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岩 > 文章 当前位置: 红岩 > 文章

平安夜

时间:2021-01-2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黎

房子过户之后,父亲建议让姑父来负责装修事宜。陈尚龙大吃一惊,完全不知道姑父如今已经是城乡接合部装修界的著名人士。他一边听着父亲罗列姑父的成绩一边心存愧疚,自己和亲戚们是多么疏远啊,姑父的业务已经遍布几大知名豪宅,他竟一无所知。父亲像导游介绍风景一样半文半白地说:“装修太辛苦了,水也深,你姑父给你全权负责,你还担心什么呢,他在几个楼盘都做过的现在还有不少生意,我让他先给你弄。有他在你就不用自己一次次跑装饰城,也不担心被人坑。你姑父肯定不会跟你乱要价,除了成本和手下人的基本收入,不会有什么额外的费用……”为了弥补这份疏离感,陈尚龙爽快地答应了父亲,事实上,他之前已经和一位学油画出身如今做装修的朋友非正式地说过装修一事。陈尚龙估计父亲早已经替自己做主答应了姑父,那么自己必须答应,儿子不能给父亲难看。

姑父很快带着队伍进场,陈尚龙在第一天去过一次。见到姑父时陈尚龙非常震惊,没有想到他如今这么苍老,不多的白发在黑发中极为刺眼,比白发苍苍还要触目惊心。姑父脸上满是皱纹,像经历过什么大事,而实际上仅仅是年事已高而已。陈尚龙明白,自己通过姑父的外貌才深感自己跟他已经多年不见了,姑父苍老而陌生的脸又带来一种日历一页页嗖嗖翻过的恍惚感。毕业后,陈尚龙在春节时就不再随父母走亲戚,而春节拜年几乎是他唯一和姑父等亲戚们接触的机会了。对此陈尚龙没有心理负担,他误以为自己或许不会和姑父等人有日常生活上的往来——连父母都不在自己的生活现场,何况姑父等人。如今,遇到买房装修之类的事,自己还是要依靠父亲及亲戚们。

在陈尚龙的印象中,姑父正当壮年,红光满面,眼神炯炯,不愧为当地著名的木匠。十多年过去,姑父进入了老迈之年,而陈尚龙只记得他当年的样子,和碧绿幽深的村庄一起,属于乡愁的具体内容。

震惊只是陈尚龙心里的事,也是短暂的事,表面上他没有显露出来。他和姑父简单说了几句,明确了房子整体的颜色、要专门打造的两面墙书橱就算了事了,带着几分冷漠离开了装修现场。姑父带来的几位手下人,陈尚龙一句招呼都没有。姑父把陈尚龙送到门口,好像他是主人而陈尚龙是上门走动的亲戚。当然,在未来的两个来月里,他确实是装修这件事的主人,房子即将以他个人作品的方式逐渐呈现出来。

十几天过去,陈尚龙再也没有登门看装修进度,期间姑父给他打过几个电话,主要是询问价格,陈尚龙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天气漸渐变冷,气温开始在零度上下徘徊,冷风吹过,令人伤感而凄惶。房子按计划明年二月完工,然后摆放透气,陈尚龙会在五月的婚礼之后搬过去。这些都是已经和女朋友焦雨涵安排好的,他们也安排好了结婚事宜,即回陈尚龙老家按照乡间风俗办一次,狠狠操办,然后再在城里办一个简约版的、没有司仪没有气球拱门红地毯的那种。几天前,焦雨涵突然跟陈尚龙说,有一个去新加坡某大学做半年交流学者的机会。为了彰显郑重,焦雨涵专门让陈尚龙去学校附近的一个茶座等她,彼此带着几分严肃面对面坐下来。焦雨涵说,这个机会原本轮不到她,只是安排好的那位副教授妻子查出了晚期胃癌,他不得不放弃,自己可以争取一下,概率很大的。一旦成行,就是元旦后就过去,暑假回来,婚期正好在其间。应该要改期,至少也得改变结婚的形式,不大可能有时间到乡下去办了。

陈尚龙觉得她这是给自己出难题,让他在延期举办和草草举办之间二选一,而不是在去和不去之间二选一,她应该已经得到了确切的答复而非争取争取。他带着几分冷漠说:“要不我们去新加坡办吧。”

焦雨涵有些恼火,显然这句话是不负责任的,如果那边举办婚礼,意味着没有人会去,有一种私下结婚的仓皇和不道德。“那我再去跟院里商量一下,我意思是,既然结婚的事不能调整,我也让出这个机会吧,然后请院里考虑尽快安排我出去交流,不能等太久。不过谁知道呢,这种事情就算写下来也不算数的。”

陈尚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强烈反对还是坚定支持,都没有想好,只得含糊其词。延迟婚期是不可想象的,父母盼望他结婚已经多年,当他们把在劳动节举办婚礼的决定告诉母亲后,母亲随后就打了大约一百个电话通知方方面面的人,一是邀请,二是炫耀。她的炫耀太像弥补了,弥补陈尚龙迟迟不结婚给她带来的诸多失落伤心和真切的麻烦:尤其是别人问起时,那种尴尬和羞耻就是生活本身了。如果让她再一一通知改期的事,她肯定会又一次以泪洗面,进而担心事情是不是要黄了。

