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在小山上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孙敏瑛

雨后初晴,空气格外清新,出城不远,绕过几幢灰色的建筑物,小山的轮廓便清晰了。

目光所及处,田里的,土豆、蚕豆的青苗,皆精神饱满,油菜花早已结荚。竹篱旁那一丛豌豆,花正开着,紫色如蝶的花瓣轻盈地在小风里摇晃,叶片缀满雨水,几个青青的小豆荚挂在藤上诱惑着我,忍不住摘来尝,有些甜,有一些植物才会有的清香。如果能久居乡村,最惬意的时光,应该是此时吧。農忙还未开始,村里村外,四下里走一走,恬淡舒适的气息弥漫四野。道旁,无意中会跳到眼里来一丛野花,娇小的,清丽的,一圈,散开来,像小姑娘的花裙,烂漫又天真。不知不觉,那些柔软或坚硬的时光便会回溯到心底,漾起一丝往昔的小忧伤。

走过一段斜坡,便是上山的石级了。

上了山,风景迥然且丰富起来。经过的山道旁,时常能见一树树洁白的山茶花,柔软的白瓣,嫩黄的花蕊,亭亭玉立。因为生得过分活泼茂密,一朵一朵,竟然伸到近旁的高枝上,仿佛成了别的植物开出的花。还有一些花朵则远避世人,躲进浓荫里,自己勾勒成一个小小的动人的剪影。

周遭静静的,常有陌生的游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超过我去上面。偶尔的眼神交流告诉我,在这座小山上,我谁也不认识。我因而能够尽情地由着自己的心思,对着一朵花或一丛绿草发呆——有一种树,尤其吸引我,叶子是极浅白的绿,已经长得很茂密了,所有的叶片仍然嫩如新生,仿佛一个驻颜有术的人。加上数不清的野草、野花、野灌木,每一种植物散发的香都单纯而热烈,随着风传送,在阳光里,整个山野香气扑鼻。不知道一路上歇了有多少次,还是微微地出了汗。到山顶时,已快正午。站在山顶,远远望见下面山道似一排排整齐干净的白牙,在翠色的树林里忽隐忽现,一直延伸到山顶。山顶上矗立着几幢殿宇,皆别具一格,颇有古意。因为正在装修中,砖块散落一地,没有游人到里面进香。

午间,我在摆了许多木头桌子的土屋里用餐——原来只是想着,这里是山顶,食材都是农夫从山下一步步挑上来的,即使不爱吃,也不得浪费。不成想,这里厨房的师傅本事十分了得,做出的包子鲜香无比,邻桌有一位,居然一口气吃下八个。我自己点的菜,一盘土鸡肉,一盘小青菜,一碗竹笋咸菜汤,分明是平日里吃惯的,齿颊间传来的却不是惯常的味道,我便坚信,这位做菜的师傅,一定是一位隐居在山间的高人。

我在山顶上静静地远眺了好久,瞧见许多与平地上不同的景致,不远的峭壁处,有个人拢着手,对着山那边喊:“我——在——这——里。”山风把他的声音带出去好远。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听声音,感觉他应该是个年轻人。

下山的时候,在路旁的草丛里看见两双跑鞋,抬头去寻,就见两个青年仰躺在半山腰的大岩石上,头枕着臂,看青天里飘着一朵轻盈的云。

责任编辑:青芒果

上一篇:划拳

下一篇:骟匠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