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家庭之友 > 文章 当前位置: 家庭之友 > 文章

处女的爱情

时间:2021-01-1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狐 步

我不知道陈洪是谁,但有女人找他找到了我的床上。不仅如此,这个女人还闹到了我的公司。

当倪信从经理室出来时,这个女人像只螃蟹似的横扫了我的办公桌,还揪着我的头发大声嚷嚷,把我的男人给藏哪了?

我求救似的看着倪信,我以为这个剑眉星目一脸正气的男人,会像骁勇的将军,将我从水深火热的困境里解救出来,说不定我会来个以身相许。谁知他无动于衷地看了我一眼,砰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终于相信男人的可恶总在绝境中才会淋漓尽致地体现。天知道这个看似道貌岸然的男人,在公司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已经跟我暧昧了一个多月了。

也不知到底是谁惹了我,我推开了那个正对我撒泼的女人,一跃就跃到了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说,我就是陈洪的女人,他不爱你了。

我这才看清那张哭兮兮的脸有说不出的妖媚,没有化妆,却勾人魂魄,天生的狐狸精。天啦,这样的女人用得着为一个男人哭天抹地吗?有什么样的男人这样暴殄天物,太没天理

陈洪是谁,我不知道。但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我被这个叫陈洪的男人搅得面目全非。

其实,最令我伤心的,是倪信冰冷冷的眼神。我承认我爱财如命,我甚至处心积虑地保留了23年的处女膜,就是想钓誉沽名,以处女之身钓回一只金龟婿。可是,挖了半天的陷阱却被别人无故填平了。

当天晚上,郁闷的我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马提尼。我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马提尼一杯刚好,两杯不够,三杯……三杯,我就觉得天下大乱了。

那几个男人围上来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我亲爱的倪信,我傻傻地笑着,他们的手也就伸了上来,在我的身上一把一把地捏着揉着搓着,痛了,于是,我敲碎了玻璃酒杯,你们还敢,我就找我男人跟你们拼了。他们笑得更肆虐,你的男人是谁?

陈洪!

鬼知道陈洪是谁啊,但这些人仿佛老鼠闻见了猫叫声,一个一个变得肃然恭敬起来,有人怯怯地把脸望向了吧台端的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的男人。男人的眼睛在幽暗的灯光下像寒星一样的闪亮。

他走过来,凝视了我好久,突然一把将我揽腰抱过去,吻就落了下来。我像尾被捞进网里的鱼,拼命挣扎着。结果,我在一片哄笑中咬伤了他的舌头。他放开了我,吐了一把口水,空气凝固的瞬间,他忽然露出一口白得耀眼的牙齿,你不说你是我的女人吗?

我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像只瑟瑟发抖的猫儿。未必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陈洪。黑社会老大?我转身撞倒了一排椅子,人像一团棉花,无力地飘了下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发现自己身在一座豪宅里。我可真过分,来不及好好检查拼死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处女膜是否完整,已经开始对这间豪宅的主人无限向往。

我窍喜,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失之桑榆,收之东隅?

我是名不符实的伪淑女,我每天穿着宝姿坐在办公室,内心颤颤栗粟期期艾艾地等着陈洪来找我。

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迹像。我像蔫了的柿子,后悔没有把他的金子打造的关二爷抱回来。

周末中午一个人去附近新开的西餐厅吃饭,我是个很宠爱自己的女人,从不亏待自己,所以才一心想过上赶英超美的生活。那么巧的遇上了狐狸精。狐狸精心情肯定不怎么好,踩着高跟鞋登登登地走过来,把手中的开胃酒全泼到我的脸上。然后我就看到陈洪,陈洪一把拉过她,拉得很用劲,松手的时候狐狸精一个趔趄就压倒了几条椅子。

然后,我被陈洪一路拽出了西餐厅。他把我带进CHANL专卖电的路上只说了一句话,你怎么每次都搞得这样狼狈?

我快疯掉,如果不是你陈洪,我怎么会有这样狼狈的一天。大冬天的,开胃酒已经顺着衣服钻进了的皮肤,冷得我牙齿直打架。面对那么多琳琅满目的衣服,换在以往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恶狼般扑了上去,可是不知为何,看着这个表情冷峻的男人,我开始觉得自己很委屈。

我拒绝了那些我每天做梦都想要的衣服,快步走出了专卖店。外面的风又冷又硬,眼泪流下来的那刻,陈洪抱住了我,他说,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新年伊始,我去算了一卦,说我今年要走桃花运。这不,一直跟我暧昧着的倪信突然在情人节这天送了一大棒玫瑰给我。黑社会老大陈洪送我的却是香水百合。

下班的时候我抱着一怀的玫瑰与百合走在大街上,不惹人注意才怪。心里突然就难以取舍了,一个是外企项目部经理兼青年才俊倪信,站在人群里,太阳一样让周围黯然失色。一个是劣迹斑斑的黑社会老大,像月亮一样冷酷明亮。

