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叔叔墓旁的太行柏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冯天平

十多年前,七十多岁的叔叔患了食道癌,经电疗保守治疗后病情稳定。叔叔是个明白人,不停地活动。一年秋天,叔叔步行到西面的太行山爬山,不知在哪儿捡回一块上水石,硬是拖着瘦弱的身体扛了回来。

得到上水石后,叔叔就琢磨着在上面种点东西,让它能郁郁葱葱。山区农村能有什么可种?叔叔想到了谷子,抓一把谷子撒到了上面。几天后,谷子发芽了,上水石发青了,叔叔异常高兴,每天都要看上几眼。

可是,谁也没想到,一个月后,簇拥着的谷苗中,竟长出一株细小的树苗,几片小嫩芽分杈后,叔叔认出了那是一棵小柏树。原来,那块上水石是在太行山的一个山崖下发现的,肯定是山崖上太行柏的树籽落到了上水石的石缝里,叔叔对上水石的利用,催生了这粒苦命的种子,一棵小树,不,几片嫩芽,破石而出。

两个月后,天渐渐冷了。入冬后,短命的谷苗枯萎死去,一个盆景出现了,一株两寸高的太行柏独立山头,傲视群峰!

第二年春天,冬眠了一冬的小柏树又泛青了。叔叔知道,万物逢春,小柏树要长了。可是,区区一块上水石,细细的一条小石缝,淡淡的一丝潮气,怎么能满足小树的需要呢?同样,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小太行柏,如继续生长,绝对能把给了自己生命的、质地疏松的上水石撑崩,那将是石崩树死,两败俱伤。移植小柏树势在必行!

栽到野外,两三寸高、细若蚊香的小柏树肯定难逃牛羊之口。叔叔早年在陶瓷厂工作,家里不缺的是小陶器,很容易就找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小陶罐,培上土,把小柏树从上水石上移栽了过去,放在堂屋外的窗户沿上。从此,小柏树有了自己的领地。

一晃两年过去了,小柏树长到了半尺高,那仅能盛一碗水的小陶罐又显得小了,影响小树的生长。年迈的叔叔,再次将它移到了一个大一点的陶罐中,放到了堂屋前墙的窗口下。说大一点也不大,应该是一个过去盛盐或腌咸菜的酱红色陶罐,口小肚子大,能盛四五斤水。换过罐后,小柏树又进入了新一轮的生长期。小柏树在长,叔叔也在慢慢地变老。

几年后,叔叔身体逐渐不行了,食道癌复发,加上其他疾病的侵袭,住院看病成了常态。小柏树没了叔叔的照顾,默默地挺立在北墙根儿,酷暑严寒,顶风傲雪,顽强地生活着。实际上,太行柏耐旱耐寒,最折磨它的不是干旱,不是严寒,而是脚下那个口小肚子大的陶罐,由于容量小,已成了制约它生长的枷锁,也是维系它生命的唯一源泉!五六年间,小柏树长到尺把高,笔直的树干也有筷子那么粗了。

2007年年底,在那最冷的季节,叔叔去世了。那时候,小柏树一尺多高了,谁也没有在意它的存在,它只有默默地待在北墙根儿,任凭寒风冰雪,旁听哭声一片,坐视主人离去!

叔叔去世后,小柏树没了依靠,三年间没有生长,没有变化,它在思念着恩人,也在用生命的顽强等待着恩人!没有了叔叔,陶罐又小,它何以能长?

小树的等待,自有小树的道理!

叔叔去世后,自然葬在我家祖坟,和爷爷奶奶及我的父母在一起。叔叔病重后的几年间,为了给祖坟增添生机,我们给坟上栽了几次柏树。柏树移植成活率低,由于精心栽培,大部分都活了,没成活的及时补栽。经过多年努力,二十多棵柏树郁郁葱葱,很是喜人。可唯独叔叔坟头上的那个地方,要栽一棵,但栽了几次都不活。去年叔叔三周年祭祀,我们想到了那棵小柏树,就把它抱到坟上,敲碎陶罐,栽到叔叔坟头。不成想到,大冬天栽上的一棵小树,在其他树都久栽不活的情况下,不但活了,而且长势良好。

按中原地区的风俗,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一,是上坟祭祖的日子。今年的十月初一,我照例来到祖坟,走到叔叔墓旁,没有想到的是,渐已成林的翠柏中,叔叔坟头的那棵小柏树,仅仅一年时间,已经两尺多高了,而且粗壮挺拔,枝繁叶茂,饱满透绿,圆锥形的树冠直指天际,昂扬向上,小小的树身上也挂满了紫红色的柏壳,生机勃勃!

站在叔叔身边,脚踩着叔叔身上的黄土,凝视着野草萋萋、白纸飘飘下的坟头,叔叔的音容笑貌又浮现眼前,叔叔的谆谆教诲又回响耳边。近在咫尺,阴阳两隔,所有的都只是不尽的回忆,无穷的思念!正沉思间,甩手碰到了身边的小柏树,脑子一亮,这多难的、倔强的、顽强的、感恩的小柏树,不正是我那叔叔的化身吗?叔叔非这棵树不要,小柏树到这儿一栽即活,只有这棵小柏树适合长在这里,这是叔叔的安排,也是小柏树的等待!

叔叔出生在上世纪30年代中叶,他的童年是和哥哥(我的父亲)妹妹(我的姑姑)在要饭中度过的,走街串巷,颠沛流离。由于生活困难,发育不好,叔叔身材瘦小。叔叔没有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从小就打短工、挖缸土(陶瓷土),吃尽了苦头。叔叔的童年,比那生在上水石上,长在陶罐里的小柏树还要苦!

1957年大跃进时期,为了生活,未成年的叔叔就到陶瓷厂当工人,干厂里最重的活。叔叔和婶婶一生养育了7个孩子,还要和我家一起赡养年迈的奶奶,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叔叔一人肩上。为了生活,叔叔一辈子没歇过班,还经常加班加点。叔叔拼命地工作,不停地劳作,退休后二十来年,也是能劳动就劳动,不给子女增加负擔。晚年患食道癌,无情的癌痛折磨得他死去活来,皮包骨头,他从未大声呻吟一声?叔叔是条硬汉子,他的生命比那小柏树还顽强!

叔叔懂得感恩,是有名的孝子。爷爷去世早,无论过去艰苦的年代,还是后来稍好一点,叔叔对奶奶的生活都格外照顾,奶奶在生活上从未出现任何闪失。最让人敬佩的是,当了几十年工人的叔叔,每天上班离家时,每天下班回家后,无论刮风下雨,都要第一时间给奶奶报告请安。叔叔十分倔强,脾气不好,但叔叔一辈子没在奶奶面前说过一个不字,对我父亲也是言听计从,尊敬有加。照顾我家,关爱我们,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没有文化的人,一个十分倔强的人,一辈子能这样做,是很难能可贵的。叔叔懂得感恩,知道感恩,就像那苦命的小柏树,虽然多灾多难,但对于有恩于自己的人,却定当厚报,终生不渝!

叔叔的一次活动,滋润了一粒种子;叔叔的一盘浅水,催生了一棵幼苗;叔叔的两罐泥土,培育了一棵小树!叔叔离开后,小树停止生长,以顽强的生命等待着叔叔。叔叔三周年时将它移栽到叔叔坟头,它不择条件,扎根泥土,茁壮成长,守护曾给它生命的叔叔!

小小的太行柏,我知道你是有灵性的,请你快快长大吧!

上一篇:清华简《楚居》与“风马牛不相及”之“及”

下一篇:北风呼啸中的娘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