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娘心中的那本账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赵雪梅

单位停电,带妞妞回娘家,却是铁将军把门。娘哪儿去了?我的心绷了起来,刚要给哥姐打电话询问,邻居婶子走了过来。

“嫚儿,又回来看你娘啊?你娘上坡给人家拾棉花去了,你们兄妹也是的,你娘都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让她去干活儿挣钱呢?”邻居婶子撇着嘴走了过去。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心里的火开始冒了起来。娘已经七十岁了,前阵子检查,膝盖上长骨刺,走路多了便会又肿又疼。我突然明白了,怪不得这阵子让她去治疗,她便找各种理由拖延时间,真是个顽固又财迷的老太太!种过棉花的都知道,种棉花有多费力操心。单单说拾棉花,从开始吐絮到采摘完毕需要很多次。近年来,只有少数承包的会成规模种植一些,收获时节雇用一些闲散在家的老年人采摘,工钱一般当天现结。

在地头,娘老远看到我们,赶紧迎了过来,伸手抱妞妞。我了解娘的脾气,看看一地的棉花,看看娘说:“那我们陪您一起拾棉花吧,让妞妞也体验一下生活。”娘坚决不答应:“你还是带妞妞先回家吧,棉花地高洼不平,棉花桃又扎人,别伤着她。”可是我的脾气随她一样倔强,拉着妞妞就下了地。

娘无奈也跟着进地,两手麻利地忙活起来,嘴里叮嘱我:“你慢慢来就行,拾多少无所谓,咱家不缺那点钱,别给人家落下。”

在地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妞妞便吵着太热、太扎,要回家。娘让我带妞妞先走,我让娘带妞妞先回,妞妞等不及哇哇哭了起来。娘抱着妞妞突然生气了,大声喊我:“你赶紧走,回城里去吧,不回来也没这些事。”我看娘是真生气了,只好接过家里钥匙,带着妞妞离开,我叮嘱娘早点回去,娘这才露出笑脸开心地答应着,连连说:“你看,有你娘俩帮忙马上到地头了,快回吧,拾完这点我也就回去,我才不多干呢!”

一直到傍晚,娘才回来,从三轮车往外提溜水果蔬菜,还有几只大螃蟹,看到我从厨房走出来,高兴地说:“嫚,今天下午因为你的帮忙,一共拾了八十多斤棉花,赚了七十多块钱呢!咱们买大螃蟹吃。”

“娘,螃蟹这么贵,您买它干什么?”

“那天听你姐说,你馋螃蟹,嫌贵没舍得买,以后馋啥就跟娘说,不就是吃个螃蟹嘛,娘去拾一天棉花就挣出来了。”娘的语气充满自豪。我的鼻子一酸,赶紧接过娘手中的东西,转身往屋里走,娘跟在我的身后边走边念叨着:“赶紧把螃蟹洗刷一下蒸上,新鲜的好吃。这是你带回来的红烧肉和鸡蛋啊?跟你说了多少次,回来别买东西,娘什么都不缺,你就是不听。”娘看我半天没回话,连忙改口:“就这几天,等你哥有空了,我就不干了,去城里,你们带我去看腿,好吧?”

晚饭后,娘斜倚在炕头被子上搂着妞妞看动画片。我拿出刚买的黄药子酒,给娘按摩膝盖,听娘唠家常:“楠(大侄女)还有八天出满月了,等满月回来我得给她买点补品;天冷了,还得给小格格(大侄女的孩子)做几件棉衣棉被,你嫂子养鸡忙,顾不上;凤(小侄女)那天打电话说想吃我做的大锅鲤鱼了,这小馋猫,呵呵……我再拾五天棉花,这些钱就都有了。”

“娘,咱能不能不去拾棉花了,您缺钱花的话,不是还有我们兄妹吗?”我望着娘红肿的双腿央求道。

“我不缺钱,你爹给我留下的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上坡人多還热闹,放心吧,我不多干,就是为了打发时间的。”

“娘……”我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强忍泪水,听娘翻着她心中的那本账。

责任编辑:黄艳秋

上一篇:余光里的人

下一篇:把灵魂安放在故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