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我是一条洄游的鱼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高洪波

洄游,在《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很简单:“海洋中一些动物(主要是鱼类)因为产卵、觅食或季节变化的影响,沿着一定路线有规律地往返迁移。”

之所以产生上述题目,实在是出于不久前的贵州开阳之旅,来去匆匆不过三天,参加的是首届华人散文诗研讨会,地点在“富硒之乡”和“散文诗之乡”的开阳,旧属安顺,今归贵阳,一个山清水秀的所在,我在二十六年前生活过两个月的地方。

二十六年前,我二十六岁,是解放军的一名接兵部队的排长。住的地点离县城几十公里,当时叫青禾区,现在改为禾丰乡,在区税务所的小楼上,无电话、电视,亦无报纸、刊物,居然顺顺当当地熬过了六十天,而且是天寒地冻的正月间,现在想想真有些不可思议。

我在开阳接新兵,接那些住在深山箐上的布依族、苗族战士,他们大多出生在上世纪的60年代初期,由于出生时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他们普遍的身材不高,营养不良,我和武装部长曾拿着一根一米六的竹竿挨个儿比画,矮于竹竿的一律剔除,还真把不少人给剔了出来。剩下的体检、目测、政审,最后家访,四关过后,这批开阳子弟便穿上崭新的军装,虽然还没有帽徽领章,但显见地威武挺拔了许多,由我们领着,先乘汽车,再坐火车,“叮叮哐哐”地入云南赴戎机了。青禾的士兵不少人第一次到县城,第一次乘汽车,火车更甭提了,连见都没见过,他们的新鲜兼新奇是异常强烈的。这是在1978年的3月5日。一年过后我们和邻国发生边境冲突,史称“自卫反击战”,这批开阳士兵在战场上表现很好,不过,其时我已转业回北京,在《文艺报》当一名编辑,战事离我虽远,可内心从没少过挂牵。后来著名的“老山英雄团”就出在我的部队,电视连续剧《凯旋在子夜》表现的也是我的部队。我们留在部队的战友们,当时一起当排长的伙伴,由于战功卓著,有好几个成为将军,偶一聚会,谈起当年,都乐不可支。

可见回忆本身就具备“洄游”的性质,精神洄游。

此次走开阳,于我而言,是一次从精神到物质的洄游。禾丰是觅食的浅滩,我觅的食品是二十六年的岁月,我洄游的河流也是岁月的河流。因此,从北京一下飞机,见到第一个接我的开阳司机小王,浑似见到亲人一般。小王刚刚三十岁,说起二十六年前的往事,他一脸的茫然。在难得的灿烂阳光下直奔开阳,我感到自己异常兴奋,这大概是大自然中每一种洄游动物的本能所致。

第一夜没有住在開阳,而是到邻县修文的一处叫作“珍珠岛度假村”的地方栖息。来了百十余名散文诗作者和诗人,分别来自东北、山西、湖南、新疆、四川,还有香港、台湾,熟人不少,四川老诗人梁上泉和台湾老诗人金筑都应邀而至。说起开阳的散文诗作者队伍,居然有上千人之众,大家都为这个数字感到吃惊。散文诗在全国影响有限,在诗坛亦属弱小民族,唯独在开阳得天独厚,这应该归功于县文联主席兼贵阳市作协副主席刘毅。他是一个执着的散文诗发烧友,自己写一手漂亮的散文诗,还带出了一支乡土气息浓郁的散文诗队伍,让极洋气的散文诗这一艺术形式与开阳的山水风物结成同盟,刘毅功不可没。

散文诗会在此次开阳之行中不是主要任务。事实上,开阳举办了一台大型广场演唱会,请来了李光羲、羽泉、李湘等一干名角,同时举行了多达三十几个亿的商贸协议签订会,典型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据说客人多达千余位,是开阳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县城宾馆有限,不得已把我们一干人安排在了修文。

没想到初抵贵阳天朗气清,当天夜里却下起了雨,贵州的确“天无三日晴”。这雨一下就二十几个小时,把准备好好的万人广场演唱会冲得一塌糊涂。所幸开阳人教养好,风雨中聆听音乐会,撑伞穿雨衣冻得发抖但心态平衡,生生把万人音乐会的场面撑了下来。

