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岳母的“博客”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成新平

说起来使人难以相信,年近七旬的岳母竟然老早就建起了“博客”。这个“博客”落户在武家湾,链接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田野上,取名为“田园”,分为两大板块:“责任田”和“自留地”,共有三个章节:绿色博客、农民博客和人生博客。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远比新浪、搜狐、百度、网易更接“地气”。

52年前,身材娇小的岳母从上毛桥嫁到武家湾,以“上山能挑百斤担,下水能摸水田螺”的气势与担当,与岳父以“百年和好”为用户名成功注册,设置“白头偕老”作密码,从此,她背着锄头,打着赤脚,戴着草帽,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滴汗水摔八瓣,从日出而作到日落而息,从蒙蒙细雨到阳光普照,从满头秀发到两鬓染霜,这一博竟然写了52年。她默默无闻,以大地田园为纸,以犁耙、锄头、扁担为笔,以血汗为墨,一天到晚不停地书写着、忙碌着、陶醉着。大地给她以“灵感”,就像传说中的巨人安泰一样,只要身不离地,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岳母的博客平淡无奇,没有大起大落,富有农民原创特色,从头至尾都是农民元素,反应的全是农事季节。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些作品传统媒体查找不到,网络“度娘”搜索不到,“留言”“跟帖”链接不到,田里土里随处可见。

岁月悠悠,年复一年。岳母将博客整整写了半个多世纪,装进春、夏、秋、冬四个“文件夹”,尽管日子单调而平静,但她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格局和心境,写得水灵灵翠生生绿油油沉甸甸汗津津。每年春天,风和日丽,岳母挥动灵巧的双手,种下一排排水稻、黄瓜、蚕豆、包菜、油麦菜、包心白、空心菜,犹如一行行绿色诗句在田间跳跃;夏天,烈日炎炎,岳母挥汗如雨,种下一篼篼南瓜、西瓜、香瓜、丝瓜、冬瓜、西红柿,姹紫嫣红,五彩缤纷,如同一幅幅流动的图画在眼前晃动;秋天,阳光明媚,岳母喜上眉梢,从山上挑来一担担辣椒、红薯、萝卜,好像从秦砖汉瓦找来的古典诗词;冬天,寒风刺骨,岳母顶风冒雪,栽下一块块芥菜、菠菜、芹菜、大蒜、油菜……她把“责任田”与“自留地”里的收获写进博客,田园也以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回报以笑容。

大自然这首“四季歌”如同一篇“同题作文”,每年都写,被写得枯燥无味,缺乏新意,但岳母从不放弃松懈,怨天尤人,徘徊观望。她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干自己喜爱的事,越干越来劲,越干越有精神。她是田园的女儿,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是她与生俱来的本能。她相信九做十不输,土地从不亏待那些勤劳的人,只要用心劳作,田野必有收获;田野有了收获,就能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就能感受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劳动是辛苦的,也是光荣和快乐的。岳母从没上过学,不识一字,世世代代耕躬田园,如醉如痴。单是“春天”中的“黄瓜”命题作文,从1965年开始,写到了2017年,每年一篇,雷打不动,绝无粘贴和复制。“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同样一株黄瓜,有的写得鲜活,有的写得老成,有的写得青翠欲滴,有的写得暖意融融,有的写在密不透风的坡地上,有的写在层层叠叠的梯田里。岳母从不偷懒耍滑,不厌其烦,反复修改,“吟哦一个字,捻断数根须”,那种敬业与专注,可与专业作家一比。她深知同类题材要避免雷同难,要写出新意更难,要超越自己难上加难,但只要坚持,必有收获。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岳母每天早出晚归,把辛劳扛在肩上,以对土地的无限虔诚和忠贞撰写着博客,从选材构思到谋篇布局,总是精心打磨,仔细推敲。每年春天,她双手像鸡啄米似的将秧苗插进田里,挥写无数行“一”字后,腰酸腿软,没想到这一笔写下去,要横跨春夏兩季,水稻以蓬勃的状态向上生长,岳母经常冒着火一般的太阳去察看,见机而动,顺势而为,或车水抗旱,或中耕施肥,或治虫治病,还要锄草清稗,防止与水稻争抢阳光养料,确保水稻一片金黄,乃至金色的稻浪在她眼前随风起伏,颗粒饱满,十粒五双,似乎在向她弯腰致意。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岳母说,“责任田”里的水稻文章还好做,写“自留地”的文章更难。“自留地”不需要华丽的辞藻、空洞的说教和对称的排比。“叭”的一声,岳母朝手心吐了一口唾沫,双手一搓,挥起锄头直奔主题。写黄瓜、四季豆,事先得打牢框架,防风避雨,让思想的翅膀像藤蔓一般在框架上攀爬;写苦瓜、丝瓜,则要设置一个形散而神不散的叙事主题,追求文章的意境;写苋菜、空心菜,三下五除二,简明扼要,及时采摘,避免冗长拖沓;写萝卜、红薯,要开门见山,重点突出,一路铺陈。蔬菜生长,随风摇摆,大地静止,亘古沉默。这一动一静,构成大地的美妙的田园风光。画句号看起来简单,但要将文章写得生动活泼,离不开长期的构思酝酿,从而达到“千篙撑船,一篙拢岸”。

