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毕生开放的花朵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肖丽

喜欢威海这座三面环海的小城。四月间,崖头山林仿佛一夜之间就变白了,槐花盛开的日子,蜂蝶起舞,槐花的香气,香透了这里的山岭沟壑,香透了渔村的每一条石板路。这时节,若是你有幸深入那小巷,沿着石板路一直向渔村深处走去,就会发现家家户户门楼前,都有一片硕大的绿盖,那是无花果树的雄姿。

一场春雾之后,那冬日赤裸的枝头会突然冒出小小的胚芽来,那不是叶子,那是果实——无花果。其实,它哪里是不开花的树啊,不过是将花藏在心中罢了。当果实熟透时,才能看到它深藏于心的红红花朵。果实——枝叶——花朵,这是一个相悖于世俗的生命,是奇迹,是谜!

开始喜欢无花果树,是因为当地的一个传说:威海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冬暖夏凉,与欧洲十分相似。很多年前,几个英国传教士来到了这里。他们脱下西装,换上土布长衫,脚穿千层底布鞋,挨家挨户宣讲上帝的福音。可是,渔家人有很多的神——海神、灶王爷、龙王,年年鱼汛来临之前,虔诚的渔家人家家户户点上香炉,摆上碗筷,向他们的“神”祈求平安。对于外乡人的到来,他们不是挥手谢绝,就是干脆来个闭门羹。

那时,渔家人的院落是冷清的,门前几丛韭菜,几垄大葱,便是院前的风景了。不知从哪天起,这些传教士带来了一种神奇的树苗,插上便活,落地生根。开了春,叶子尚未发出,枝头就结出密密麻麻如黄豆大小的果实。几场春雨下来,果实变得婴儿拳头大。初夏时果实就熟了,其甜如蜜。夏日里,华盖如伞,出海归来的渔家汉子接过婆娘递过来的果子,一边品尝一边乘凉,如此,再大的风浪也都平息了。秋风一起,无花果树又是一树的果子。秋风越凉,果实越甜,直把那渔家人的日子连同渔家人的心一同润红润甜了。

开始时,不知是哪家心软的大婶把树苗接了过来,栽在门口。也不知从哪天起,家家户户已经绿树成荫。于是,佛龛取下了,渔家人脸上有了自信,腰杆也挺直了。

真正熟识无花果是在那个生病的夏天。由于远离家乡,我像一朵流浪的云,漂荡的浮萍,在家乡与异乡之间飘荡不定,无法扎根。有一天,我的脖子肿得夸张,B超诊断结果是严重的甲状腺肿,医生不无忧虑地说:“只能手术了,否则把气管挤坏了就没办法了。”

这种手术很容易失声,术后也难以从事脑力劳动,还要终生靠药物维持。我不甘心成为一个半残废的人啊!真不如自行了断,一了百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我这样胡思乱想,可是,看看年幼可爱的儿子,情深义重的丈夫,还有年老慈爱的父母,我实在不忍心撒手离去。手术前一周,情绪坏到极点,两天不吃不喝。那天下班,看到路旁一位农妇提着一篮初熟的无花果在叫卖,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感到饿了!买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8个。好甜啊!下咽的舒畅竟让我忘记了将来的一切。不承想之后的几天里,我的脖子渐渐细下来,浮肿的眼睛也一点点恢复了往日的形状。我知道这是无花果的功劳,是这神奇的果子救了我。

又是一年春天到。百花开放之间,我的目光总是深情地落在无花果树上。今晨早起,我挂念着那些无花果树。特意从闹区走出,拐进渔村深处。眼目所到之处,看到无花果樹的枝头已是果实累累。夏天要到了,无花果正在成熟、饱满,那么隐藏在心的花朵呢,是否也到了该要开放的时候?

无花果,毕生开放的花朵!

原载《2019胶东散文年选》一书

责任编辑:青芒果

美术绘画:王建波

上一篇:青涩灯光

下一篇:写给安安的一封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