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大圣前传》的前世今生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我面对着爬满了汉字的稿纸,一阵阵发呆,一阵阵自说自话。

这些东西,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这些不是“东西”的“东西”,塞进巨大的印厂,出来的,就是叫作小说的书吗?

我,“白头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汉,竟然弄了一本叫作《大圣前传》的书。我总得交代清楚,神通广大的“大圣”,因何来到咱的笔下?

大约是二十年前的酷夏,我出差厦门,半个月后回到北京,推开家门,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兰之光一行四人,把我“捉”个正着。他们笑说,已经在北京“蹲坑儿”,“蹲”了四天,一定要俘获我。兰之光拿出两个电影题目约我写。一是《二泉映月》,二是《三万金猴》。“二泉”要写的是二胡圣手阿炳。我在音乐学院学过二胡,一说这个题材,立即好像用胡琴的马尾琴弓“锯”我的心一样,痒得受不住。那么“三万”呢,当然要说的是中国动画先驱万籁鸣和他的两个兄弟,俗称“三万”。动画《大闹天宫》,是万籁鸣的杰作。“二泉”哪,“三万”哪,都让我心旌摇曳,我索性闭了眼睛去抓阄儿,抓了“三万”。上影厂的伙计们全都鼓掌,都说就这么定了,立即请我吃火锅,麻辣烫,以示庆祝“开笔大典”。我不知深浅,一边被麻着,辣着,烫着,一边情不自禁地往他们设的套里钻。看吧看吧,万氏兄弟和动画儿!动画儿和孙大圣!我的胡思乱想一开台,就手舞足蹈没个边界。这时候,肠痉挛来配合了!火锅里的涮肉腥膻冲天,我的肠子七上八下绞痛。终于,我一头栽倒在肥牛猪血之间。“上影厂”把我抬出火锅城,送回了家,吸开了氧气。

我当然不知道肠痉挛是不是“大圣”作怪。这位“仙爷”,钻进钻出铁扇公主的肚子,乃是尽人皆知的“小意思”。

那天,真个称得起开笔便“大圣附体”吗?俺的肠子一阵又一阵扭曲抖动,变着花样儿整治我,好生隆重!

上影厂要的是中国第一部“人偶片”,人与动画共舞。从某种意义上说,万籁鸣是中国动画人物的“上帝”“造物主”。他创造了一个丰富而又神奇的动画世界。他就生活在动画之中,甚至可以说,万籁鸣本人就是有生命的动画!翻开中国动画史:他们兄弟1926年创造了中国第一部动画试验片《纸人捣乱记》;1933年创造了中国第一部动画片《骆驼献舞》;1941年推出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一切从无到有,一路披荆斩棘,多少可歌可泣而又浪漫动人的故事?!

我立即开始触摸这些奇特的素材。我刚从欠开的动画世界门缝里,闻到一点儿味儿,便被“电”到了,变得五迷三道。进入写作的季节,我亢奋无比,幸福得要命。只有进入创作时分,才能证明俺是个大活人!我一会儿全无自信,如一只丧家之犬;进而全盘自信,恰似天王老子,四顾无人。我在自信与自卑的交替之中,在稿纸的格子中横竖爬行。为了避免被对号入座,剧本里动画历史的沪上人物,如万籁鸣钟情的那个小女子,花费巨资支持万籁鸣动画创作的投资人,连万籁鸣自己,在我这儿也不得不用了化名……如此这般,在大框架历史真实的原则下,我自己给自己松了绑,获得了极大的写作自由。因此,我也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万先生的“动画猴园”,甚至感觉自己也成了一个动画,神奇地成了一个永远无关俗世的赛璐璐片儿!天哪!俺在这番写作过程中,羽化成仙啦!

那阵子,我所在的单位,赐借了一间小房子。此屋原是公厕,豪华到了白瓷砖到顶的地步。这个小闷罐儿,也可以说是个不透气的“保温瓶”,需不需要发汗都会沤出一身身臭汗。我无法错过动笔的时机,整个夏天,我已经混迹动画王国,回不了头了。我不得不把整个夏天拥入怀间,天天挥汗如雨。门外,向左五步,是男生的尿池子;向右五步,是男生女生都不来的地下室臭水坑。门口,堆满了男人女人的垃圾。不用说,这里是另一个王国——蚊蝇王国!很快,所有从不相识的苍蝇蚊子,一下子成了至爱亲朋。它们,不停地向我明送秋波,盤桓爱意。我无怨无悔地和蚊蝇共舞;我把生活中任何龌龊全都丢开;我尽情享受创作的恣意抛洒。实不相瞒,我已经身在得意忘形的边缘了!

