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人妻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宁新路

女人为人妻,是天理,也是归宿。女大不能养,到了嫁人的年龄,即使别人不着急,自己也会日思夜想的,企盼嫁个如意郎君、好人家。古时,女子到了十八岁,既是嫁人的最佳年龄,也到了最大的年龄。过了十九岁,就算大龄姑娘或老姑娘了。

一个女子,小小十八岁就要为人妻,在今天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十八岁的女子,是个什么年龄的季节?是一朵花含苞欲放的季节,是心怀梦想的季节,是青涩的果子将要成熟的季节,也是没有脱离稚气的季节,还是玩心十足的季节。这个季节的女孩,就成了人妻,将面临的是什么呢?面临生子,侍候夫君,面对公婆,料理家事。这么多的事情,一夜之间落到了稚嫩的肩上,哪一桩都是沉甸甸的。

这是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一个女孩,昨天还是母亲眼里的孩子,一旦跨入婆家门,肩上就有了这么多担子,而这任何一副担子,也会把娇嫩肩膀压弯的。

别的不说,单说生子和做饭的艰辛,就会让一个花季女孩,很难轻松接受。生子,对任何一个女子来说,是惧怕的,也是无奈的,也是由不得自己的事。情愿不情愿,往往一夜之间,就决定了要成为人母。至于下厨做饭,这“男主外、女主内”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已成了女子天经地义的事,不管愿意不愿意,那在男子眼里早已成了女子的分内事,没有理由不接受。所以,女子嫁前,操练过厨艺并心甘情愿围着锅台转的,那还好,如若嫁前没有执杖过刀、做过菜的,也没有想法嫁人侍候谁的,那就要面临挑战了,也会面临危机。在旧时,因不愿、不善操持家务,被休了的女子,是没人敢要的。所以,旧时女子,除了官宦、大户人家媳妇,没有哪个普通百姓的女子,不把下厨做饭不当回事的。下厨做家务,是上苍赐予女子的劳苦,是分内的天职,还是一份幸福和享受。这好像都在其中了。

我的奶奶十六岁嫁给我爷爷,我的母亲十八岁嫁给我父亲,我的干妈十三岁嫁给我干爹,我们村父辈以上的女人,大多都是这个年龄嫁人的,最小的还有十岁嫁过来的。这么小嫁为人妻,还是孩子年龄,还是玩的年龄,会下厨做饭做家务吗?我奶奶不会,我妈不会,我干妈也不会。不会,她们也得做,进门第一天就得做。如手脚麻利,少挨点儿骂;如笨手笨脚,好吃懒做,那挨骂是必然的,甚至挨打也是可能的。为此,我的奶奶,我的妈,我的干妈,毫无例外地受到了婆婆的责骂,还挨了丈夫的怨打。不会、不干,必然“逼着鸭子上架”的。她们都是这样逼到不敢不下厨、不做家务,逼到不敢偷懒、不敢懈怠的地步。

在我懂事的时候,我的奶奶已六十多岁,她从嫁给我爷爷的第一天起就做饭、干家务,快五十年了,一日三顿饭,大多天天如此。五十年,还有直至后面的十年,我爷爷去世,她除了生育两个孩子,除了下地干活,除了承担缝洗等日常琐事外,她为她嫁的这个男人,做了近六十年饭。她做饭手脚麻利,在烧柴的浓烟弥漫的伙房里,能很快烙出饼、做出各种面食,炒出爷爷喜欢吃的菜;我妈从嫁给我父亲的那天起,每日天不亮起床,烧煮稀饭、与男人同时下地干活儿,从地里回来再张罗开饭、洗涮,再下地干活儿,中午回家再做饭,侍候丈夫和孩子吃完,再洗涮,喂养猪羊鸡,再下地干活儿,收工再下厨做饭,再洗涮,再喂养猪羊鸡,直到我父亲去世,才不再为人做饭、侍候人,算起来长达五十多年。五十多年,她会做奶奶做的面食,也学会了做鱼,还会炒各种青菜。这五十多年,她生了八个孩子,两个夭折了,六个孩子都吃了她近二十年饭,相继远走高飞了。我的干妈也是从嫁人那天下厨的,她与我母亲的劳作、侍候人、生育等所受的苦毫无两样,只是她一口气生了九个孩子。她每天除与男人同时下地劳动,与男人同时回来外,便是做家务、拉扯孩子,想法让九个孩子吃饱。尽管看上去像服劳役,而她却总是笑呵呵的,把九个孩子养成了大小伙子。她同我母亲一样,为丈夫、为孩子做了五十多年饭。尽管她做的饭都是简单的面条、馒头,馒头、面条,而这样的饭一做五十年,把它说成是服劳役,毫不夸张。