“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岳母深知在“自留地”上作文的“章法”。草木不生的荒坡上,布满卵石的河堤下,荆棘丛生的水沟边,都是她的“创作基地”。她夜以继日,垦荒填土,施肥种菜,各种农作物的种子破壳而出,长出几片嫩叶,渐渐地,亭亭玉立的绿叶覆盖了她深深的脚印。一阵阵微风细雨过后,绿色藤蔓上开出了朵朵金黄色的花,引来蜜蜂、蝴蝶、蜻蜓翩然而至……岳母的博客写得一波三折,抑扬顿挫,妙趣横生,甚至还故意设计一些悬念,引人入胜,萝卜拔出来有多长?茡荠挖出来有多大?红薯挖出来有多重?只有阅读到最后,才能得到答案:没有经受过烈日暴晒的瓜果不甜,只有经过霜打雪压的青菜才更加美味可口。

岳父岳母对田园博客拥有修改权和著作权。同样一块土,有不同的种植“版本”,有时岳父用锄头点题,写好了种植蔬菜的开头、主体与结尾,再由岳母用汗水和人畜尿粪修改润色,最后岳父又提着篮子拿着镰刀“一锤定音”回应主题。他们同时侍弄一篇文章,岳父注重谋篇布局,岳母则着重语法修辞,他们倾注毕生心血,将文章修改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当然他们也交流心得体会,餐桌上一些不经意的评说,三言两语,评头论足,那就是“微博”。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岳母的博客拥有不少流量,她眼睛一眨在刷新,挥汗如雨在刷新,跟随在她后面的黄狗母鸡的脚印在刷新,天上飘来的斜风细雨在刷新,每天早上升起的第一缕阳光也在刷新。博客上不少“粉丝”在关注,暖风轻轻吹拂,彩云时时欣赏,蜜蜂悄悄采录,蝴蝶嗡嗡分享,尾随而至的大黄狗凑过脸来阅读,随风而动的野花羡慕不已,天上鸣叫的大雁也在低头浏览。水稻向瓜菜学习,瓜菜向水稻致敬,万物向着太阳,阳光伴着雨露。还有田野那些低鸣浅唱的虫子和青蛙,每到黄昏或清晨,便读得摇头晃脑,津津有味,似乎吃透了精神,领悟了实质,引起了共鸣。

岳母将博客写得大红大绿大黄大紫大富大贵,可谓字字鲜活,句句生动,篇篇传神,她从而更加自信,更加从容。她将“博言博语”分为三章,第一章为绿色博客,纯天然、无公害,原汁原味,清香扑鼻;第二章为农民博客,突出辛勤、善良、坚韧与忠厚等农民特色;第三章叫人生博客,映衬着太阳、月亮、星星,写尽了人生的风霜雪雨和酸甜苦辣,并不时将“绿色博客”中的精彩章节摘抄下来捎给城里儿女,让他们摆上餐桌,分享父母劳动的快乐。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岳母也与时俱进,开通了微信,不亚于城里的“高富帅”和“白富美”,她的微信名字为“蒋奶奶”,家里还装上一只“猫”,通过wifi与外地儿女“视频”交流。岳母还是蛮拼的,她撸起袖子加油干,感觉整个人都是萌萌哒,全程记录劳动的艰辛和农村的巨变,让微友尽情分享,不时刷爆“朋友圈”,不少人“截图转发”,给她“点赞”,为她加油。因为原汁原味的乡土题材,永远是微友追逐的“时尚”。

退休之后,我真想回到故乡,协助岳母打理好“田园博客”啊!

责任编辑:蒋建伟

美术摄影:蔡凤岐

上一篇:九寨依然美丽

下一篇:海豆芽祭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