平安夜的晚上,焦雨涵因为主持一个学术活动不能跟陈尚龙一起吃饭,陈尚龙就待在单位加班。外面下雪了,片片雪花落向兴奋的人群,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灰暗而凌乱,在半空中就融化成水,在人们的脚底下以污渍的方式汇聚着。大街上都是人,节日是一个巨大的现场,一次日常生活里的突发事件,人们纷纷涌上前来。晚上七点,陈尚龙准备下楼吃饭,回办公室看一部电影然后就回住处。那是临时租住的一个高层的单室套,离焦雨涵学校很近,室内低矮而局促,一眼看到尽头,陈尚龙一般不愿意多待在那里。相反,同事们都离开后的办公室有一种包含阴森的空旷,一种让人兴奋的陌生感。

在陈尚龙走向楼下的“西安面馆”时,姑父的电话来了,问他在哪,过来一起喝点酒。见他语气犹豫,姑父补充说:“今天的酒很好,是牛明禅存了不少年的原浆酒。”

牛明禅是姑父的手下,主要负责运输,兼顾杂务。陈尚龙感叹一句,不置可否,姑父又说,“菜也不错,烧菜的老杜现在是我们的帮工,以前开过饭店,你记得吗?”陈尚龙说我记得,很多年前常常去那里吃饭。

姑父说:“你要是没有事情就过来吃饭吧,多少年都没跟你一起喝过酒了,我电话是打得迟了一点,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多少年没跟你一起喝酒了,差一点忘记喊你了……”

姑父的意思是,因为多年没有跟陈尚龙一起喝酒于是忘记了可以和陈尚龙一起喝酒,甚至忘记了曾经和陈尚龙一起喝过酒,现在自己在弥补。陈尚龙还能说什么呢,赶紧过去。路上他有点紧张,似乎是仓促地去姑父家做客,不带点什么似乎有些不好,随即又笑了笑。他去的是自己的家,不出意外,会在那里住很多年,此刻它还没有呈现显出最终和完整的面貌而已。路过楼下的巷子时,陈尚龙买了一斤干切牛肉,足足八十块钱。在店主潇洒地把牛肉切成一片片时,他给焦雨涵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人接听,她应该正在对着话筒讲话吧。endprint

房子在一套老小区里的顶楼,小区由几个政府部门集资建造,品质一流,虽然十多年过去,但依然让人放心。唯一的麻烦是爬楼很辛苦,陈尚龙给自己规定了十年,即十年之后无论如何要换房子,那时他四十五岁了,爬不动了。

陈尚龙拍了拍外套上的雪水,跺跺脚,像客人一样小心地迈步进门,用余光担心地看了一眼脚下漆黑的水迹,害怕作为临时主人的姑父会不高兴。房间里热气腾腾,几个人穿着常见的那种由老婆编制的粗线条毛衣围坐在一个小桌子周围,厨房里灯火通明,传来炒菜的声响。陈尚龙没有立刻坐下,四处看了看。带阳台的那间卧室里堆满了木材,散发出一阵阵香味,阳台上挂满了姑父一群人的换洗衣服,在半明半暗之中有一种由来已久的镇定。另一间卧室里铺着三个地铺,空地处放着几张油漆斑斑的长条椅子,上面搁着衣服和茶杯,房间里有一股微微的臭味,是几个中老年男人在封闭房间里常见的体味。客厅相对干净,餐桌在一进门的地方,两张行军床一前一后放在理应摆放沙发的地方,这样五个人就对应着五张床铺。行军床的对面是电视墙,今后会放一台大电视,此刻放着一个小小的电视和一台IBM笔记本电脑。电视关着,笔记本电脑上放着张涵予吕良伟主演的《水浒》。一场大雪把阳谷县遮挡得白茫茫一片,看不出今夕何年何月,武松身形矫健,表情兴奋,大步流星地走向紫石街哥哥的家。

陳尚龙问:“你们不看为什么放着?”

姑父笑眯眯地回答:“听听,等吃完了再倒回去看。”陈尚龙想起了早年间一大群人围坐一台黑白电视机前凉床上的画面,当时有一种紧张和期待,如果错过一集,或许就是错过一辈子。那时的电视不是节目内容,而是人生事件,仅仅发生一次。

老杜把陈尚龙买的牛肉盛到碟子里,又端着一道菜从厨房出来,顺手关掉了灯,客厅里的灯光显得更亮了。陈尚龙在酒桌边坐下来,看看上面的菜,不多,但每道菜分量特别足。最后端上来的是茄子炒豇豆,一股浓浓的猪油香味扑鼻而来,而豇豆因为被干煸过,也散发出清香。此外还有红烧鲫鱼,足有七八条那么多,用一个超大的盘子盛着。一道冬笋烧肉,用一个很深的汤盆装着,简直可以卖到两百块钱了。还有一道蒜苗猪肚,一道菌菇汤。他买来的牛肉因为有一斤之多,顿时在气质上和这些菜有同类的感觉,像好兄弟一样融入其中。

一双筷子递到陈尚龙的手上,酒也倒上了,用的是一个带把子的玻璃杯。几个人喝酒,姑父不断说:“不要客气啊,多吃一点。”如果他接着说:“就当在自己家一样”,似乎也是成立的,双重的成立。

陈尚龙跟各位一一踫杯之后才稍微活跃了一点,陡然举起酒杯,敬所有人。他认真地说:“感谢各位,最近几天辛苦了,后面还要继续辛苦大家。”姑父热情地带头,让各位都举起杯来,并且说不站了不站了。他们纷纷喝掉一大口,纷纷咂嘴说,“啊……”

对门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啊……啊……”不绝于耳,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继续聆听下一轮的惨叫还是该出去看看。姑父一生谨慎,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几年房子火热,他大概也没有机会在城里穿梭行走,出入高档小区豪宅别墅。此刻他低头不看任何人,只顾着吃菜。但大伙已经站起来了,陈尚龙靠门最近,被众人的目光催促着出去看看。他觉得没问题,自己是这里的住户了,还有五个老爷们在后面压阵,能有什么危险呢。

陈尚龙拉开门,惨叫还在继续,这让他们确定是对门一家出了什么状况。陈尚龙咣咣咣砸门,一边砸一边高声说:“开门,开门啊,里面出什么事情了!”