上半场,和陈洪吃烛光晚餐,我说等会儿我还要赴一个约。陈洪说,我喜欢你,但不会勉强你,好女孩要有好归宿。

下半场,和倪信去兜风。倪信把车开到了郊外的大桥下。车一停,情欲就赤裸裸地爬上了他的眼睛。我想的啊,这样的男人追求自己,多么值得夸耀的事啊。于是我半推半就中,他温厚柔软的手蛇一样地钻进我的衣服里。

我的身体被他的热吻燎拨得像沸腾的水,但我还清醒,在他快要进入我的那刻,我怯怯地问,会不会娶我?

还没有嘿咻,他就败下兴来。他说你不是有男人了吗?以前你说你是处女,现在应该不是处女了吧?缠人的吻又贴了上来。我推开了他,在他愕然的目光中,把刚刚他一颗一颗解掉的扣子,一颗又一颗地扣上。

下车时,我璀然一笑,是的,我也跟你玩玩,我是有男人的人。

可我的心怎么这样的凉,处女怎么了?

处女没有犯错,是现在想寻找刺激的男人玩不起处女,处女多麻烦,不缠着男人也会让他感觉负债累累,他们不想负这个责。

情人节的夜晚,我看到倪信的车一点也不绅士地溜过我身边,将我丢在黑灯瞎火的郊外。我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就拨通了陈洪的电话,话还没说,我就哭了。

他看到我时,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响地把冻得像根冰棍似的我抱上了他的车。

他冷峻的样子性感得要命,等我身体回暖时,我说停车。我吻住了他,一点一点地挑逗着撩拨着煽动着,这个木木的男人终于变得激烈起来。天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他的吻,霸道的占有,温柔的侵入,缱绻到意犹未尽的尾梢部分,让我身体的每个毛孔都拼命尖叫。

真的,那一刻我就像只魅惑人心的妖精想要榨取他吸吮他。我都24岁了,我要将自己给这个在我本命年中情人节里出现的男人。

我想陈洪是阅女无数的男人,而且体魄强壮,一定拒绝不了我这样性感又娇俏的女人。但就在关键的时候,他喘着粗气一把将我推开了。他继续开他的车,一路上再不说一句,直接将我送到我的楼下。但我像棵丰润多汁的水草般粘住他,我说我不是处女了,我要做你的女人。

陈洪拗不过我,他将我带回了他的豪宅,一把将我塞在他的床上,匆匆抛下一句,我还有事,等我回来。

等了一夜,我也没有等到陈洪回来。其实我早就知道陈洪是回不来了。

陈洪的笔记本是苹果牌的。陈洪如果知道我是电脑高手,一定不会把我带回他的家。破译他的开机密码和各个文件的密码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里面每个文件夹都有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秘密与数据。有些是他给官场头面人物行贿的巨额数字,有些是市里头面人物让他为利益场上对对方做手脚后给他的佣金。有些是他记录的哪天哪个时候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还有些,是心情日记。

我不是爱偷窥别人的秘密,我是有备而来。我不是不知道陈洪,我放出风声给狐狸精我和陈洪在一起,就是想引起陈洪的注意。我知道陈洪的女人不过是他生命中的过眼云烟,从一开始知道自己不能给哪个女人幸福,所以他从来也是无情无义。

陈洪是谁?陈洪是那个拿着性与金钱受贿证据逼我那在市里当点小官正在以我名义竞标一个建筑项目的爸爸从29楼上跳下来,害我失去幸福人生的罪魁祸首。

这事虽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做的,但他逃不了干系。如果不是我看了他的日记,我真不知道他每天都活在噩梦与自责纠缠不清的日子里。

天微微亮的时候,我再一次打开了他的笔记本。我点开了他的心情日记。

他在日记里说:离洛是我少见的女子。她拒绝了别的女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他说:看着她为我煲汤的身影,不忍心碰水晶一样的她,那样光洁的额头和那样清澈的眼睛,不是我这个十恶不赦的男人碰得起的。第一次,想与一个女人这样相对一生。他说:买好7两张机票,做完这最后一票,不管她愿不愿意,我带她离开这里。

春天的夜,花落知多少,我看着窗外一地的乱红,眼泪奔涌如泉。

昨晚他匆匆离开后,我就把他夜里十点去码头交易一批走私古董的线索给了公安局。

我想留住他的,如果这一夜留住了他,也许我会昧着良心将一切隐瞒下去。可我这样的爱他,我怎么忍心让他天天活在噩梦中。

擦干眼泪,我对自己说,等我见到他,一定要告诉他,我是他的女人,才选择这样做,

上一篇:没有完成的爱,是垂死的浪漫

下一篇:那一年的春风上了反发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