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替身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林家德

1

李婉岚是县一中的老师。

周末的傍晚,天下起了毛毛雨。李婉岚骑着自行车回家去。北风裹挟着细雨迎面袭来,她心里不由自主地战栗一下。

她踏进家门,母亲见她回来,从厨房走出来。母亲说:阿岚,我以为你忘了回家了。不是嫌妈唠叨,不想回来的吧。李婉岚说:妈,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回来了吗?母亲说:饿了吧。锅里有你爱吃的粟米饼。先吃点,等你爸回来再吃饭。李婉岚说:妈,我真的有点饿了。

李婉岚坐在餐桌旁吃粟米饼。母亲坐在旁边没完没了地唠叨:阿岚,叫妈怎样说你好呢,妈的话,你当是耳边风,老是听不进去。这女子呀,黄金时段就那么十年八年,一不小心让它流走了,就再也要不回来了……之前那个小陈挺不错的,我催过你好几次不要错过了,但你说要再考虑考虑,等到你考虑好了,人家已经结了婚,还生了孩子……你不是还惦念着大学时的什么人吧……我记得清清楚楚,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你对妈信誓旦旦地说今年一定选一个中意的男子嫁了。可是,如今……

李婉岚无奈地说:这种事急不来啊,妈。快了,妈您放心。

李婉岚心里说:也怪不得老妈唠叨,都到了“剩女”边缘,真的应该结束单身的日子了。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界太高,怎么就没有看得上眼的男子呢?

李婉岚承认,她妈提起的“小陈”称得上是个帅哥,工作单位在县税务局,工资福利是她的好几倍。家庭背景也不错,他爸是县委副书记。但是,她了解到他是玩女人的高手。相识不到一星期,他就心急火燎地要和她做那种事,让她十分反感。这个时候,她自然而然会想到王俊逸的好来。每每闲下来之后,她爱拿小陈和王俊逸比,一比小陈就被比下去了。实话实说,这几年追她的男子,少说也有“一打”,一个个都被“比”下去了。

2

王俊逸是她“大三”第一学期认识的。进入大三之后,李婉岚她们同宿舍的几个姐妹,入睡前的“节目”总是谈论各自男朋友的情况,旁敲侧击或是单刀直入探问发展到什么阶段,是勾肩搭背,还是拥抱接吻,或者进入更高层次了。都到青春躁动期了,对性充满了向往和好奇,对未来也有着太多的幻想和憧憬。一天晚上,舒岚一脸自豪地宣布:我的处女时代已经结束了。你们说是不是要庆贺一下呀?舒嵐说爱他爱得快要发疯了,情不自禁之下就给了他。她说着这事,就像说某歌星、影星的绯闻或趣事一般轻松坦然,毫不顾忌。在她的感染下,李婉岚心中萌发结束处女的冲动。

有一天中午,吃午饭时,李婉岚在排队打饭。只见站在她前边的一个男同学,摸摸上衣的口袋,又摸摸裤袋,找不着饭卡。他自言自语:噢,我的饭卡?不会是弄丢了吧?李婉岚说:用我的吧。他回过头来,笑着说:怎好意思用你的?李婉岚说:没关系。要是有一天,我忘记带饭卡,你就帮我打……

几天后,他俩在学校校园里又碰上了。他和她交谈起来。他问,叫什么,哪个系的?她说,李婉岚,中文系的。你呢?他说,王俊逸,工商管理专业,大四了。从此,他俩频频约会,双双堕入爱河……

这年11月,王俊逸在离学校不太远的一个工商所实习。一个周末的晚上,在王俊逸租住的房间里,李婉岚向王俊逸撒娇,从后面顽皮地抱住了王俊逸,要王俊逸背背她。王俊逸假装无奈地背着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故作不小心两个人都摔倒在地板上。李婉岚娇嗔地说:你呀你,竟然敢摔我,疼死我了。不是说要做我的保镖,一辈子保护我吗?你这保镖是怎么当的?李婉岚爬起来胳肢他,他一下子把李婉岚揽入他的怀中,一个翻身,把李婉岚压在他的身下,然后,猴急猴急地掀起她的衣服,解开她的乳罩,抚摸她的胸脯。李婉岚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紧张而又兴奋,害怕而又期待。她的眼睛眯成了一对弯弯的豆荚,脸上飞过一抹红晕,显出少女的羞涩。她用一种默许的态度,迎接着那神圣时刻的到来。她渴望着,一切羞涩都蜕变成了心底渴望怒放的花蕾。他俩都已明显地感觉到彼此的心在咚咚咚地响,像战鼓一样,擂得热血沸腾,想象两个人灵与肉融为一体时的那种销魂夺魄的感觉。他的手探险似的向纵深部位摸索前进,就要触及核心区域的刹那间,王俊逸突然打住,喃喃地说:不,我不能这样!……对不住,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他坐起来,迅速替她整理好衣服,拉起她。她睁大双眼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啦,你?

