小径直往石头缝里钻,我跟着钻进去,蛇行斗折,忽见一石洞,赫然写着“韦陀宝殿”,还有“僧步生开山留纪,民国28年进洞”字样。应杰兄告诉我,步生和尚是他最为敬佩的当代高僧,年轻时即为普明寺住持,但他没住在庙里,而是以洞为殿,劈石成路,在韦陀洞苦修五十余年,1992年圆寂时享年93岁。韦陀洞左侧又有一小洞,洞内有泉,乃步生和尚当年的饮用水。我钻入小洞内,漆黑中,闻声展掌,只沾得一抹细流,堪堪打湿手指。

经白云寺,上到覆鼎峰旁的宁德市太姥山电视转播台。他们休息,我独上海拔九百余米的覆鼎峰。它是太姥山的最顶峰,据说原名新月峰,民国时一帮腐儒在這里摇头晃脑,因此,峰的球状花岗岩形如倒扣的古鼎,故易名“覆鼎”,以谐“福鼎”之音。我到电视转播台对面看覆鼎峰,觉得它更像一个石头做的汉堡。原来,肚子饿了。赶回转播台,饭菜已上桌,应杰兄掏出自制的杨梅酒,向荣敏叫板。荣敏的酒名我早从文友圈中得知,但他并不好酒。应杰兄酒量稍逊,却豪迈胜之,只见他解衣磅礴,声气高昂,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单方面宣布自己取胜,荣敏亦顺水推舟,甘拜下风。

饭后去白云寺喝茶,长净大师以茶传道。长净面色黧黑,络腮胡,外表有鲁提辖之风,却眉慈目善,举止柔和。他走遍太姥山每一个角落,用相机留下了无数珍贵的镜头。他没有加入任何摄影协会,我们笑着授予他“太姥山摄影协会会长”称号,他欣然应承。

从白云寺下到三伏腰,过云标、飞来石 ,到一线天、滴水洞。这些由普通石头构筑的奇异风景,让我们不得不一再躬身、折腰,让我们不得不叹服石头坚硬之中的柔韧、粗犷之中的细腻、混乱之中的有序、天然之中的鬼斧神工。我最喜欢的景点是一片瓦,可惜新建的一片瓦五观堂全身铜铸,与青山危岩格格不入。自一片瓦入通天洞,宽处可走马,狭处难容身,云气飘忽,凉意逼人。一个劲地往上登,却不知何处是尽头,莫非真上天不成?幽暗处,清光一闪,不期然出了洞门。前边不远是鸿雪洞,即传说中太姥娘娘炼丹种茶之处。洞口有一株茶树,甚不起眼,它却是传说中太姥发现的第一株茶树,是福鼎名茶“绿雪芽”的母树。茶树对面石壁上,镌刻着启功写的“绿雪芽”三字。绿雪芽,这个名字多好,绿描其色,雪言其质,芽写其态。这样的茶叶,本来香色俱绝,加上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远售外国,价同金埒”就不足为怪了。

从一片瓦上悬空栈道,经夫妻峰、楞严塔,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景区入口。因为我们是从后山过来的,所以,入口就成了我们的出口。

下山后,回眺太姥山,峰峦万状,仿若众仙在向我招手,而我只能挥手作别,但见山间云雾渐浓,一股惆怅猛然站立在我的心头。

责任编辑:蒋建伟

上一篇:在太姥山

下一篇:嵛山岛往事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