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家庭之友 > 文章 当前位置: 家庭之友 > 文章

协议第三者,是我美丽的妈妈

时间:2021-01-1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博陌陌

陈姨患了乳腺癌,并做了切除术。我回家看她的时候,她戴着男式的帽子,头发因化疗已经没有几根,再看到她救我时脸上留下的那块伤疤,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摸着说,这辈子我欠陈姨的太多了……

1

2000年春节后的一天,爸爸有些拘束地同我商量一件事,说他想跟那个叫陈茉茉的女人结婚,征求我的意见,我没有表态。

3天后,爸爸把陈茉茉带到家。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外表和年龄严重不符,40多岁的女人,竟有年轻女孩般的面容。她身高有一米七以上,穿紫红色旗袍,越发显得她窈窕怡人。

我叫她陈姨。她同我聊了很多,当我问及共同生活,她将怎样保证我的学习不受干扰时,她笑笑,并反问我有什么好办法?

我立即把打印好的协议给她看。她接过,很正规地在协议上写上陈茉茉,女,40岁,离异。大专文化,职业文秘,擅长舞蹈,喜欢唱歌……我尽量以一个母亲般的心肠对待芊芊姑娘,并保证会像一个家政服务员那样做好家务工作。

我接过,很满意地告诉爸爸和陈姨,从现在起,我们可以成为一家人了。

爸爸和陈姨相视而笑。

7年前,爸爸妈妈离了婚,妈妈去了美国,我同爸爸生活在一起。每年4月20日,是我最高兴的日子,妈妈会从遥远的异国他乡,提前为我邮寄一份生日礼物。随着岁月的流逝,妈妈的形象开始有些模糊,邮寄来的衣服和巧克力,便成了妈妈的象征。

我知道,爸爸和陈姨的相爱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却对陈姨很反感,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她是被人唾弃的第三者。

我看过电视剧《聊斋》,那里面的漂亮女人都是狐狸精。陈姨也很漂亮,是我心中的狐狸精。我暗暗等待着,这个狐狸精今后如何算计我。

2

寒假到了,陈姨在家休20天年假,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起来。

陈姨很时尚,特别是穿衣,只穿潮流装,旧衣服闲置得非常多。我看不惯,只是心里生着气;陈姨爱喝酒,又喜欢同爸爸对饮,很让我想起那些专害好人的狐狸精。

陈姨同爸爸间经常有些暧昧动作,我最看不惯,也许叫“浪漫”吧?有次,我偶然看见陈姨正在亲吻爸爸。我心里酸酸的,就无法抑制地咳嗽一下。他们听见了,爸爸立即收敛了动作,可她并没有任何改变的意思。

爸爸的身体不是很好,冬天来临,一直咳嗽不止。一阵寒流袭来时,爸爸病倒了,住进了医院,我心疼得哭起来。

爸爸住院期间,我心里特别难受,就给远方的外婆打电话。外婆叮嘱我,要好好和陈姨相处,不然吃亏的是自己。其实,你父母离婚前,你爸爸就认识她。我听得出来,一定是爸爸和她有了暧昧后,才导致爸爸妈妈离婚,所以我对这个美丽的第三者又恨起来。

爸爸出院了,病好了,但人却瘦了一圈,我的心真难受。那时的我,略懂些成人男女之事,记忆里爸爸从未得病,爸爸的身体这么差,一定是陈姨像妖精似“太粘”的结果。

那天下午,陈姨上街买了很多食品和酒,准备做一桌好菜。爸爸高兴了,说谢谢她,她就在爸爸的脸上吻一下,完全没有顾及我的存在。

我立即大声叫喊,请你停止勾引爸爸!

