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贾堂霞

我酷爱戏曲,尤以豫剧和吕剧为甚。

大概是小时候,我在山东乡下老家受的熏陶,少年时代在历城县文化馆学习戏曲,演唱的豫剧和吕剧还在济南市和山东省的文艺调演及比赛中获过奖。

吕剧是山东土生土长的地方戏,据说在一百多年前由一个名叫时殿元的民间艺人首创,是在民间说唱“山东琴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的得名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因为刚开始创演的时候,以纸糊驴为道具表演,老百姓就称它为“驴剧”,后才演变为“吕剧”。另一种说法则是因为“吕剧”是由两人对口合唱而得。但无论如何,它的乡土气息是非常浓郁的。我在部队文工团的时候,有一次慰问老同志时表演过一段吕剧,感觉还是很受欢迎的。有一年年前,军委首长想听山东家乡的吕剧,首长秘书几经周折找到我,可我已经买好了回家陪爹妈过年的票,便把演出推掉了。现在想起来多少有些歉疚和遗憾,因为喜欢吕剧的观众越来越少,演唱吕剧的人也不是很多了,在北京难得有人念及吕剧啊!

相比之下,豫剧倒是要比吕剧风行得多,我想大概一是因为豫剧唱腔的爽性质朴和酣畅淋漓,再有就是有像《梨园春》这样的栏目不遗余力地推介。豫剧是河南的地方剧种,但在我们山东老家也很流行,我家乡老一辈的乡亲们,无论男女都能喊上几嗓子。前些年每一年回济南,我都要给生活在乡下的父母带上一些豫剧的光碟,对他们来说,再好的烟酒糖茶也比不上这样的礼物!有一年没回娘家过年,女儿将她篡编的《小郎门外连声请》电话里唱给她姥爷姥娘听,惹得她姥爷每喝多了几杯就打电话来要听她唱。女儿也不厌其烦,每次都用她那稚嫩的腔调唱上那段让她姥爷姥娘百听不厌的唱段。

人生就像一次远足,翻山越岭之中有艰辛也有快樂,个中滋味需要慢慢地品,关键是要脚踏实地接地气。声乐艺术也有点儿这样的感觉,现在不少年轻的声乐老师或者学生,没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和常识,就像四年前中国音乐学院吴碧霞教授在我的山东民歌专辑出版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刚刚贾老师讲话的时候,引发了一些我的同感,因为在学校里头,我也是在一线的老师,我也遇到过跟她遇到的相似的学生。一位来自河南的孩子,来到我的课堂,她想考大学,当时她是高二。我见到她的第一面,我就问她你会唱河南民歌吗?她说不会;我问她你会唱河南豫剧吗?她说不会;你听过吗?没听过,我奶奶听,我不听,我奶奶喜欢;我问她那你还会讲河南话吗?不会。我当时就哑巴了。我不知道往下我该怎么说。我在想,这样的一个孩子想学音乐,她来考试,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里头,她拿什么优势来参与考试?没有优势的竞争,它的意义在哪里?那么它会由此而产生什么弊端?我想我们每一位都会有答案的。”

年轻人追求歌唱的科学性、艺术性和个人形象的美无可厚非,但是对中国艺术传统的了解和积累也不能偏废啊!

今年春天,我有幸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的《梨园闯关我挂帅》节目,与演员白军选联袂演出了一段豫剧《朝阳沟》选段《双上山》,小过了一把豫剧瘾。这个节目很不错,据说有许多老百姓很感兴趣,我也希望有机会能够经常“粉墨登场”与大家分享传统文化带给自己的快乐。

责任编辑:蒋建伟

上一篇:谁说心灵可以救赎

下一篇:老张与他的狗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