房子里安静下来,门严丝合缝的,没有光线泄漏出来,因此说里面没有人也是成立的。陈尚龙回头疑惑地问:“是这边没错吧?”大伙频频点头。陈尚龙转身,继续砸门,加大了力气,声音变得沉闷而危险,里面的人必须在开门和门被砸倒之间做出选择。

一个年轻女人开门,探出身子,往前走了一两步,陈尚龙几个顺着她的脚步齐齐后退。女人笑眯眯地问我们:“你们找谁,有事吗?”

在惨淡的灯光下她的脸上堆砌着笑容、泪痕、恐惧和烦躁,陈尚龙回答说:“听到有人惨叫,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不等她回答,陈尚龙大声问:“刚才是你在叫吧,没出什么事吧,不会有人要杀你吧?”

姑父他们在后面笑了起来,女人有些难为情。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带着几分厌恶问:“谁啊,谁?”随后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逼近到大伙跟前。陈尚龙回头确认各位都在,大声说:“刚才有人惨叫,我们看看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没有人叫!你们都听错了!根本没有人叫,叫什么叫!”男人在女人后面连声回答。

陈尚龙转身就走。目的已经达到,即确认了没有在惨叫的同时受伤或者毙命,也制止住了喊叫,后面是否还会继续,那就说不上来了。男的在陈尚龙几个进门前突然怒气冲冲地说:“我警告你们啊,装修时小声一点!”

姑父突然愤慨起来,走上前反问:“你跟我说说,装修怎么小声?你来说说看,怎么小声?哪家装修声音小得?我们早晨九点开工,晚上六点到点就结束,声音大小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说说,小声是什么意思,给锯子电钻装消音器吗?”

男人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队伍,什么都没说,愤愤不平关了门。陈尚龙几个回到桌子边继续喝酒,为了防止事态再次恶化,他们虚掩着门,让灯光泄露出一些落在楼道里,让外面的声音可以及时传进来。不知道谁起的头,大家纷纷敬姑父。陈尚龙尤其激动,完全没想到一辈子窝在丘陵的姑父陡然间如此彪悍,而且不失道理,端起杯子一个劲敬他。姑父反而害羞了,带着中老年人罕见的羞涩之情一口口喝着。

他们就着惨叫的话题边喝边聊,主要是在猜测女人是如何备受折磨而忍不住惨叫的。几个人提到,这样的事情在乡下很常见,大概是因为乡下晚上特别安静,所以只要吵架,声音就会跟狗叫一样传得很远。一般人家都难免吵几句,因为不频繁,所以显得很突然,很稀奇。不稀奇的反而是每天都吵架的那些人家,不多,但总会有的,他们就代表着每天吵架,代表着乡间的一种生活,不稀奇。endprint

半个小时后,对门传来砸东西的声音,破碎声接连不断,伴随着压抑的啊啊啊,陈尚龙他们简直能猜到什么东西被砸了。水杯,水杯,花瓶,镜子,水瓶,灯泡……他们猜着,虚掩的门很形象地把砸东西的画面以声音的方式描述着。

“去看看啊!”老杜突然说了一声,这提醒了大家,他们纷纷挤出门,一起拍打对面的门。他们都喝了不少酒,拍打声都带着兴奋,陈尚龙看了看自己的手,非常有力,旁边还有四五只同样有力的手一道在拍打,似乎在彼此竞争。门出现了晃动,再这样持续几分钟它就要倒塌。

还是刚才那个女人,呼啦一下拉开门问:“你们搞装修,有没有发现他在白天带女人回来?”

这个问题让陈尚龙几个都愣住了,大家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不自信和陌生感。这个问题对他们而言太遥远了。

见他们都不回答,女人自己说:“他在白天带女人回家,乘着装修声音大在家里出轨!”

陈尚龙几个人更颓唐了。这个问题非常重大,别说没有人看到,就算看到,也不便一五一十说出来。

陈尚龙突然说:“今天是平安夜,要不然你就不要吵架了,到我们这里喝酒吧,好酒好菜。”

女人转身进门,马上又出来了,多了一件黄色的羽绒服在身上:“跟你们喝酒,走,走啊。”

陈尚龙几个又一次陷入了茫然,比此前得更为广阔和凛冽。几个人像是被这个人女人押送着一样回到了酒桌前,在坐下来之前,女人也到处看了看。这幢楼两边的户型不一样,陈尚龙这边是一百平方米的,对面则是一百一十五平方米,多出来的十五平方米让整个布局完全不同。

陈尚龙问:“你叫什么名字?”