不管这种劳役,愿不愿意,成为人妻后的我的父辈、祖辈,我的姐姐、妹妹,还有村里那一茬茬成为人妻的女子,无一例外地从做人妻后的那天起,操起了锅碗瓢盆,尽管有一千个不情愿,但也无力改变人妻的传统习惯。

女人下厨房,究竟是传统文化的元素,还是传统的陋习?使得女人比男人平添了份难以摆脱的辛苦,也显得女性比男性更为伟大和重要。也许前者是上苍的意图,后者也是上苍的赐予。

这种意图和赐予,被那些温柔善良的女子接受了,被血液里流着传统文化的女子传承了,她们把操持家务当作生活中男女的不同分工,默默地接受下来,还有更多的女子坚信,要“抓住”男人的心,先得“拴”住男人的胃。因而许多聪明女人,会接受、学会那美妙和烦人的烹调,能做出可口和绝伦的饭菜,让丈夫享受到女性的温馨与非凡,也成了男人牢牢围着女人的纽带。

到了今天,女人对这种意图和赐予,也许从骨子里反感透顶了,更多的女子是痛恶下厨房的。嫁前,她们已给夫君宣布,并让其承诺,为人妻不会做饭,更不学做饭,甚至不生孩子。答应条件就嫁,不答应就“拜拜”,对方居然答应了。

两人走到了一个巢,吃是免不了的事情。谁来做饭?有人承诺做饭,而承诺会一时算數,但菜谁来买,饭谁来做,日久天长会成为严峻的现实。婚前承诺过做饭的夫君,喜欢做饭并把它当作一种享受的夫君,日日下厨无怨言;压根忙或不喜欢下厨的夫君,新婚之初下厨,然而时间不长,就会感受到下厨不仅辛苦且要消耗大量时间,便会找到多种理由不下厨了,要么到婆家、娘家蹭饭吃,要么买方便食品或吃食堂、下馆子。有些夫妻,几年把住家附近几条街,甚至半个城的饭馆都吃遍了。

日日从外面找饭吃,毕竟不是办法,总有吃烦了外面的饭或懒得出去吃的时候,那就得做。谁来做?谁也不想做。妻子责问夫君,你是婚前承诺过饭由你来做的,否则我是不嫁的,你得信守诺言!夫君下厨了,可那是渐渐不大情愿的劳作,所以日久天长,越来越懒和烦,不下厨了。饿肚子是很难受的事情,再美妙的爱情,让谁饿肚子,谁也受不了,吵架便出现了,进而失望、伤心、分手。诸多夫妻,竟是为吃饭而分手的呢!如今年轻夫妻,为不愿做饭和不愿操持家务而分手的,成了一种现象。

女儿是独生女,是从小吃母亲饭长大的,已吃到了大学毕业。她在学做饭。她做的饭,虽然比不上她母亲,但也能烧出几个像样的饭菜。这是我们引导的结果。她是压根不愿下厨的,她说,嫁人不做饭,两人吃食堂。我感到这是不懂事的话。我曾经告诉她,做女孩,为人妻,不管才高八斗,也要吃好一日三餐,靠吃食堂、靠男人,是靠不住的,得靠自己;一个女人不会做饭,就等于不会生活,就等于与夫君缺少了情感交流的筹码,也就渐渐没有了发言权,这样的生活会越过越淡。女儿明白了这个道理,跟她妈学到了做饭和做家务的不少本领,可以做出一桌丰盛的菜了。我说,你会做饭,可以嫁人了。在我看来,女儿下厨会做饭,同获得大学文凭一样重要。

做饭和做家务的意义,在于给心爱的人一个温暖如春的家,而为一个男人心甘情愿下厨的意义,在于是否值得,值得的话就是一种享受和幸福。而为自己儿女下厨的意义,不在于值得不值得,为儿女付出辛苦,就是一种享受和幸福,天下父母都乐意接受这份享受和幸福的。让男人下厨房,总是那么的靠不住。因为骨子里,男人的眼睛总盯着外面的世界,他们希望家是女人的世界。

做人妻是件不简单的事。下厨做饭,如若是一种享受和幸福,那就是女人优良品质的传承,也是一种婚姻家庭重要文化的传承。这也是女性、母亲的伟大所在。

越来越体现男女平等了,祖辈、父辈男尊女卑和嫁人吃饭的时代远去了,那么无论时代如何变,饭还是要吃的,厨还得有人下,这已不单纯是家务事了。

好在今天大多女子还在厨房里忙着,她们在辛苦着,也享受着、幸福着。那么都来向做一手好菜、操一手好家务的人妻,深深地鞠躬吧!

责任编辑:秀 丽

美术插图:知 止

上一篇:生命里的祖国

下一篇:何必桃源是故乡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