李婉岚从他的房间里出来,心中笼罩着很重的失落感。这种失落感在她的心里蔓延,像毒素一样侵袭着她的心肝脾肺肾,渗透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忍不住把这一切告诉了她同室的密友舒岚。到了那种地步还能急刹车的男人,他真的是男人吗?舒岚很感惊愕。

舒岚想了一下,说:不过,所谓爱到深处难自禁,他这样自律肯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告诉你。你能肯定他是真的爱你吗?李婉岚坚定地说:他当然爱我。舒岚沉默片刻,重新审视李婉岚一番:你人长得不错,怎就不能散发出更强大的让他意乱情迷、无法招架的魅力呢?李婉岚的嘴角牵动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这个问题困扰着她,弄得她心烦意乱,十分苦恼。

又是一个晚上,在公园僻静的草坪上,李婉岚和王俊逸搂抱着在亲吻。李婉岚出发前就已做好献身的准备,她主动向他进攻,可又是到关键时刻,他制止了她。他说:傻妹,急什么呢?你还有一年才毕业,现在就那样还不是时候啊。我要对你负责,因为我是真心爱上你。就这样,一盆冰水混合物兜头泼过来,淋湿了她的自尊,冷却了她的激情!这时一颗颗晶亮的液体从她的眼眶里跳出来,像两条虫子爬过脸颊往下掉,双手和双脚微微地颤抖起来,呆呆地站着像个木头人。她抑制不住内心的疑虑:眼前这个忽然冷静得如此陌生的男人,他是不是有病? ——也许他并不是爱我,只是寂寞了找个人说说话解闷儿。或者他另有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她心里发狠,但又无法发作,显得很无奈。

她的眼泪让他听懂了她内心的询问,他说:丫头,不要怀疑我的爱,好吗?我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木头。我不是不想那样,只是不想伤害你。我要对你负责,你懂吗?要是今天做了那事,说不定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爱的那个人不是我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李婉岚有点不耐烦,说:好了,不要说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怎么像我妈一样牢骚啊?他的拒绝让她体会到的简直就是侮辱,一种没有任何遮掩的赤裸裸的侮辱!是对一个年轻女孩的魅力的轻蔑!装什么正经,伪君子!她真想上前扇他两巴掌,以熄心头之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俊逸的电话她一次也不接,后来她干脆就换了机码;到她的宿舍找她十次有十次扑空。幸好有一次在校道上见到她,他对她道歉:对不住,我不是有心的,你原谅我好吗?她却说:你一定是搞错了,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他想多说几句,她生气了:你没听见是吗?再不走,我就叫110,说你非礼我,你信不信?

从此,她再也没有见到他。

3

李婉岚不想老妈生气,同意中午去相亲。见面地点定在县城最高档的“大自然”酒家。李婉岚一踏进“大自然”的“紫荆花”房,见到他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她扫他一眼,心里怔了一下:他是王俊逸?——他太像他了。

李婉岚很有礼貌地说,你好!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他说:不必客气,我也是刚到。她发觉,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像王俊逸。舒岚果然不说假话,眼前这男子长得和王俊逸一样帅气,言行举止还算得体。她心里有了几分得意。

他恭恭敬敬地向坐在他斜对面的她,递过来一杯热茶,说:请喝茶。她说:多谢!只消一会儿,他递过来“菜单”说:你点菜吧。——不必客气,选你中意吃的点。李婉岚心里说:这几天没吃好,今天是得好好补一补。她大大方方地点了五个菜,三荤两素,都是她喜欢吃的。

“大自然”的效率很高,菜很快就上齐了。他拿起筷子对李婉岚说:咱俩先吃饭,边吃边聊吧。她说:好啊,先吃饭,我真的有点饿了。话音刚落下,他就埋头吃起来。他风卷残云般的吃劲,让李婉岚感到有点意外。她心里说:我不敢说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貌,说是相貌姣好不算过分吧。可是,如今这情景,我不得不承认,我的魅力不够。他对我没有感觉,对菜反而更有兴趣。

