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中国间谍林一平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萨苏

1939年初秋的一个晚上,中国政府驻香港代表陈策将军忽然得到台湾黑道大豪林仔滚的一封密信,说要介绍一位朋友和陈策“单独谈一谈”。

这位朋友的名字叫做林介之助。林仔滚说,这位朋友来自日本特务机关特高课。特高课的日本特务找自己干什么?恐怕陈策当时也是吓了一跳。陈策正琢磨着走进客厅,便见到一个目光犀利的来客。此人身材瘦高,年龄大约30岁上下。见到陈策,他用标准日本式的谦恭微微鞠了一躬,用流利的汉语自我介绍道:“我叫林一平,我希望回重庆参加抗战!”

巧入军统

林一平,台湾人,东方谍报史上一个如同变色龙一样的神秘人物。林一平,林介之助,林顶立,“十一龙头”,“金门半山”,这些都是他在不同场合使用的名字或者代号。提到林一平这个名字,大家都比较陌生。那么,林顶立呢?恐怕还比较陌生。

林顶立真正的传奇,是他在抗战中的经历。他的公开身份是日本在台湾警视厅特高课的高级特务,拥有日本国籍,名字叫做林介之助,而他的真实身份,则是潜伏在日本特高课中的中国特工。

台湾在日占时期,心向祖国的血性男儿并非少数。1912年,同盟会员罗福星发动众友会起义,1930年岛内爆发雾社起义,1937年,抗战开始第一年,就有以李友邦将军为首的大批台湾爱国人士返回大陆投入全面抗战。这位表面上换了日本名字、讲得一口流利日语的林顶立,就是一位身在曹營心在汉的典型台湾人。因为精明干练,他从少年时期就被日本黑龙会在台湾的组织看中吸收,不久转入警视厅。林顶立以精通各种特工手段,做事机警敏捷,熟悉华人情况而不断得到重用,1931年便成为日本特高课的高级特务。但是林顶立实际上对做汉奸深恶痛绝,曾经设计潜入大陆,投报黄埔军校。只是因为中国政局动荡,英雄无用武之地,才不得不返回台湾,暂时栖身。这期问,他结识台湾江湖豪杰林仔滚、福建黑道大豪罗又章等,组成了闽台地区著名的黑道组织——“十八大哥”,自己排行十一,人称“十一龙头”。

随着日军侵华的深入,林顶立这样在中国黑白两道通吃的“优秀人才”,更得到进一步重用。日军派遣林顶立前往刚刚占领的厦门,担任日本在福建的“太上皇”、大特务泽重信的副手,作为日军切实掌握福建沿海地带的一枚重要棋子。

林顶立遂借此机会,取得林仔滚的介绍,先访香港,拜谒国民党陈策将军,提出携带日军机密情报反正。对于林顶立的这样一个要求,陈策最初的反应是不敢相信。要知道抗战以来,被日军特高课和76号汉奸机关破坏的中国情报机构遍布各地,被捕特工也不计其数,而特高课的大特务上门来投降,这还是第一次!陈策不愧经验丰富,他一面接待林顶立,一面火速联系军统香港站站长王新衡。王新衡很快回报:此人可信!陈策遂将林顶立介绍给军统方面。

军统得到林顶立,如获至宝,并果断决定,林不要暴露身份,立即前往福建上任,并任命林顶立为军统闽南站台湾挺进组组长。年底,军统特工设法为林顶立在厦门设立了秘密电台,从此,高质量的日军情报源源不断从林顶立处汇入军统。

情报“换”来金条几万根

林顶立对军统的巨大贡献之一,是从内部挖到日方底牌,为军统的“对日经济战”提供了保障。

从抗战开始,戴笠的军统就奉命对日实施经济作战。戴笠对经济作战一窍不通,因此在军统内成立经济处,网罗专家进行实施。他请来的第一任经济处长是留学德国的经济学博士费同泽,费博士学历虽然很高,但是却没有实战经验,所以经济战进展很糟糕。戴笠马上换人,任命出色的对日经济学家邓葆光担任副处长,负责实际工作。邓是经济战的天才,而且熟知日本经济,他曾经准确推断出日本将在1945年第三季度投降,其判断依据就是日本各种物资的储备和消耗。他指挥的经济作战也别开生面,是以制造伪钞为主,一箭双雕。

邓葆光认为,日本占领中国华东、华北地区,在占领区大肆进行经济掠夺,因此,制造大量伪钞,和敌人争夺物资,就成为有效的经济战手段。当时,银行家贝祖贻是军统在上海的暗线。他利用职务之便,定期收集日占区的各种钞票交给军统,戴笠便下令在重庆巨额仿造,而后通过安徽界首武装偷运至日占区,疯狂抢购各种物资,并用来贿赂拉拢伪军将领。

