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大货车随记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韧

半月前和妻商定后,提前10天去火车站买了两张去上海的票,看一下孙女。哪知那天街头偶遇叶涛,就临时改变了主意,让妻子乘火车先行过去,我随后坐上叶涛的大货车。

得先介绍一下叶涛,他是我幼年的伙伴,同乡、同年、同学、同喜同乐,形影不离,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来我当教师,他当工人,挥手言别,各奔东西。改革年代,叶涛和他的弟弟叶军,凭借自己的聪明智慧,跑起了大货车运输,给家庭生活帶来了显著变化。

蕲春到上海,行程九百多公里,约13小时。23日下午,烟雨朦胧,八里高速路口,叶涛的大货车自黄石运货出收费站接人。15∶00,我即登上大货车返回沪渝高速公路,径直往上海东行。叶涛的弟弟,叶军,随行司机之一。军弟小我们三四岁,当年身后的小尾巴。兄弟俩驾驶东风天龙大货车从事长途运输,历时二三十年,行程已经超过了一百多万公里。

天龙大货车真是条龙。车头高将近4米,需上两步脚梯费点力气才登上去;车身长二十来米,一个大车头,后接几节拖车,光轮胎滚子就是十几个;车身自重15吨,载重30吨。叶家兄弟承运的是冰箱压缩机。此去上海,也是联谊自小课本里常常提到的四大洲五大洋。所以,可别小看涛哥军弟,他们可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啊!

车子起步较慢。踩离合器、挂挡、加油,有点吃力的样子。不像无级变速的小车,来得那么轻松,车头进深不到两米,正驾驶座位和一个副驾驶座位,后面上下各一排座位,类似火车上的硬卧铺。叶涛驾驶,我坐副驾驶位置,军弟坐后面。或许车高和座位距前玻璃镜面太近的原因,大货车往前奔跑的时候,我心里有点紧张,生怕从前方镜面跌落,或是与相邻车辆碰擦。

雨一直在嘶吼,三四个雨刮器一直不停地移动。涛哥很认真,双目直视前方,时不时会超车,看似那么逼仄的路面,一踩油门便捷过去了;时不时会爬坡,爬坡那速度明显减低。我都不敢与他搭话,那么大的家伙,怎么看都不顺眼,心里有点害怕。

倒是军弟,若无其事。闲聊得知,我们那一排房子居住户所有人的大致情况。如汉卫江浙做生意去了,余娘八十多了,身体还可以,还在家里帮儿子带孙子;建安儿子不仅考上了公务员,还进了乡镇的领导班子;砌匠建林哥两个孩子都已婚生子,日子过得还顺利。陈继平患肺癌不在了,陈也是我们同学,去世时还不到50岁。物是人非,几十年光景,原来一起居住的几十户人家,剩下的就只有四五家了。

言谈中,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一张张亲切的脸庞,乃至那些个温馨的呼唤或粗犷的叫骂声,如银幕里正在放出的电影一样,立刻来到了我面前,陌生中透出亲切,苦楚里充满快乐,忧郁和不安时得到启示,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天气像是与我们作对似的,风雨交加。进入安徽大门太湖,大车驶入了加油站。军弟下车加油,方便得很。一张卡插进去,按了密码,自己加。一箱油大约两三千元即可加满。加完油,军弟自己又拿卡去收银台那边取得一份纪念品,矿泉水,罐头什么的,满满一箱子。拿到纪念品后,车子又出发了。

沪渝高速公路全长1768公里,起于上海,达于重庆。蕲春出发,只有一半的里程。要途经黄梅、太湖、怀宁、安庆、池州、青阳、南陵、湖州、吴江等。

18∶00,到达安徽安庆怀宁县独秀山。远远望去,独秀山孤峰兀立,笑傲天穹,东南群山起伏如腾龙,西北丘岗地涌壮景,独秀独秀,超群出众。都说我党创始人陈独秀因山得名,却没能去陈独秀家乡走一走,没能上山见识见识,实在有点可惜。