那一日,我干完了白天的活儿,躺下睡黑天的觉。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忽悠忽悠飘浮起来,手捧“令箭”,闯入包括大圣在内的全武行戏曲人物之中。我吆五喝六,花拳绣腿,误打误撞,一下子从床上摔到地板上,把自己摔醒了。

我在冰凉的地上躺了老半天。

这时候我知道了:我刚刚经营的一切一切,全是梦。

第二天,我发现,我的左脸和左眼睑下,各有一片青紫……

《三万金猴》出世了!

当这部打印的电影剧本传到该厂领导手上的时候,把诸位的手烫着了。

领导认认真真地算了算拍摄费用。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电脑还是很耗钱的怪物,动画的每一个动作,都要电脑一帧一帧地制作,然后再与真人实景合成。好一个“人偶大片”呀,粗略估计投资要七千万元。

不要说什么上影厂,就是再弄个下影厂,也得后退,后退,退!

上影彬彬有礼地组织了讨论,并且给了我一个文字意见:大意是初稿认可,作品偏长,需删减修改,动画部分应占全剧百分之四十左右。同时,略付薄酬。只要我不犯肠痉挛,随便可以吃些火锅之类,以示有始有终。

后来我才弄明白:

俺的大圣,毙了!

毙了?毙了!

我默默地哀悼自己,并且告诫自己“节哀”。我消沉了一些日子,将“大圣”束之高阁,矢口不提这个东西。可是,这东西还是不断地闹事儿,从心里往外冒,犹如老牛倒嚼,无法阻止。

我的这一场心火,实在浇不灭呵!于是,我又重新开进白瓷砖创作间,开始了将电影剧本改为小说的活计。

这一版小说的题目是《人猴共舞》。

出版社是中国青年出版社。责任编辑为小说写了一段激情洋溢的内容简介:“被誉为‘文坛奇人的著名作家韩静霆,以其饱含才情的笔墨、精巧绝伦的艺术构思,潜心营造了一个植根于现实的奇特的童话世界。这里现实人物和动画精灵们相融互动,这里交织演绎着充满爱恨情仇的动人故事,痴迷于动画艺术的主人公万家鸣,跟狡诈凶残的川岛展开了惊心动魄的周旋与争夺;获得血肉生命、灵性真情的卡通阿娇,为护佑万家鸣和他制作的孙悟空,忍痛嫁给仇人并壮烈自尽……小说充溢着神奇的想象,浪漫主义的情致和神采难能可贵……”这段文字,充满了班主任一样的偏爱和褒扬,我十分感动。

可惜这位责编没等这本书上架,就退休了。

时光的列车,开进2018年。

虽说是《人猴共舞》已经问世了,老汉依然心有不甘。我总是因为这个东西没能尽兴挥洒“猴性”,笔下的猴王没能随心所欲折腾出“本色”,郁郁寡欢。特别在夜里,俺冒着跌扑到地上的危险,揣摸着大圣的手段,没完没了……终于,我又一次痛下决心,伸开拳脚,再一次全面修订这本书。

任凭耗时,耗力,耗心血,耗精神,不管耗什么,我都不怕。正像戲剧前辈所言:你便是瘸了我腿,落了我牙,歪了我嘴,我也不能不在这条道上往前爬!

这本书稿又一回出世了!

书稿刚刚草毕,还冒着热气哩,俺想找个“槛中人”,听点儿鼓励和表扬什么的。老汉也不能免俗,而且,我这颗修补过的心脏太需要些强心剂了。

别说,我还真的找到了一位傻里傻气的“知音”。

这位中国最有名的某文学杂志头领,阅卷无数,直阅得自身骨瘦形销。此公听我在电话里绘声绘形吹嘘了小说的来龙去脉之后,便以其大编辑的敏感,脱口而出:

“哎呀,太好了!你这是大闹天宫前传呐!”

什么什么?大闹天宫?还“前传”?

本书正愁没有好的书名注册,曾经罗列过《猴王附体》等许多书名,没想到让此公一语点中!

《大闹天宫前传》,借“壳”上市,借“闹天宫”之壳,造本书之势,很有意思。

可惜,有人告诉我,《大闹天宫前传》有人注册了。

那么,就将书名改为《大圣前传》吧!

我又把这部书稿交给一个老朋友,大学的文学系教授,想请自家人说自家话,到底评估一下,我为本书“死去活来”,值不值得?

她认认真真地看了,想了,回话了:“这是一本小众的书!”

什么什么?“小众”!这个评价很深奥,而且,在后面,她的话更费解。她说,以往的文学理论,不那么好概括这本书。也可以说,这是一本“奇书”。是奇特,还是奇怪?我这个老汉呢,生得很怪诞吗?

不论怎么说,《大圣前传》还是要付梓了,亲爱的朋友们,祝我今夜睡个好觉吧!

责任编辑:黄艳秋

美术插图:韩静霆

上一篇:象牙手戳

下一篇:捉黄鳝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