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果林城的中国女人(连载2)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孟悟

(接上期)

十四、职场借刀杀人

1

兰欢对李香和丽华姐说:“贺云娇这个女人嘛,表演欲望惊世骇俗,但是人不坏,很容易相处的。”李香说:“对,她没有伤害过人,她都是在做她自己。”兰欢说:“有的女人表面上温和有礼,背后却抢人老公,害得别人家破人散,这就不光彩了。”李香说:“你指的是瑶瑶抢了初静的老公,洪秀抢了程艳的老公。”

兰欢笑道:“自从果林城发现了石油,城市越来越大,人口越来越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也在天天上演,这一年就有好几对夫妻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多是身边的朋友,有人说,还不如成立个换妻俱乐部,换来换去都是熟人。”李香笑道:“呵呵,成立俱乐部,春嫂曾经就说过,果林城外嫁的不少,外娶的也不少,不如搞个外嫁外娶俱乐部。”

丽华姐说:“不说远了,你们两个都是外嫁给洋人,小溪也是,鸿飞和明华是外娶男,俱乐部就从你们这里奠基吧。”兰欢说:“开开玩笑而已,什么俱乐部,管他什么人,嫁谁娶谁都不重要,能在一起开心玩就好,下个月我们约好去坐邮轮如何?”李香忙说:“下个月不行,依吟要请我们上邮轮,从迈阿密出发,去西加勒比海。”

李香從迈阿密飞回来后,即刻给兰欢挂电话:“你猜我在邮轮上看见谁了?”兰欢说:“不会是你的初恋吧?”李香说:“你想到哪儿去了,我看见顾嘉言和瑶瑶也在船上。”兰欢说:“瑶瑶的老公在国内被小三抢了,她就把初静的老公抢了,现在是不是快活死了。”李香一脸神秘地说:“快活什么,我亲眼看见他们在船上吵架,但是他们没有发现我。”兰香说:“初静要是知道肯定高兴死了。”李香说:“我不能跟你细聊了,我要回面馆上班。”

李香度假期间都是阿芝在当值,这孩子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人聪明勤劳,做事干净利落,英文进步也很快。李香回到面馆,看见阿芝正在招待初静和她的朋友,她们点了一桌子的菜,慢吃慢聊慢享受,初静似乎年轻了好几岁,皮肤光亮而滋润,看来离开嘉言并不是一个悲剧。

初静的朋友叫文秋凤,李香见过她几次,是个职场女性。她听见初静对秋凤说:“裁员就裁员吧,这年头很正常啊,你若不开心,就来瑜伽馆练练,心情变好了,人的气场也会变好,不愁没有没有好工作。”秋凤说:“只是想不通啊……”

2

文秋凤没想到自己也有失业的一天,闷在家里,愁眉不展,差点就被初静游说去了瑜伽馆,她对瑜伽啊,跳舞啊,没有一点兴趣。秋凤在美国读书期间一直被同学赞为编程天才。秋凤记得,初静的前夫嘉言也是个编程高手,他对秋凤的能力也是佩服至极。莫非天才也会丢掉饭碗?秋凤不服气,让简历像雪花般乱飞了一阵,却终究没找到满意的东家。

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的事总是结伴而来,工作没找到,秋凤家的房顶又闹问题,几场暴雨后,发生了漏水现象。怎么办?花钱请人修吧,虽然美国的劳工费高。工人在阁楼查看墙面,秋凤老公嘱咐工人小心点,因为阁楼没有装楼板。工人说,没有问题,我干这个都三十年了,话还没完,只听轰隆一声,工人直接从阁楼栽到一楼的办公室。当时秋凤正在办公室用电脑,看那工人没有脑袋,屁股悬在半空,而两只脚乱摇在她的电脑之上。

秋凤对朋友罗梅说:“先是惊吓得想叫,然后就是一阵好笑。”罗梅说:“出了这样的事,你还笑得出来。工作找到了吗?”

罗梅和她先生都是秋凤的同学,当年在计算机系,三个人常选同样的课程,两人对秋凤的才能心服口服。但是毕业了,命运变了,罗梅和她先生的工作都比秋凤稳定。罗梅在电话里说:“我知道一家包装公司,临时需要人,5个月的合同,只要会javascript和Photoshop,马上就能上班。”

秋凤居然沦落到要罗梅帮她找工作,有什么办法,合同工就合同工吧,总比在家里闷成忧郁症强,家里的房贷和车贷也不轻,不能让老公一个人扛吧?当初小夫妻买房子的时候,仗着两人的工作都好,一出手就买了30万的大房子。谁能料到花团锦簇的生活还没有享受,马上就来了一场张牙舞爪的飓风。罗梅早对他们说过,房贷最好以一个人的工资为标准,不要把两篮子的鸡蛋都放进去,因为美国的工作比较摇摆,防患意识强一些,日子才走得安稳。现在再懊悔也没用,闷头朝前走吧。

秋凤的车在一条荒凉的小路上颠簸了半小时,才看见包装公司的建筑。厂房和办公楼是分开的,办公楼像民居老房改建的,房墙栏杆,痕迹斑驳,历经了岁月的折腾。秋凤没有独立工作间,与公司的正式雇员共用一间大办公室。大办公室的格子间,密密挤挤像鸽子笼一样,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秋凤幸好面对一扇落地窗,可以看见窗外一棵威风凛凛的核桃树,那核桃树比办公楼还高。

3

日子一天天滑过去,秋凤与隔壁格子间的苏瑞混熟了,午餐时还跟她分享自己做的煎饺。全世界的女人都有相同的习惯,人一熟,话就多,什么样的谣言和八卦都可以摆到桌面上来。苏瑞对秋凤说,老板麦克受过刺激,有几分变态,心情不好就炒人,炒了又招人,有次他感恩节前聘了新人,圣诞节后又把人踢走了。苏瑞打了个响指,一脸诡秘的笑,她说,就是这样,快而干脆,没有回旋的余地,叫你滚蛋就滚蛋。

秋凤从前的公司是因为效益下滑才叫员工下岗,像这种变态的老板还真没遭遇过。她问苏瑞,我是签了5个月的合同,会不会在合同中间的某天,突然命令我滚蛋吧?苏瑞耸了耸肩,挤了挤眉说,真的难说,你要做好精神准备。

秋凤一直认为美国人喜欢装饰办公室,盆栽的植物、瓶子里供着的玫瑰,儿女信手的涂鸦,与配偶相拥的甜蜜照片……都是温馨可爱的装饰品。但是在这家公司,办公桌上只有电脑和文件。秋凤对苏瑞说,这个很容易理解,当你突然被一脚踢开,还要回办公室收拾一堆装饰品,那种狼狈尴尬的镜头,不想也罢。脸发青,眼发黑,瑟瑟微抖的手,脆弱的人生充满了不可知的伤痛。那份伤痛搅动着委屈,像竹签子插在胸口上,也像光脚走在滚烫的石头小路。

秋凤后来亲眼目睹,几个同事被叫进麦克的办公室,然后黑云惨淡地出来,有人的脸上还有泪痕。秋凤心想,自己或许也有这一天,办公桌绝对不放私人物品,最多放一个喝水的杯子,到时候收拾起来干脆利落。endprint

上一篇:泪壶

下一篇:消除的猜疑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