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碰头记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安谅

李副镇长这几天颇为高兴,双喜即将临门,一是自己女儿找了一个好人家,据说还有在海外的背景,这几天定好,他们亲家准备一聚。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他本人从副镇长被提为镇长候选人了,过几天就是镇人代会走选举这个程序了。这天周末,他自然很高兴,就多喝了点酒,本来喝酒也没什么事的,因为他叫了司机开车。饭后,他坐车回小区,到了地下车库,司机把车停稳,他打开车门钻出车厢,发觉自己的车停得还不到位,于是把司机叫下车来,说:我自己来。司机说:你喝了酒,最好别碰车。他推开了他,说,这有什么关系,在地下车库,一点不碍事。他启动了油门,车子便开始缓缓动了起来,也许因为酒多了点,脑子有点不听使唤,就碰上了另一辆也在车位上移动的车子。对方是辆雷克萨斯,比他的车高大许多,是一个中年妇女开的。

李副鎮长下车查看了一下,是自己的右后侧和人家那辆车的车门碰擦了一下,痕迹并不明显。但从痕迹来看,应该他的责任要多一些。他的司机也感觉到了,连忙把他拉开,和中年妇女稍稍理论了几句。那中年妇女显得很洋气,带有几分成熟女人的稳重,眼角的皱纹则透出几分沧桑。她并无任何恼怒,平静探讨,也赞成司机的建议。痕迹不大,双方留下电话,明天再议,毕竟现在已是深更半夜。不料对中年妇女的通情达理,李副镇长却并不领情,一定要中年妇女立马赔钱。

李副镇长意思明确,他要表明这是她的错。中年妇女目光里掠过一丝不悦,说这明摆着是你的错,这样做就讲不过去。李副镇长不依不饶,他想自己好歹是这个镇的父母官,接下去就要成为一把手了,谁能不服他呢?借着酒劲,他几乎声嘶力竭地对中年妇女喊道:你必须,必须现在就赔偿!没想到中年妇女淡淡一笑,说你这位先生是不是讲点道理。她就这么看着李副镇长,虽然不知他是何方神圣,但见他这种嚣张气焰,也丝毫没被吓倒。李副镇长立即使出了他的招数,让人把保安叫来。这里的保安都认识李副镇长,也知道他从来是不饶人的,来了一位保安,果然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听了李副镇长三言两语的介绍,保安就走向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说她也是刚刚在这里租了房,如果真的有什么错,她答应明天一定到物业来处理。保安见女子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目光便转向李副镇长,可镇长那副神情,不容他有任何质疑。保安一时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李副镇长则依然咆哮喊叫着,中年妇人说:那就打110吧,让警察来处理。李副镇长说:打110就打110,你打呀?

中年妇女拨打了110,此时司机连忙拽住李副镇长,悄声道,千万不要叫警察,你喝了酒的。但来不及了,电话已经打了过去,对方已经接了,而李副镇长自认为是地下停车库倒车,算不上酒后驾车,一脸无所谓。事情发生的转机,却是李副镇长不能预料的,警察到后问清了情况,用仪器测试了李副镇长的酒精含量,超过了规定值2.8,那算是酒后驾车了。警察处理得十分果决,说:李镇长,你现在就跟我们走一趟。李副镇长瞪着眼睛坚决不挪步。警察说,按规定,我们要对你实施拘留。李副镇长脸色发白,酒也醒了大半。那位妇女走到警察面前说:警察同志,刚才倒车的时候,我也有些责任,你们是不是对他处理得轻一些。李副镇长感觉听错了,瞥了瞥那个中年妇人。她对警察说,我让你们来处理,也只是想把这事迅速解决的。他刚才也并没有喝很多的样子。她这么替李副镇长说情,两个警察说:我们理解你的意思,但现在是严格执法,我们必须依法办事。

李副镇长的懊恼,是在拘留所里慢慢放大的。因为他很明白,进了这个拘留所,他就是厄运难逃了。首先他再也不可能提任镇长,甚至连副镇长都会被罢免,再就是他的亲家如果知道他因被拘而缺席聚会,对他女儿不利。亲家恐怕也是不可能再见面了。他在里面至少要待上一段日子,但懊恼、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已经铸成了大错。他和另一个被拘留老李头聊了几句,没想到老李头也是因为喝酒进来的。老李头说,他这几天高兴,因为他的前妻从国外终于回来要和他复婚,同时他一人辛苦拉扯大的儿子,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好人家,一个好姑娘。他们两亲家也快见面了,晚上,他和他儿子欢迎回国的亲人,请她吃了一顿本帮菜,喝酒时和边上的客人拌了几句嘴。那个客人不三不四,对他前妻出言不逊。他一气恼,就把手中的啤酒瓶子砸了过去。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毕竟把人砸伤了,也就被公安处理,关到拘留所里了。他说他很后悔,还是因为酒劲冲头犯了傻,这一下子要待在拘留所里好些时日,和太太复婚的事,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办,至于和亲家碰面,更是无法期盼了。说着很是懊丧,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很快一滴一滴地滚落了下来。

李副镇长忽然预感到了什么,推了推老李头,让他止住哭,试探着问他:你儿子在哪里工作?老李头说:我儿子还是很有出息的,在一家网络公司做高管。他叫什么名字?李副镇长张大了嘴,老李头有点怪异地看着他,但还是说了,叫李国庆,因为是在国庆节出生的。李副镇长顿时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怎么这么凑巧,居然老李头就是他等着想要见面的那个亲家,而现在两人竟然在此地见面了。李副镇长顿时憋不住也放声痛哭起来,浑身颤抖着,惹得老李头反过来像哄小孩一样劝慰他。李副镇长把这事说开了。老李头惊讶了,他们双目对视好久,又抱在一起哭哭笑笑,两人双手紧握,说,这是老天成全他们,他们应该成为亲家。他们发誓之后再不要多喝酒了,酒多了能生事啊!

翌日,老李头被叫去了家属会面区之后,李副镇长也被警察叫去了。到了那儿,一位警察告诉他,他的太太和女儿刚刚还在,不知何故,忽然不见了。他眼尖,看到老李头正在和一位妇人交谈。那位中年妇人,竟然就是昨天半夜和他碰车发生纠纷的那个女人,也就是老李头即将复婚的太太。中年妇女也看到了他,朝他那里欠了欠身,表示出一种歉意。李副镇长双眼又湿润了。不一会儿,李副镇长的太太和女儿,还有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一起来了。原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来看自己的家人,并碍于面子都没有告诉对方,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一时间,女儿脸皮薄,拉着妈妈转身就走,但知道了原委的男朋友,把他们追了回来。这两家人在那儿,悲喜交加……

责任编辑:青芒果

插图选自《外国黑白插图资料》

上一篇:金宇澄:要么做作家,要么做编辑

下一篇:土地上的痛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