我是在雨中进入开阳县城的,二十六年的变化使我认不出开阳的旧貌。街道变宽了,两旁高大的楼房一如广东珠三角的建筑;昔日的黑瓦木板房已属罕见;昔日弥漫在城中的煤烟气息亦不复存在;当年我们接兵部队驻扎过的县委招待所门面犹似,实际上早已改造多年。雨中走进漂亮的青少年活动中心,出席商贸协议签订会。看到一笔又一笔大宗的商贸协议在眼前签就,从几个亿到几千万,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我知道这批款项将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开阳,像宝贵的血液一样输送到开阳的企业、开阳的农业,使开阳的躯体更加茁壮,灵魂更加强健。开阳产上好的黄磷,产富硒茶和大米,也产煤炭和奶制品。不过,照我看,开阳最好的资源是绿色的大自然、绝美的风景,这份大自然的遗产是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古人云:“朗月清风不用一钱买”,那是古代;现在饶您亿万家财,能买到朗月清风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因为污染正苦恼着每一个国度。

雨仍在下着,猛然有诗句闪现:

故地二十六年前,

曾忆青禾雪漫天。

多情唯有开阳雨,

追身随影洗华年。

下午5时,驱车青禾。雨中走过当年山路,想起接兵时的苦寒岑寂,想起正月间的大雪,感到此次洄游正是时候。冬季的青禾与夏季的禾丰,注定是有着不同韵味的。

青禾依旧。仍是那条小街,仍是一些古旧的建筑,仍是小小的邮政所和小小的税务所,我住过的小楼加高了两层,可我仍找到了当年住过的小屋。我还找到了昔日工商所李所长的旧宅,这个河南老兵的家曾是我多次就餐的地方,他的儿女们曾是我讲故事的热心听众,如今他已搬迁回开阳。小屋没锁,推开门一看,满屋的塑料拖鞋,已成为仓库……

在青龙河畔一家餐厅吃饭,雨仍在下着。喝着土制的杨梅酒和黄果酒,看一眼波涛翻滚的河水,河水猛涨,已满了河槽,河水浑黄,早不见了二十六年前冬日那消瘦的模样。昔日坐在古桥下垂钓的儿童们,如今早已是人到中年了。唯一不变的是富饶的俗称“玉龙捧金盆”的坝子,坝子上的庄稼,还有高高的土司山寨马头寨,以及餐厅对面那写着旧日标语的木制粮仓,还有河畔的那株老柳树。记得二十六年前我常漫步河边,这株老柳树在冬日的阳光下像一株巨大的盆景,枝干峥嵘,引发人无尽的联想。我曾把它想象成这块土地的守护神,并在日记里企图描绘出它的古拙形象。现在老柳树在雨中傲然挺立,枝叶繁茂,全然不是冬日里萧索的气象。于是又得一小诗:

散文诗乡我曾游,

无心补硒少年头。

青龙河畔柳仍在,

柳丝不系旧时舟。

有诗,有酒,有雨,有二十六年前旧景重现,我的洄游便更有滋味起来。

禾丰现在的全称是禾丰布依族苗族自治乡,它昔日所辖的两个公社:龙广和哨上,如今改为南江苗族布依族自治乡。一分为二,可能便于管理。二十六年前我曾走遍这几个公社的土地,去应征新兵家中逐一走访,为此我写过二万余字的《开阳手记》,详尽地记录了1978年1月5日到3月7日接新兵的过程,也顺便记下了一系列有趣的地名:懒板凳、鱼上坡、石猫,还有关于龙广地形的民谣:“龙在山顶望,金鸡配凤凰。脚踏狮子背,天鹅抱蛋卧两旁。”凤凰寨如今成为旅游胜地,而且是从青龙河一路漂流下去的终点站。晚饭毕,同行的伙伴为了满足我的洄游,专门驱车走到龙广,在凤凰寨远眺,居然有大批白色的鸟儿栖居在寨中树林,像鹤像鹭,但更大的可能是白鹇,我曾在湖南一处山寨见过大群的白鹇,捡拾过它们美丽洁净的羽毛,观察过它们与人类和睦友好的生活。此处凤凰寨的白鹇,与湖南相类似,它们是山寨的福音和吉祥物,二十六年前未曾相见,此番相见真是缘分,只是暮色迷离,有些看不真切。