“王小融!”女人骄傲地说,并且对每个字进行逐一解释。

“小融!”牛明禅冒了一句,嘿嘿嘿笑了一声,他亲昵的称呼和璀璨的笑容都很熟练。

“我叫陈尚龙。”

“那喊你小龙呢还是小陈?”王小融一边打量着木材一边问。

“姑父他们叫我小龙,同学朋友一般叫我尚龙,还有人叫我尚哥。”

“反正我就叫小融,我就喊你尚哥吧,很酷。”王小融说着,往酒桌边走,姑父和老杜连忙撅着屁股给她让了一个座位。陈尚龙跑进厨房拿了碗筷出来,大家都众星捧月,既有平安夜的团聚氛围,也有对王小融的浓厚兴趣。为什么是严冬而不是酷暑天呢,这样可以把王小融看得更清楚啊。

王小融很奇怪地对白酒毫不拒绝,她目睹姑父往印着“tea”字样的玻璃杯里倒了半杯,抄起酒杯就敬大伙,连声说感谢。谢什么她没有明确说出来,可以指酒和菜,也可以指让她在这里容身,甚至可以指解救她。

陈尚龙自然主要负责和王小融说话。他不断问问题,在哪里上班,在这里买房子多久了,住的感觉怎么样,这边的学区怎么样。除了刚才的惨叫和砸东西,陈尚龙什么都问一问,还不断地对王小融的回答给予肯定。

王小融告诉陈尚龙,这一带虽然老了一些,不过生活真的很方便。如果有时间可以早晨出去买菜,路边很多买菜的小摊贩,蔬菜、鱼类和家禽又新鲜又便宜,常常有很不常见的鱼和蔬菜。楼下大方巷中间有一家砂锅店,应该是全城第一好吃的砂锅,每天都排队,他们只做中午,下午就休息了,牛气!砂锅旁边有一家一鸣面馆,也非常好,特别是他家的辣椒,辣得难以想象,喜欢吃辣可以去过过瘾。大方巷接近中央路的那一片,四五家服装店都不错,尤其是男装,总有特别新的款式,都是大品牌的单子被退回来的那些,基本没有毛病,价格也特别便宜。还有一家万家超市,囤积了大量十多年前的货物,总能找到又便宜又實用的生活用品,连搓衣板、苍蝇拍这种都有的。西边的五牌楼街上,有一家潮汕火锅,原汁原味的牛肉,百吃不厌;再往西有一家蛋糕店,是连锁的,不仅各种造型都可以做,而且做得非常好吃,老板是个女的,国外留学回来,专心致志做这个蛋糕店……姑父等几个人默默听着,除了买菜他们几乎不出门,更不可能在蛋糕店之类的地方坐下来吃点喝点,王小融的介绍对他们而言有些遥远。

陈尚龙意识到了这一点,努力把话题拉回来:“你结婚了?”

王小融说,“没有啊,那个死胖子是我男朋友,我们还没结婚。房子是我的,不是他的,不过他出钱装修了,去年弄好的,结果他倒像是房主一样每天都待在这里不走了。”

陈尚龙感叹,“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占女人便宜。”

“也不算吧,车子是他的,平时的花费都是他的,我本来工作的,现在辞职读书了,没有收入了。每天去郊区的大学城,不是上课就是泡图书馆准备论文。”

“读博士?”陈尚龙问。硕士研究生的论文不必这么辛苦的准备,而博士论文很难。不等王小融回答,泥瓦工曹寇斩钉截铁地来了一句:“那他就是住在你的房子里,但是养你!”

大家哄笑起来。笑声中,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是愤怒和尴尬的大脸,挂在门的位置,怒气冲冲地让王小融回去。

“喝什么喝,要喝回家喝。”胖子吼道。

“我回家你让我喝酒吗!”王小融对门外甩了一句。

“要不你也过来喝一点吧。”老杜冲门外喊了一嗓子,大家又笑了起来。陈尚龙则非常担心胖子进来,或者王小融离开。胖子继续说:“王小融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出来!你一个女的跟五六个男的在一起喝酒算什么事,太危险了。”

“回去我才危险呢!你回去吧,不然我让他们把你赶走。”

胖子突然哀求起来:“融融,你回来吧,我错了。”声音带着哭腔,几乎就要大哭且下跪了。

“我为什么要回去,平安夜,你都不让人安生!”

陈尚龙一阵肉麻,“融融”二字过于抒情。他以户主的身份站起来走到门口,站在胖子的阴影里说:“你要不进来坐坐啊,我是这边的房主,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大家认识一下也很好啊……”

“谁要跟你认识!你快点把我老婆送出来!”胖子又转换风格喊起来。陈尚龙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带着满脸疑惑看了看自己家里,目光在王小融脸上停留了一下。王小融站起来说:“我回去了,谢谢大家的酒,谢谢你。”然后从陈尚龙身旁挤过去。endprint

没有人动,谁也不想掺和到王小融的争吵中去,更没人愿意因为挽留王小融而引发新的纠纷。

等对门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陈尚龙和姑父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纷纷嘲笑这对男女停不下来的吵吵闹闹。

牛明禅说:“我觉得他们在一起不会长久,因为我发现那个胖子实在是太胖了,而小融是个美女,美女都会有帅哥追的。”

“什么帅哥,不是说了胖子白天带女人回家吗。这也太抠门了,就算有其他女人,不会找地方去吗,还往家里带!”

“这个家还不是他自己的哈哈哈……”

“我觉得胖子不至于,我看他的样子,虽然有些痞,不像多坏的人啊。”

“再说谁会看上他呢?”