这一招给日军造成了极大的经济压力,物资大量流失,物价飞涨。因此,日军在特高课成立专门机构实施反经济作战,不断更改钞票,增加检查手法,意图恢复对占领区的经济控制。这样一来,军统的假钞经常被查获,而如果伪军将领使用假钞,又很容易暴露其和重庆的联系。但自从林顶立加入后,这个问题就不复存在了。特高课每发现一种新假钞,或者每策划一种新的检查手法,林都能从内部预先获得消息,并提前通知军统。因此,军统的印刷厂可以马上进行相应调整,使日军虽然变化万端,却依然防不胜防。

这套经济作战贯穿整个抗战,它破坏了日本占领区的经济掠夺,为重庆获得了大量急需物资,同时,大概也是最重要的,养活了日益膨胀的军统。据邓葆光的报告,每年军统利用“经济作战”,用假钞在日占区“换取”获得的财富,多达几万根金条。

穿越日军防线

戴笠对林顶立的价值非常清楚,因此反复强调对林提供的情报只能“被动运用”,绝不主动要求林搜求容易导致暴露的情报。但是林顶立艺高胆大,更做出军统意想不到的事情。他指挥的台湾挺进组不久建立了基隆、金门两个分组,甚至在鼓浪屿建立外围组织“同声俱乐部”,吸收福建、台湾爱国高层人士,形成了巩固的抗日团体,其团体成员逐步控制了厦门伪政权的各个部门。在林顶立的努力工作下,厦门等地的伪组织除伪市长李思贤外,基本被林所控制。

本来,这些机关是由日本老特务泽重信控制的。泽重信,1899年生于大阪,士官学校毕业后,转入陆海军特种训练班,长期在总部设于台北的“大日本南支派遣特务机关”工作,担任日军在我国东南沿海一带的陆海军特务系统总负责人。

1939年9月,厦门特务机关长田村崇则被中国特工刺杀,泽重信亲自前往厦门坐镇,公开担任兴亚院负责人、地方理事官、华南情报部部长等职务,是日方在厦门的最高指挥人员。他前往厦门时,带去了最为信任的部下林介之助,却不料给自己挖好了墓穴。

1941年,华南的一个日本女特工被军统拉入组织,为中方提供情报,日方觉察后将其逮捕枪决,与这个女特工有联系的若干军统外围人员均被捕。根据审讯记录,泽重信发现,厦门暗藏着中国方面重要的特工机关,因此决定顺藤摸瓜,投入力量进行侦破。

林顶立似乎在劫难逃了。但幸运的是,泽重信找来商量的亲信,正是“头号要犯”林顶立。

林顶立第一个反应是迅速逃走,和军统局闽南站负责人陈式锐商议。戴笠得到陈通报后,认为林的价值太大,放弃过于可惜,因此决定保护林继续潜伏,派出漳州站长期潜伏的两名杀手汪鲲、苏群英,限期刺杀泽重信,并电陈、林日:“此一敌酋若不及早加以制裁,将来羽翼丰满了,不但华南半壁均要沦入敌手,则整个抗战前途受影响至深。”

林顶立在关键时刻镇定自若,一面提供泽重信准确的活动规律给行动队员,一面因为泽重信经常去蝴蝶舞厅活动,便通过“十八大哥”林仔滚,把苏群英安排到林开办的蝴蝶舞厅担任管账。

1941年10月26日,枪法出众的汪鲲从蝴蝶舞厅跟踪泽重信到《华南新日报》门前,泽重信屏开保镖,和报社社长汉奸林谷同行,似有要事商议,汪鲲果断掩身路旁,靠在楼下水泥柱旁,连发两弹,均中泽重信胸肋部位。他应声倒地,当场毙命。林谷大惊失色,抱头鼠窜。汪乘乱闪入巷中,辗转潜回藏身处所,伏匿于惠安同乡、印尼华侨苏孝盼家中,直至11月6日晚,才冒险潜至鼓浪屿海滩,泅水至对面嵩屿登岸。事后,日军进行调查,林顶立从中设计,抓捕与泽重信有隙的日侨多人,刑毙数人。

林顶立在厦门的地位更加稳固,他继续为中国抵抗力量提供各种帮助,直到抗日战争的胜利。

摘自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黄艳秋

美术插图:曲光辉

上一篇:果林城的中国女人(大结局)

下一篇:山行九日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