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老张与他的狗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黄定槐

朋友在乡下茶果基地里开了农家乐,我应邀前往踏青。饭后,我一个人沿着林中小道走走看看,遇上了76岁的老汉张克雄。

老张一头白发,看上去精神不错,他与我碰面时是在吆喝他的狗——不经意之间,老张养的三只狗一齐张牙舞爪地对我狂吠,但是被他大声呵斥住了,乖乖地躲在一边。接下来的时光,我与老张大约聊了个把小时。老张说,他是看水的(农村“当家”塘堰要蓄水以应防汛抗旱之需),在这里待了近四十年,因为父亲曾是原国民党军队的营长,家庭成分不好,大队里(即现在的村)安排这份差事,已是对他的照顾了,没有理由不把水看好。

老张住的房子是两间平房,高约两米,一间当卧室,另一间做厨房,收拾得很是干净整洁。老张说:“现在政策好,看水的同时连带着养些鸡、种点莲子,收入够用的。”我问他:“您一待就是四十年,不寂寞吗?”他說:“还好,三十年前看水,一晃就过了。十年前,这里通了电,又有了电视看,日子过得蛮好。”

再就是养狗。“四十年来我养了近百只狗,但我从来没卖过也没吃过一只狗!”老张说,狗的寿命也就十多年,四十年来他亲手埋葬了老死的狗二三十只,其余的都送人了。老张说:“今天这三只狗中叫得最凶的那只白狗,也已十一岁多了,寿命也快到了……”说着,老张眼里泛出了泪花。我见此不由得把老张合身抱住,没承想,那只白狗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突然对着我拼命地吼叫。老张松开我,朝白狗挥了挥手,白狗就不再吱声。

我与老张握手道别,那只白狗紧挨着老张的脚摇着尾巴,也在送我……

责任编辑:秀丽

上一篇: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

下一篇:青涩灯光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