“小融不就是看上他了吗,他肯定有他的本事。不过,小融既然跑来问我们,之前还砸了那么多东西,这件事应该八九不离十。”曹寇冷静地分析说,又补充道:“有什么意思呢,好好过日子不就行了吗!折腾个鸡巴!喝酒……”

陈尚龙没有心思讨论,他走到阳台,打算给焦雨涵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晚一点去找她,先陪姑父喝酒。看看时间,九点半,陈尚龙有点奇怪焦雨涵为什么不打电话给自己,按理说讲座应该结束了。他安慰自己,或许是什么人兴致浓厚拖延时间了,或许是焦雨涵还在送别啊收拾的,没来得及给自己打。正犹豫着要不要先打过去,陈尚龙听到隔壁的阳台上传来胖子的哭嚎声,还有王小融的尖叫声。

两家的阳台靠得很近,陈尚龙这边窗户大开,王小融那边,阳台上窗户全都关得严严实实。但他们叫得确实太大声,陈尚龙还是听到了。他只听到叫声,内容不得而知。陈尚龙打算仔细听一下他们在吵什么,但就是听不清,风声夹杂着平安夜的喧嚣一直在耳边呼啸,而如果关上窗户,噪音没有了,那边的声音也没有了。唯一的办法是把王小融家的窗户打开。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陈尚龙继续在那边听着,他企图通过语气音调、先后次序、起承转合等含糊的因素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了好一会,除了喊叫和哭嚎,他只听到了一个词,却又不知道是“分手”还是“搬走”。或许两者是一个意思。

回到酒桌边,几个人都有了点醉意,陈尚龙则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他自己知道,这份惆怅来自再也见不到王小融的担忧,那么就多喝一点吧。姑父几个人说起了往事,酒桌上开始有了“往事——干杯——沉默——往事——”的循环。

老杜说:“小陈脾气很大,我记得有一次他和一个女孩一起在我店里吃馄饨,女孩吃不下,大咧咧地舀了两调羹馄饨放在小陈碗里,小陈竟然嫌人家脏,把碗一推,不吃了!”陈尚龙想了想,似乎是有这么回事,但是环境啊场景的都记不清楚了,那个女孩,应该是自己的同学,叫什么、在哪里,都不清楚,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大家哈哈哈一阵哄笑,感叹一下,喝一大口。

陈尚龙也说起自己的一件往事:“小学时放暑假,远远地听到有人叫卖冰棒,一定要去买一根吃,妈妈不给,自己躺在地上打滚,嘴里不断地喊,我馋,我馋死了,我馋死了啊……”他讲到自己大喊的时候,真的喊了起来,还从凳子上站起来,撅着屁股。几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满脸通红,酒气四溢。

这时有人在拍打已经关严的大门,砰砰砰的声音让人心惊发毛。在拍打声的间隙里,陈尚龙他们听出来是对门的胖子在外面。胖子怒气冲冲地喊:“你们小声点,白天装修还不够吵吗,晚上还要吵!”

大伙一起愣住了,陈尚龙这才意识到六个男人一起大喊大叫可能声音确实是大了点,站起来去开门。胖子在门外又喊:“楼下的人都被你们吵到了,上来跟我说你们再吵就报警了。”这句话让陈尚龙顿时发作了,他不能接受自己跟姑父喝酒居然会导致报警。他对着门外大喊:“你报警去吧!”

胖子没有报警,而是站在门外一直说个不停,抱怨装修太吵,震动太大,抱怨他们晚上还这么吵。

陈尚龙气呼呼地拉开门说:“你给我滚,再多啰唆一句我就报警了。”这一下胖子不干了,要往门里挤,陈尚龙赶紧关了门,胖子用脚踹了三四下,大骂陈尚龙是混蛋是流氓,凭什么报警!

“我报警说你殴打妇女!”陈尚龙在门里面怒吼一声。

门外一下子清静了,似乎从来没有人出现过。

胖子的突然消失让陈尚龙也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灯光平缓如一片湖水,菜已经下去大半,有的只剩下冰凉的汤汁,十斤装的原浆酒也下去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六个人都喝了半斤以上。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在姑父的倡议下,大家每个人杯中都倒了一点,一指高,干完结束。

老杜说:“你们先喝着,我去冲个黄瓜鸡蛋汤。”

陈尚龙见老杜去忙,也拿起手机朝姑父比画了一下,去阳台打电话。焦雨涵在电话那边质问他:“不是说好了你来学校找我的吗,你怎么去喝酒了?”

陈尚龙非常不高兴,他此行的重点不是喝酒,而是和姑父一起喝酒,这两者有着天壤之别。他没有理会焦雨涵的质问,反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怎么结束了也不给我电话?”

“说好了你来找我的,你不来应该给我打个电话啊,就算我不能接电话,你也应该给我一个消息啊。”

“我忘记给你发消息了。你怎么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呢,那么早结束了就一直等我电话,非要我先给你打电话?”

焦雨涵说是,是的。陈尚龙非常愤怒,酒劲和让出国的事一起涌上脑门,他大喊:“你什么意思啊!”

不等焦雨涵回答,陈尚龙又大叫起来:“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啊?我跟姑父一起喝点酒,有什么不对。他给我们装修,尽心尽力的,我平时也没时间过来,现在不就是陪他喝一顿就吗!你看到有我的未接电话,给我打过来就是了,我大不了马上过去找你,你賭什么气啊,你是不是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对面的阳台上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谁说读书把脑子读坏的,你别胡说。脑子不好正要多读读书啊。”

陈尚龙吓了一跳,王小融在对面窗台上,窗户大开,她半个身子都探出了外面,身上的毛衣显得很苍白,而脸红扑扑的。endprint

焦雨涵在那边问:“谁?你跟谁说话,听上去是个女的!”