3

那晚,陈姨还是系上围裙把饭菜做好了,但我没吃。

很晚了,陈姨把饭菜送到我的房间。她说,芊芊,都是陈姨不好,我浪漫惯了,一下子改不了。你对陈姨有意见,是因我对你不够重视,以后我们慢慢相处,我相信,经过努力,我是能让你满意的。

睡觉前,爸爸也来劝我说,我生活很好,和你陈姨的一切很正常,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坏。

新学期开始了。晚自习后,我回家要走的路,很长一段没有路灯。以前,都是爸爸接我,可如今身体不好,只好由陈姨接我。

那时天气还有些冷,陈姨把爸爸的大衣穿上,还戴了男人帽子,站在寒风中等待我,很像一个大男人。可我,却有些嫌她打扮得太土,同学看见,对我的脸面不好。她把大衣披在我身上说,一是怕你冷,二是怕遇上坏人。

那一刻,我感觉她很好。在用心待我,我同她的关系开始好起来。

有次,在陈姨接我时,遭遇一场小小的车祸。有个骑摩托车的醉酒男人,突然从岔路飞出向我们撞来。关键时刻,陈姨用力把我推向一边,她却被撞得很远。还好,她只受了些外伤,脸上却永远地留下了指甲大小的一块疤。

如果是别的美丽女人,脸上有了块疤,会难受死,可她嘴角却略带微笑,像很不在意。

从那一天起,每每看到那疤,我就感觉我欠了她的。我也曾想到过叫她一声妈妈,但一直没有叫。

4

高考前两月,有个一直对我好的男生,突然改变去追另一个女生。这让我很生气,一时间不爱吃饭,学习也不用心。

陈姨很敏感,她劝我不要和自己过不去,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只要自己努力了,就不愁今后没有优秀男孩子爱上。

接下来,陈姨连续为我买了几件新衣服,都是很时尚的,告诉我女孩子学会打扮很重要。她周末带着我去放松,去参加一个健身舞晚会。我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舞蹈和一些简单的公关礼仪,陈姨是个中高手。因而,我便理解了陈姨的时尚。

由于我心里没有压力,高考很顺利,考取了北京的所高校。离开我们的城市前,那个曾改变对我看法的男生,又主动约我一起进京,他也是北京一所高校的新生。这件事,让我对陈姨有了进一步的好感。

大二暑假,远在美国的妈妈因车祸过世。得到消息的那晚,爸爸一个劲儿地抽烟,陈姨倒哭成了泪人,而我却没有失去母亲的悲伤。我有些疑惑不解,如果说我从小失去母爱,情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陈姨她少了个“情敌”,为何还那样伤感呢?

3个月后,爸爸又病倒了,只住院一周就离开了人世。

爸爸的离开对我打击太大了,我把眼泪都哭干了,略清醒时,才注意到陈姨的脸一直贴在爸爸的脸上,紧紧地抱着爸爸,她重复着一句话让我下辈子再对你好吧

此时此景,让我想起平时陈姨亲吻爸爸的那些镜头,突然意识到,他们间的爱,很深,很深

料理爸爸的丧事时,我的亲友们要我同陈姨把财产理清楚。说穿了,陈姨根本没有什么财产,我家原有的两处房子,都是爸爸和她婚前的财产,应该归我。

陈姨很敏感,她当着亲友的面,主动提出房子暂时借住,但产权归我,并立即写了字据。

我想到陈姨对爸爸和我的好,就利落地撕掉了字据,我说:陈姨,你放心住吧,这房子永远是你的。陈姨扑到我怀里,她哭着说:芊芊,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遇上了个好女儿。

5

爸爸不在了,我的学习费用是个大问题。以前,每月的18日,爸爸会向我的银行卡打入500元钱。回到大学,我找了两份家教,每月有400元收入,但很累。

陈姨电话告诉我,千万不要亏了自己,如果钱不够,她会再给我打些。

我这才想起银行卡,去查看后,才知道陈姨每月打600元,比原来增加了100元。我立即给陈姨打电话,泣不成声地告诉她:我在做家教,以后不用再打钱了。但她没有停止

打钱。

大学毕业后,我和男友选择在北京发展。

春节回家时,我把陈姨打到卡里的钱13000元拿回还给她。她却说,你们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北京住房很贵,我还打算帮助你们弄个楼房首付呢!