李婉岚的筷子还没动几下,他就将那几个菜吃得差不多了。李婉岚笑笑说:今朝出门早,没吃早餐是吧?你就不想和我说点什么?他拿过一张餐巾纸抹一抹嘴巴,像公安局查户口似的说开了:你在中学教哪个年级的语文课?工资每个月有5000块吗?你爸你妈都是干什么工作的?你业余都有些什么兴趣、爱好?……他甩给她一串“?”。当他问到她之前有过几个男朋友,今年多大时,她的火气立即上来了:要不要我身份证也拿出来给你看看啊?他笑笑说:那倒不用。

这时,李婉岚对他已失去了耐心,准备起身走人。未承想,他却抢先一步站了起来,笑着对她说:说心里话,你的相貌,你的气质,还有你的涵养,真的很不错。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说的不算数,我是替我弟弟来的,他今天一时走不开,让我来替他陪你吃个饭。你放心,我会为你说一堆好话的。好了,我得走了。一下子,李婉岚就蒙了:我的天哪,天底下会有这样的事?

李婉岚心里懊恼,一桌子菜几乎是被他干掉了,最后还得她埋单。更重要的,他还是个冒牌货。李婉岚火气暴暴地给舒岚打电话:把相亲对象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告诉我,我要亲手掐死他!舒岚说:我的大小姐,你是不是吃了火药啦,他怎么样了你?李婉岚说:你不是装傻扮懵的吧?来的是个替身……

李婉岚按了键,叫服务员来埋单。服务员告诉她:账,刚才有个男士结了。你可以走了。

4

李婉岚还不打算走。她用舒岚给的机码,挂“对象”的电话,回答音却是: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李婉岚核实电话号码,又拨了一次,回答说……你的来电,我会用短信方式通知对方。李婉岚骂道:你这个浑蛋!她狠狠地将手机摔在沙发上。

突然,李婉岚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她没好气地说:敲什么敲,都给我滚。房门一下子被推开,进来的人令李婉岚眼前一亮:你,你是……王俊逸,真的是你吗?王俊逸说:婉岚,是我。她说:这几年,一直没有你的音信,你都到哪里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她呜呜地哭了,眼泪像喷泉似的涌出来……

他递给她一块纸巾,安慰说: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我们重新开始吧……我毕业后先在一家电子厂打工。一天工作10个小时,累得像散了架似的不说,工资只有2000元多一点。你知道,我是读工商管理的,不忍心就这样让学业荒廢了,便考研,到东北大学读工商管理的研究生了。毕业后即考公务员,现在市工商局上班。

她说:你一直没结婚吗?他说:我不是在等你吗?

李婉岚说: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为此感到愧疚。你可能不会想到,进入大三之后,我心中的天平向爱情倾斜:我怎么可以没有男朋友?我缺乏魅力,没有男子喜欢我么?于是,我心中滋长“破处”的冲动。不想,这种“冲动”与传统观念发生了冲突,让自己陷入痛苦的深渊。

李婉岚还说:我和你的关系冷冻了之后不久,舒岚出事了,她怀孕了。她的男朋友知道后,他不想有担当也就罢了,反而责骂她:你是和谁怀上的?咱们分手吧。舒岚感受到这是对她极大的侮辱,自尊遭到无情的践踏,心里好像被锋利的钢针反复地刺过一样痛得难忍。做手术时,他一分钱不给,连他的人影也见不着。她哭得要死要活的。两相比较,让我感受到你才是真心爱我的人,遇到你,我感到很幸运。也就在这时,我到处找你,想向你道歉,请求你原谅我。可是,我找不到你。

李婉岚问:那人,真是你哥哥?王俊逸说:是的。刚才,突然遇到一件急事,我无法立即离开。我挂电话给舒岚,见面是不是可以推迟。她说李婉岚又不知道是你。你挺像你哥,让你哥顶替一阵子,肯定可以引起李婉岚美好的回忆……未等他说完,李婉岚生气地说:她坏透了,连我都敢骗。看我怎么样收拾她。

这时,舒岚正站在对面商场大门口睁大那双眼睛盯住“大自然”门口,看见王俊逸和李婉岚手拉着手,笑眯眯地从里面走出来,她会心地笑了。

上一篇:回归土地的赞歌

下一篇:闰六月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