“邻居,到我们这边来借点东西的,正好听到了。他们跟我姑父几个都混熟了,我今天来才认识……”

“我跟你姑父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早出晚归去学校准备论文,根本没时间认识你姑父他们,每天回来都累死了……”

“就是因为我每天都不在家,死胖子居然敢带女人回家,简直疯了!”王小融说着,但语气里有一种兴奋和释放。

“她在说什么?我们打电话她怎么打岔,这么不尊重人?”

陈尚龙本可以走开,但是焦雨涵的话让他更加恼火,站在原地冷冰冰地说:“她没说什么,就是跟其他人在聊天,你张口闭口不尊重人,有那么多要讲究的吗?”

“就是,哪有那么多讲究啊,再说尊重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放在嘴上的,那不叫尊重,那叫优越感吧。”王小融越发来劲了,一股酒气随着她的话飘到了这边。陈尚龙错愕地看了看王小融,似乎想看到飘来的酒气是什么样子的,他还看到,在未来很多年里,王小融的香水味洗发水味道等等都可以从这里飘到自己家。

焦雨涵被陈尚龙的话还有王小融的吵闹惹得非常不高兴,略加沉默后说:“我挂了,今天太累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陈尚龙着急地喊起来,语气柔软了很多,听上去像是哀求。

“没什么意思,就是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管她什么意思,女人闹,不理她就行了。”王小融笑嘻嘻地说。

“你不能总是突然来一件,突然说累了,突然不理人,以后怎么过,你自己说以后怎么过?”陈尚龙带着几分怒气质问。

“我真的累了,晚上一直站在那里主持活动。你继续喝酒吧,不打扰你了。哦,平安夜快乐!”

“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散伙好了,我已经把死胖子赶走了,接下来我就把房子卖了,去江北换一个别墅。”王小融自言自语,在酒精的刺激下未来一片开阔。

陈尚龙看了看王小融,又冲着电话喊了几句,已经挂了。他长叹一声,问靠在对面阳台上背对着自己的王小融:“你还要喝酒吗?”

“想喝,但是不能喝白酒了。我不能喝白酒,一点就晕了。”

“那你平时都喝红酒?”

“红酒多一点吧,家里还有一点,一会继续喝。”

陈尚龙想说“我过去陪你”,问题是姑父就在旁边,而姑父和父母一天一两个电话,自己不能这么胡来。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电话焦雨涵,或者立刻去找她,而不是想着和王小融喝点什么。但焦雨涵实在让自己气愤,平均一周要出现一次完全不讲理的情形,甚至摆出一副严冬天气般的冷漠,他有些泄气。

陈尚龙回到酒桌边,端起酒杯敬姑父等人,一口全部喝了。牛明禅和电工老顾已经结束喝酒了,正在呼啦呼啦喝汤。酒量很大的曹寇和老杜还在喝,姑父陪着,像是要尽到主人的义务。陈尚龙主动往酒杯里倒了一点酒,曹寇和老杜喊起来:“够意思够意思,厉害,我们也应该再来一点。”说完他们也拎起硕大的酒壶加酒。

门外传来沉重的拍门声,不是拍打陈尚龙家,是拍打对面。拍打很有节奏,声声入肉,一只肉手仿佛正在拍打中变成枯木或者木炭。陈尚龙站拉开门看了一眼,是那个大胖子在拍门,他想起王小融所说的胖子被赶出家门的话,这会胖子大概是反悔了,回来了。

陈尚龙坐在那里,带着一脑袋的酒意听着胖子拍门,身体也随声音微微抖动,舒服。突然他数起来:“一二三四五……三十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一百二十一一百二十二一百二十三……八百五十八百五十一八百五十二……”

过了一千,陈尚龙举起杯子说,“胖子厉害,拍了一千下了,我们干一杯!”

“加上你数之前拍的,有一千好几百了!”曹寇说。

“还是出去看看吧,这样拍下去手都拍断了。”

陈尚龙坐在那里没动,他希望胖子赶紧走。姑父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此前的失礼,站起来走出去说:“兄弟你不要拍了,我们帮你数着的,整整一千五百次了,再拍下去你手腕子要整断了!”

胖子转过身,泪眼汪汪但是愤怒地看着姑父这边,看着灯火通明的客厅。这份光线可能刺激到他了,让他有一种再也不能置身其中的悲哀。他怒吼一声:“操!”转身,咚咚咚走了。

已经十一点,陈尚龙感觉姑父几个人都在用一种无言的冷漠传达希望自己早点离开的意思,他喝了一大碗已经变凉的鸡蛋黄瓜汤,称赞几声好,站起来准备走。

姑父送到门口,叮嘱说路上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尚龙连声答应,并且强调说自己没有喝多。

“我看你是喝了不少,不然你怎么会跟小焦发火呢。没什么好发火的,有什么事情商量商量就可以了,哪有不能商量的事情呢?”