2006年7月,邻居电话告诉我,陈姨查出患了乳腺癌,并做了切除术。

我回家看她的时候,她戴着男式的帽子,头发因化疗已经没有几根,再看到她救我时脸上留下的那块伤疤,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摸着说,这辈子我欠陈姨的太多了。

我回到北京时间不长,我的亲友突然打来电话,告诉说陈姨把另一处房子处理了,卖了18万元,让我向她要钱。我想她可能是缺钱治病,才卖了房子,她在难处,我应该帮助她,卖房子权作是我欠下她的一种报答。所以,我告诉亲友,是我让她卖房子治病的。

陈姨有重病,我对她的最大安慰,应该是叫她妈妈,但我不想在电话里叫,要当面叫才好。我就同男友商量,待一个月后的春节,我们一起回家时,共同叫陈姨为妈妈。我还要告诉她,那18万元卖房子钱,全部都用在她治病上。

可陈姨她没有等到春节,残忍的病魔就让她离开了。我和男友匆忙回家,见到一脸苍白的陈姨,就一下子扑到她身上,久久不能自己。

送别时,我抚摸着陈姨脸上留下的伤疤,再看看那稀疏的头发,她虽比昔日的美丽丑陋了许多,但在我眼里却无限伟大和荣华。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呼唤着,陈姨——我美丽的妈妈,若是有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女儿!

6

在我的房间,陈姨留下了当年我们共同签的属于她的那份协议和一张小纸条,我把协议装进兜里留作纪念,那张小纸条上写着你爸爸离开前,曾交给我一个密码箱,箱子在壁橱的最底下,密码是你的生日。

在回京的火车上,有个女人很像是个搞艺术的,问遗像上的陈姨是我什么人,我告诉是妈妈。女人又说,如果她脸上没有伤疤,她就同影视明星一样美。

不,我漂亮的妈妈,她比影视明星更美丽我说。

回到北京,我打开密码箱,里面是我父母年轻时恋爱及离婚后的书信。离婚的原因,有我生母的写自美国的书信为证:

我不该因新爱而失去旧爱,更不应该因新爱而失去对女儿的爱,请你代为我保守这个秘密,也好让女儿的心中,永远有一个完美的母亲形象……

后来,我和男友看好了一处房子,我去银行取钱时,发现卡里多了23万元。我猛地意识到,这是陈姨打的全部卖房子的钱,另外还多出了5万。也许,是她的生命到了尽头,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也许,她用了这些钱,她的生命会因此得到延续……世界上若有这样心肠的人,那一定是父母亲情。

我忽然想起了陈姨的那份协议,急忙从兜里找出,仔细看,原来后面有她留下的话:

芊芊,我与你爸爸结婚后,就看过你生母写给他的信,我对她的那句“也好让女儿的心中,永远有一个完美的母亲形象”非常赞赏。尽管你曾经怀疑过我对你的情感,可我,早在心中就把你当做了亲生女儿。

我同你母亲,本来是最要好的姐妹,是你的父母帮助我从农村走到城里。你母亲去了美国后,是她牵线,我才同你爸爸走到一起,因为你妈妈说:我做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她才放心得下你和你爸爸。

多年来,我多想听到你叫我一声妈妈呀!当你看到这些字的时候,也许我就不在人世了,如果你在我的遗像前流泪了。我就会在九泉之下笑了;如果你能叫我一声妈妈,我就会为我的“完美的母亲形象”而欣慰了。

再见吧,我的女儿——芊芊!

是的,陈姨是最合格的女主人!更是最合格的母亲

我终于脱口而出:妈妈!我的好妈妈!

上一篇:拉黑的暧昧

下一篇:戒不掉的瘾,她的爱像二手烟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