回到开阳县城已是夜间10点过,匆匆放下行李,去寻找惦念许久的李所长李文轩。也巧,他正住在宾馆对面,由他在中学执教的二儿子领着,我们终于见面了。李所长今年居然八十七岁了,他和老伴儿见到我异常高兴,当年聆听我恐怖故事的女儿一家也在,外孙子已是贵州大学的学生。岁月流逝二十六载,我的洄游抵达李所长温暖的家,重听他不改的南阳乡音,听他一声声叫着“高排长”,重品开阳的富硒茶,我的心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第二天又走禾丰。第二天是当地一个特殊的节日:布依族的“六月六”。其热闹程度堪与内地的春节相比,有舞龙、舞狮,有斗画眉、扭扁担,还有乡政府举办的大型歌舞节目。雨自然早就停了,仿佛这开阳雨成心跟开阳人逗了个闷子。太阳热辣辣的,坐在烈日下看演出,反倒怀念起昨天的雨来了。演出是朴素而又深情的,尤其是苗族少女少男們的“跳圆”,土司山寨马头寨民们的花灯,还有开阳教师们的大合唱,都呈现出一股罕见的朝气和热情,这气氛是我二十六年前所未曾感受过的。那年的春节过于寒冷,也由于刚刚粉碎“四人帮”,人们对于传统文化和民间民族文化还视若畏途,加上物质生活的相对贫瘠,1978年在开阳过的春节,除了喝过几顿大酒之外,真的比较平庸——这次赶上布依兄弟的大节“六月六”,算是补了我的一次人情,也是洄游的意外收获。当然不仅如此,在这一天,我在马头寨找到了一位当年的退伍战士,现在的乡村医生宋升鹏,他的侄子当年是我带走的一名新兵。宋升鹏的生活条件不错,宽敞的房子里摆着各种药材。女儿带着一位山东小伙子刚从河南开封回来探亲,家中有电话,种着七亩田地,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只是见面之后都感叹起岁月无情催人老,我与升鹏同庚,但他明显有些老态,土里刨食的农民,不经老。

告别宋升鹏,我又驱车至十五公里外的哨上,想找到陶光国,一位热情的小学教员,当年我与他同盖过一床棉被,地道的抵足而眠。吃过他烤的美味的黄粑,一种玉米面和豆面混合的乡间美食。听乡上人们说陶光国早已退休,他的侄子也是我带出的新兵——赶至哨上一处小镇,陶光国不在。一个小伙子告诉我他早已搬到安顺,但小伙子顺手一指:“他的侄子陶大文就在隔壁。”一扭脸,见到昔日的新兵陶大文,如今四十四岁的汉子,满口牙都松动、脱落。我不敢相信这就是那名清秀腼腆的小新兵?!怎么老成这般模样?

真的是陶大文。坐在他的家里,听他讲述一干新兵复员后的生活,岁月便在瞬间凝固。大文的女儿,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小姑娘在一旁倚着门,静静地听着,我这个从天而降的“高排长”让她惊讶不已。我记下了小姑娘的名字:陶丹。北京对她十分遥远和神秘,一如我的这次洄游。

没有更多的话说,我马上要赶回贵阳,赴一个重要的晚宴,明天一早赶飞机飞回北京,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与宋升鹏、陶大文相比,我的生活是他们不可想象的,但我的出现带给他们的吃惊也是真实的。对我而言,一条洄游的鱼,游到它当年觅食的沙滩,掀起几朵轻且浅的浪花,而后一切复归于平静。岁月如昔,亦如平常,开阳和青禾的山水依旧,农产品富硒依旧,散文诗的上千作者们琢磨文字依旧,只是二十六年前一个“高排长”匆匆来去。来时的身份是一名接兵部队的排长,说一口标准的北京话,由于这口北京话,我竟成为“北京部队”的高排长,事实上因为保密需要,我也就默认了。这次洄游,确认了我的身份是“昆明部队”,另一个身份则由军人变成了文人。由消瘦的青年军官变成戴眼镜的中年干部,一条溯着生活和生命的河道兴冲冲洄游的鱼。

开阳的湖光山色真美。开阳的绿遮盖了它起伏的大地;开阳的喀斯特地貌令人心折;开阳的几条江河或湍急而有激情,或清浅不失柔曼,是漂流者的上乘之选;开阳的人讲礼貌、有教养,体现在为这次大会服务的一百五十多名青年志愿者身上格外突出;开阳的大米富硒,当地一条著名的标语:“物以硒为贵。”硒是生命的重要元素,可防多种疾病乃至可怕的肝癌。此次洄游开阳,才知道自己在二十六年前不知不觉地补过两个月的硒,“无心补硒少年头”,敢情现在的健康早在开阳接兵之日起就注定了,多么好的运气。

我是一条洄游到幸福之河的鱼。从这里洄游,直向更远的远方。

责任编辑:蒋建伟

上一篇:戚氏凄凉一曲终

下一篇:头顶三尺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