陈尚龙有些震惊,一是震惊于自己居然对焦雨涵发火,这怎么可能呢?二是震惊姑父说话的方式,非常德高望重和经验丰富,似乎他因为长年混迹在高档小区搞装修而成了男女问题的权威了。陈尚龙低头说:“我喝多了点,她怪我不跟她一起过平安夜,我说我不去是因为情况特殊,我是跟我姑父喝酒,不是瞎混去了……”

“没事没事,偶尔发发脾气也是应该的,哪个男人没脾气呢。你快回去跟她好好聊聊吧,不要真搞出什么矛盾出来。”

陈尚龙连连答应,正准备离开,对门的胖子又上来了,脚步沉重,咚咚咚的,和装修的声音可以一比。他表情木然,手上拎着一个发黄的白色塑料桶。姑父已经进门了,而牛明禅正在门口抽烟,他吸吸鼻子,大喊一声:“我操,汽油!他拎着汽油!”

陈尚龙很茫然地回头看看牛明禅,瞬间明白过来,转身,直接从七楼扑向胖子。胖子距離七楼还有四五级台阶,即爬了一半的楼梯,他手上捏着打火机。面对陈尚龙的虎扑,他双手一松,本能地挡向眼前。两个人从半截台阶上滚到了六七楼之间的转弯处,摔得哼哼唧唧的。除了喝多的老顾靠在行军床上睡觉,姑父、牛明禅、曹寇和老杜四个冲了过来,大声喊:“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endprint

“你想放火是不是?”

“汽油呢,汽油在哪?”

好在汽油桶滚在胖子身下,而陈尚龙压在身上,三者都没多大问题,胖子的脑袋在墙上磕了一下,这会有些发蒙,陈尚龙连扑带滚,感觉想吐。

曹寇狠狠踢了胖子一脚说:“你是不是想放火!你想烧死谁?你想烧死小王吗?”

“我不想,我不想,我就是想让她把我的衣服拿出来还给我,然后我在门口细细地烧掉,就不回来了。”

胖子带着哭腔解释着,姑父几个人一听气坏了,简直是怒不可遏,纷纷踢他,几下之后变成了踹。“死人才把衣服烧掉你知不知道,你烧谁哦衣服就是谁死了,你说说谁死了,你他妈的说啊!”

“小畜生,没事烧衣服,等你死了再烧!”

曹寇说,“就算你想烧几件衣服表示彻底分手了,你带这么多汽油干什么,我看你是不怀好意,你是不是想烧人!”

胖子呜呜呜地哭起来,陈尚龙让大伙别踢他了,又对胖子说:“你还是去医院吧,估计摔得不轻!”

“你把我撞下来的,你要负责!”胖子指着陈尚龙说。

陈尚龙气呼呼地说:“滚,你给我滚,你不滚我报警,说你打算用汽油烧死你女朋友,这么多汽油足够泼人一身了!你信不信我马上打电话!”

胖子张嘴大喊:“我是想烧死我自己啊!啊……”

几个人愣住了,被吓住了。他们还来不及感受胖子营造的悲伤,就感觉后面亮堂了不少,也温暖了不少。回头一看,王小融一手端着红酒杯,一手指尖捏着一件硕大的花短裤在两户之间空地上细细地烧着,地上还有十来件衣服,火苗已经快一米高了。从陈尚龙的角度看过去,王小融身在火焰之中,有一种从容赴死的坚毅,他不顾全身疼痛和酒劲上头,猛地站起出,几步冲过去把王小融从火堆里推来。由于王小融原本就不在火堆中,陈尚龙需要跨过火焰才能推向她,这让陈尚龙有些仓促,他几乎是砸向王小融,两个人一齐往后面的门上倒了过去。门是虚掩着的,两个人摔进了王小融的家里。胖子也跟着冲了过来,他哇哇大叫,不断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不知道他担心王小融摔倒,还是担心她被火烧到,还是在心痛已经被点燃的自己的衣服。

“你不是要烧自己的衣服吗,我来帮你烧!”王小融恶狠狠地说。

胖子嗯嗯啊啊说不出话来,陈尚龙刚站起来,胃里一阵难过,哇的一口吐了出来。在呕吐物即将从嘴巴里冲出来那一瞬,他意识到不能吐在王小融家里,而那堆火焰是不错的地方,于是他对着火堆的边缘连连呕吐。臭气熏天之中,汤汤水水和酒确实让火苗低矮了不少。

胖子乘势挤进王小融的家,使劲关上了门,留给陈尚龙几个人一大片寂静,似乎一切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姑父几个纷纷上前安慰陈尚龙,有的进去端了一大杯冷水让陈尚龙漱口,陈尚龙喝一口,在嘴里咕噜咕噜转两圈,再把水喷向火苗。火苗变成了表面漆黑的小火堆,又变成了一摊冰冷的灰,陈尚龙还在那里一口口吐着水。

电话响了,应该是焦雨涵的,陈尚龙当作没听到,回到家里休息。他靠在行军床上,旁边是已经歪倒睡觉的老顾。牛明禅倒了杯热水给陈尚龙,还不断解释:“本来没喝多,往下跳一下再往上跑一趟,就多了,上头了!”

“是上头了,这个酒度数高!”曹寇在一边关切地说着。

电话铃还是在响,姑父说,“你接电话啊!”

陈尚龙不愿意,只管闭目养神。三十秒过后,铃声消失了,陈尚龙睁开眼睛说:“姑父我走了,我赶紧回去,我想睡觉。”

几个人一阵关切,但谁也没说让陈尚龙留下来,这里没地方给他睡觉。为了让姑父等人放心,陈尚龙又喝了一大杯热开水,然后抹抹嘴,露出笑容说:“姑父我走啦,吐出来就好了,吐不出来才会醉,我没事的!”