时间过去4个小时了,涛哥有些疲劳。停车交换位置,军弟替换哥哥,坐到方向盘的位置。

下一段要走的是318国道。军弟解释不走高速的原因,池州去南陵大约二百来公里,过境费要三百多元。涛哥接着说,大货车成本核算非常重要,中国货运主要依靠公路运输,而货车运输占整个运输行业的比例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近两年价格下跌三成,利润随之下跌将近一半;据近期新闻报道,物流成本还要缩减。我们不节约行吗?为了节约,弯一点距离,走一些不好的路,多花一点时间,多耗费一些体力,就顺理成章了。

19∶50到达池州。在青阳县境内,看到一家灯红酒绿的桥头堡饭店,大货靠边缓缓停下。实际容纳吃饭的人也不是很多,为什么那么多大货车一辆一辆紧挨在路边不动呢?军弟告诉我,原来那些货车里仅一人驾驶。疲劳了,他们便靠路边休整一下。至于什么时候启程,就要看驾驶员的体力和意志了。为什么高速路上大货车事故频繁,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很多驾驶员疲劳驾驶,没能从职业规则上严格要求自己,从而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悲剧发生。这样看来,涛军兄弟的组合,应是黄金搭配,亲兄弟相互间既可以好照应,更重要的是组合能避免疲劳驾驶从而预防意外事故的发生。

我们三人进了小饭馆,老板很客气的样子。军弟介绍这是个夫妻店,每次兄弟俩来上海都是在此用餐。军弟点了几个菜,感觉肚子有点饿,我一口气吃了两碗饭。饭后喝茶,与军弟聊天。而涛哥,手机视频自进门打开就没停。一会儿女儿讲,女儿又叫外孙女嚷;一会儿又打到了儿子那里,儿子不耐烦,他还哄着聊那些有用没用的话。感觉我们做娘老子的都差不多。那么辛苦,还惦记着孩子们,涛哥真的不容易。吃饭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军弟催了哥哥几句,我们才离开饭店,上车开路了,至22∶40方到达南陵。

涛哥又拿方向盘。大货车又上沪渝高速了。雨刮器还在刮。军弟说,雨停了,雨刮器还刮个么事。哥很听话,连忙关了那一直翻来覆去没有休息的长胡子。总算能安静一下。感觉涛哥开车比军弟认真一些,只要一拿到方向盘,涛哥便全神贯注,直视前方,甚至很少与身边的人搭嘴。这也许是一种职业习惯吧。不可否认,历史上,涛哥也好,军弟也好,也许曾有过点滴的闪失。上百万公里的行程能基本做到安然无事,应该说是一个奇迹。

超载乱罚的事多吗?我问了一个过去屡见不鲜的问题。涛哥回答,这你就外行了。现在对于高速公路超载处理政策十分的严厉,还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硬闯红灯?看我有点疑惑,他接着说,如我这车,规定载重不超过47吨,还多给了一吨的余地,你再多超载一吨的话,罚款100元不说,还要扣3分。稍不注意,驾照作废。作废什么意思?就是车子不能开了。涛哥的解释,让我对一个先进制度和体制的制定和执行所带来的良好的社会效应,产生了莫大的敬意。联想很多地方运输建材超载为什么屡禁不止,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严格执法、没有严管重罚。当道路交通等法规成为一纸空文的时候,交通事故频发以及路面破损等问题,还有什么值得埋怨的呢?!

凌晨1∶30到达吴江时,军弟电话铃响了。好像家里朋友来的业务电话,告诉他,返程的货源何处、多少、价格等诸多事宜。军弟答应一声“好”,欲挂电话。也是,这么晚又这么疲劳,得休息了。可是,对方告诉了他一个消息,让他顿时惊醒过来,连连追问了几句。原来家乡同行黄某人昨日高速路行驶出事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伤。这黄某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呀,已经几十年不见,怎么第一次听他的消息,竟是这样的消息呢?真的是很揪心啊!黄某是一个人疲劳驾驶,还是疏忽大意、或是被别人误撞了?不得而知,也不必多问,问也无益,只知道这的确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只能从内心里为其祈祷。

大货车3∶50抵达上海市高速收费站。4∶10,叶家兄弟把我送出外环直达莲花南路。外面小雨依然没有停下,显得有些寒冷。军弟说:“哥,你上车我们便离开,你没上的士,我们一直等,没事。”

多么热乎的兄弟啊!

上一篇:父亲的顺口溜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