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青涩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酷暑,晌午。

“嘒嘒嘒”“唧唧唧”……无数的蝉儿附在枝丫,恣意鸣嘶。蝉鸣声一浪掩过一浪,在空中打转回旋,落入地面钻进泥土,将村庄团团盖住。村人觅个凉快处,在地面铺条竹席,或将门板卸下平放,四肢叉开躺下,午休。呼噜声枕着蝉鸣声。

荣兴打个盹儿,爬起,悄然出了门。空中腾着白雾,热浪扑涌而来。他嗅嗅鼻,草木炙烤的焦味在鼻间漫溢。他手执渔叉,锋锐的钢刺白光凛凛。渔叉附着三米长的竹竿,竹竿末端系着10来米长的麻绳。他趿拉着拖鞋,循着滚烫发白的泥路,步入野河畔的树林。杨树、榉树、楝树撑起密匝的枝叶,斑驳的阴影笼在清澈的河面。他蹲守河畔,潮湿的目光紧盯水中。他谙熟,鲢鱼们结伴在浓荫下憩息,幽深处气压沉,缓不过气时,鲢鱼随时会浮头喘气。

一支烟的工夫,水中映现一摊蚕匾大的阴翳,七八条鲢鱼咧嘴喁喁,吱吱冒着水泡。荣兴心头一颤,迅捷袭击。他举起渔叉,瞄准鱼群,“嗖”,一道白光,向目标飞速刺去。“啪啦啦”,鱼儿在钢刺间挣扎,河面洇出赤水。他缓缓牵回手里的细绳,三根钢刺径穿鱼肚,鱼生生戳住,扑落落,死命扇动尾巴。他从钢刺上掰下鲢鱼,一斤多。不多时,又叉住了一条。他将藤条穿过鱼鳃,把俩鱼穿一起,拎手中,晃荡晃荡回去。

隔壁婶子摇着蒲扇,眯着眼,虚躺竹椅。荣兴见了,从藤上掰下一条,笑盈盈递与她:“婶,刚叉到的。”婶子绽开笑颜,道着谢,随手接过鲢鱼。

娟子闻声从内屋步出。她与荣兴同龄。见到荣兴,红扑扑的脸颊即刻漾出笑靥,但羞赧瞬间涌出,她立地敛住笑,笑靥凝固在脸蛋儿。陡地,脸上泛出朵朵红晕。

荣兴见了娟子,心头一热一慌,踅进家门。

荣兴家境贫寒,平时很少买猪肉,但他聪颖手巧,自小是村里捕捉高手。一年四季以逮活食作荤腥,摸螺蛳、河蚌、河虾,捉黄鳝,河中捞鱼,竹林逮鸟,日子滋润,餍足。

娟子还是小女孩时,荣兴去野地捕捉,娟子屁颠屁颠跟随他,似脊背拖着的长辫。到了田野,小女孩心散,兴趣多,常被身边的野花、野果迷住,逗蜂追蝶,结果常常徒手而返。荣兴呢,总有收获,他将猎物匀些给她。回到家,娟子诓父母,说是自己亲自逮的。父母夸她能干,娟子咧开嘴,痴痴傻笑,很惬意。稍大后,姑娘害了羞,不好意思随荣兴出入。荣兴呢,仍将猎物匀给娟子。与娟子家分享,咀嚼着,他觉得分外有味儿。

夏夜,黑咕隆咚。荣兴抱着丝网、鱼篓,蹑手蹑脚地出了村。“汪汪汪”,犬吠声在夜空回荡。他孑然去了养鱼的水塘。轻轻沿岸跃入水中,将丝网徐徐张开,撒入水中。布好网,他开始游弋,用脚使劲儿搅动水面,惊得鱼儿四处蹿蹦。不久,“噗咯、噗咯”,水中传出响动。有鱼钻网了。他开始收拢渔网,将粘住的鱼儿从网丝上扯下,一条草鱼、一条鳊鱼。他提着竹篓、渔网,湿漉漉地攀上岸。

一道刺眼的手电光迎面射过来,荣兴躲避不及。村里的管水员途经时,见塘中有动静,立岸边窥视良久。他束手就擒,被送往队长家。清晨,队长召集村民开会。荣兴土头土脸,众目睽睽之下,上台作检查,认了错。他声音低沉,沙哑;始终埋着头,不敢抬眼正视。台下的娟子默默注视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荣兴一下子蔫了。他变得沉默少语,郁郁寡欢。遇见娟子,他局促,尴尬,脸红到脖颈处,避得远远的。空闲时,他还是摸螺蛳、河蚌、河虾,捉黄鳝,捞鱼,逮鸟。只是有了收获,不再分给娟子一同分享。嚼着碗里的荤腥,他的心悬着,空落落的,荤腥似乎变了味儿,再不比先前似的鲜美,甚至覺得苦涩难咽……

上一篇:苏州娪嫚

下一篇:忽闻雨滴井边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