几个人站在一堆黏糊糊的灰烬上和陈尚龙挥手告别,陈尚龙也只得连连道别,心里喊着“我要回去,我要睡觉……”他走过六楼门前,楼上的人看不见了,但姑父还在朝下喊:“路上小心一点啊!”

曹寇喊:“直接打个车回家吧,牛明禅喝酒了,不然他可以开车送你回去……”

陈尚龙加快脚步,只想赶紧回去。他担心的不是姑父等人的关心和挽留,事实上他们也没有挽留自己,他担心焦雨涵。

小跑着绕几下,一会就来到了二楼,陈尚龙看到在一楼铁门后坐着一个人,一个肥硕的黑影。对,就是对门的胖子。

胖子把头埋在胳膊里抽泣,频率很低,好几秒才一次,肥硕的背部狠狠抽搐一下,应该是说,是震动一下,每次震动的收尾动作都非常缓慢,即大震一次,小震七八次,惯性消失后才平息。陈尚龙突然喜出望外,深吸一口气走了下去,从胖子身边走过时他又一鼓怒气涌上来,狠狠踢了胖子一下,嘴上说:“你也配跟王小融在一起!操!操你妈!”

胖子大概摔得没有知觉了,又被这句话深深刺激到,扭头朝上看,脸上挂着眼泪鼻涕地说,“我不配,我不配啊。”说完伸手要抱陈尚龙的大腿,陈尚龙往前冲出去几步,用膝盖顶了胖子几下,拉开铁门就冲到外面。室外很冷,寒风吹在脸上隐隐带刺,不过陈尚龙还是大口呼吸了好几下,觉得舒服。他扭头看看自己家和隔壁王小融家,都灯火通明,但自己不得不离开了。

很快陈尚龙和平安夜的人群,尤其是从教堂散开的人群混迹在一起,看着前后左右成双成对的男女,他觉得自己和焦雨涵也是这无数对中的一对,被人看到,被人忽视,也被人从旁边挤过去。人和人就是这么挤来挤去的,有时候是彼此挤在一起,恨不得挤到对方身体里,有时候又疏远起来,从身边挤着走远,消失在人群中……电话铃果然又响了起来,但陈尚龙还是不打算接,除非焦雨涵一直打,次数达到她以往不接电话的数量。带着这样的运算走着,陈尚龙很快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五十三度的原浆酒他喝了七八两,而酒之外的事情在今晚都起到了酒的作用,焦雨涵、王小融、胖子、姑父……他不胜酒力。

陈尚龙醒来是因为耳朵痛,痛得让人心悸,儿子陈墨白正在用细小的指头在给他掏耳屎,而且还把他的脑袋左右搬来搬去,以方便查看。陈墨白最近总喜欢给他掏耳朵,还喜欢在清早把他的眼屎一一揪下来,动作毛毛糙糙,有时突然一下让人不能忍受——这一点和他妈妈焦雨涵给陈尚龙的感受是一样。都是自找的,谁让自己鼓励陈墨白帮自己掏耳朵呢,谁让自己有这个儿子呢,谁让自己跟焦雨涵结婚生子呢……焦雨涵在外面喊:“尚龙,你要记得给你这些花浇水,怎么浇我都寫在纸上了,也跟墨白说过了,他可能记不住具体的,但是他会提醒你,你也别忘记了。”

“我不在的这些天你能不能联系一下你姑父,他还在做装修吗,还做的话让他安排一下把墙上几处裂缝处理一下啊,裂在那里看着触目惊心的,这才几年!他自己不来没事,让他安排人过来就行了,哪怕我们照常出钱也都可以。”

“我记得加油卡里还有不到一千块钱了,下次你加油的时候记得冲一些钱,现在好几个加油站充值都有赠送的,好像冲一千送五十块吧。五十块钱也好几升。你不要嫌麻烦,每次都用现金,现在哪有人出去总是用现金的!”

“记得跟你家人说一下,帮我们留一刀咸肉吧,春节我去拜年的时候正好带回来,我还要带一点过去,包装好应该可以带上飞机,在新加坡能吃到咸肉那真是感觉太幸福了。你记得跟你爸爸说说一声啊,现在应该可以准备了。”

“今天是圣诞节,我们一起出去吃一顿吧,然后再带墨白去教堂看看,他还没去看过,见识一下也很好。下一次一起出去吃饭要到春节了,不过时间过起来也很快……”

陈尚龙趴在床上不想动,也不想说话,对焦雨涵的每件事,他都用嗯来回答,对焦雨涵所说的时间过起来也很快,他狠狠地嗯了一声。陈墨白奶声奶气但很大声地说:“爸爸爸爸,你刚才没醒的时候,一直在说话,你一直说王小融,王小融,还说我们一起喝酒吧……”

焦雨涵正好走到床边的衣橱前收拾衣服,她扭头看着趴在床上的陈尚龙,带着讥讽和好奇的神情,手上捧着自己的几件内衣裤一动不动。整间屋子安静了几秒,从窗帘边落进来的光线似乎也往回缩了缩。

焦雨涵又问:“你爸爸还说跟王小融干什么的?”

“嗯……还说,你不要伤心了,我去你家吧。”

责任编辑 欧阳斌endprint

上一篇:雪地

下一篇:雨咖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