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诚信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华伟章

这事过去许多年了。

清晨,菜场门口聚起一大簇人,爆发出阵阵哄笑声。我挤进人群,一看,原来是个叫卖鼠药的。地上铺张发黄的塑料布,堆放着一包包鼠药,最稀罕的是小铁笼里居然还有一只龇牙咧嘴的活老鼠。卖鼠药的是个中年男子,饱经风吹日晒的脸庞,布满了血丝的眼睛。他挥舞着手唾沫四溅,不断吆喝着:“鼠药!鼠药!专门研究,科学配方,用户至上,实行三包!老鼠的真正克星!”

围观的人兴趣盎然了,我也逐渐动了心思,想起作乱成精的老鼠,“实行哪‘三包?”我問。

“药味佳美,药到鼠毙,包你满意!”

我蹲下身去拿起一包鼠药在鼻前嗅了一下,无味,何为药味佳美?我怀疑地摇摇头,顿时有人附和地叫嚷起来:“对!口说无凭,谁知道药效怎样?”

卖鼠药的很尴尬,忽然弯下腰,从旧旅行袋里摸出一小块馒头掰成两半,一半沾上鼠药,托在手心,让人过目,随之扔进小铁笼。四周变得鸦雀无声。只见老鼠一口吞进馒头,一会儿,挣扎几步,四肢抽搐,痛苦地倒下了。人群中爆发出一片赞叹声:“啊!好药,好药!”

卖鼠药的舒了一口气,有人开始掏钱,准备买鼠药了。忽然,我目光落在他手里另一半剩下的馒头,会不会是在这上面做了手脚,兴许是高明的招揽生意的把戏?“卖鼠药的,你这馒头……”

人们停住了掏钱的手,仿佛真的上当受骗了,有种被人愚弄的愤怒。“对!这馒头会不会有猫腻?”不信任的声音此起彼伏,暴风骤雨般袭向卖鼠药的。

卖鼠药的瞧着激愤的人群,似乎感到了一种耻辱,忽然将另一半沾满灰尘的馒头扔进嘴里,喉结上下滚动着咽了下去。霎时围观的人愣住了,屏气凝神,随之爆发出了惊叹声。至此,卖鼠药的终于松了口气。人们争先恐后想买鼠药了,不想卖鼠药的却连连摆手。

卖鼠药的说:“最好能用老鼠换。老鼠身上都是宝,尾巴抽出来的筋,能做珍贵药材。被这种鼠药毒死的老鼠,尾巴上的筋没有任何影响。一只老鼠换两包药!大家既节约钱,又能消除鼠患;另外,变废为宝,利国利民!”

人们释然,纷纷购买鼠药,也有人提着死老鼠来换鼠药。鼠药在逐渐减少,可换鼠药的人还在陆续走来。最后一包鼠药售罄,人群终于散了。我转身正想离去,忽然手里塞上了两包鼠药,回过头看见卖鼠药的正拿两包鼠药递给我。我愣住了,窘迫了,慌乱了,连忙说:“我、我没有……”

卖鼠药的和颜悦色地说:“等你用这药毒死了老鼠,再用死老鼠换回鼠药吧。”

我瞧着他饱经风吹日晒的脸庞,从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忽然窥见了一种诚信。太阳冉冉升腾起来,映照在街市屋檐上。endprint

上一篇:消除的猜疑

下一篇:房客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