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玛雅群岛的关卡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陈景军

玛雅人从来没有远离,只是大隐于形,以妈妈的形体出现,为爱人和孩子遮蔽风雨,指点迷津,引领未来。当你紧急喊“妈呀”时就是在呼唤玛雅,她会携外星智能马上解救你。

因为妈妈的缘故,每一个孩子都具足玛雅智慧,那身体的柔韧,那心思的通透,那构想的奇巧,那志趣的烂漫,那适应的强大,那学习的积极,那性灵的纯净,无不是印证。只是随着年岁增长、地球社会的同化、功利世界的熏陶、世俗文明的融通,玛雅智慧逐步消失,及至长大后神形归于常人。

2046年,地球实现了人类永生的预言,在海洋深远处,玛雅群岛上,拥有永生的密码。

第一关 疾病

去远方旅游,得花费很大一笔金钱,可那是儿子亚歌的愿望,作为母亲,总要想法帮他实现。娜娅决定一年不进美容院,只在家里用鸡蛋清、黄瓜片、过期酸奶等作环保纯天然面膜美容,省出钱来做旅游费用。旅游地湖边的一堆石子都能让亚歌专注玩半天。小孩子的快乐是那么纯粹,又是那么简单,唾手可得,看着他,吹着湖上的风,娜娅也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心里十分坦然,摒弃了闹市里蝇营狗苟生活带来的焦躁,孩子在哪儿,哪里就是全世界。

可旅游回来后,亚歌就整天地疲惫不堪,持续发烧,刚开始按吹风吹感冒了治疗,后来进一步检查,晴天霹雳:亚歌患了急性白血病!在亚歌化疗期间,全家人都在为亚歌做骨髓移植准备,等待捐赠骨髓库符合配型的骨髓,时间太漫长了,况且除直系亲属配型外,骨髓移植的配型成功率仅有万分之一,骨髓、脑髓,是已经广泛应用于医疗的3D打印技术的空白点。

亚歌爷爷是最早来医院的,医生体检完爷爷身体后,否决了他的配型请求,“老朽了,还有什么用?”爷爷是哭着走的。亚歌爸爸在等待配型结果时,亚歌奶奶带了养老的钱来到医院,说是全部的积蓄给亚歌作手术费,“只是……只是……亚歌爸爸身体也不好……我们全家、你们全家都靠他……”奶奶欲言又止,恨透了亚歌爸爸不争气的身体。亚歌爸爸不置可否,这让娜娅失望透顶。娜娅在做配型检查时,却发现癌胚抗原指标超过正常值,需做进一步检查,癌症?娜娅不敢做最终的检查。

当面对挫折、疾病、死亡时,才知人生是一条独行路,想与人诉说交流,又害怕别人的问候;想一醉方休,醒来又更加难受;想躺下睡个天昏地暗,又睡意全无;想放弃放手,又不舍滞留;想痛哭大喊,又意志衰微,断断续续。娜娅只是在狭小的客厅里踱步,窗外的花草虽近,与心太远;有人、车经过,与己无关;风声雨声喧嚣声,不愿沾染,世界只有孤独。娜娅只是不知疲倦一圈一圈地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最终精力干竭,瘫倒在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想起又站不起,欲起又不想起,神志模糊,混沌了生死。

第二关 爱情

刚和亚歌爸爸结婚时,娜娅很是得意,身上随随便便长个东西,不知不觉带了一二十年,有知觉时感到还挺碍事,却被他看作宝贝了。自从亚歌有病之后,娜娅心力交瘁,过去的性爱总是做好的饭,随时掀开锅盖来吃,有汤有水,吃得酣畅淋漓;现在的饭都得现做,做半天还熟不了,耐不住性子掀开锅,吃了一口噎上半天还咽不下去。自检查出癌胚抗原指标超过正常值后,亚歌爸爸就不再近娜娅的身了,晚上通常是一夜无话,他打呼噜或均匀地喘气,抑或听不到呼吸声,娜娅在听不到他呼吸时,常紧张地用手指试他的鼻息,后来发现这竟成为和他最亲近的接触,他在床上和衣而睡或偏安一隅,躲避娜娅的身体,这张结婚时为滚床单畅快特制的大床宽得让人崩溃,终于理解了文学作品里过去认为是胡编乱造的夫妻“一夜无话”的表述,真是太有生活了。

在亚歌化疗的间隙,娜娅灰心地决然地和亚歌爸爸办理了离婚手续,没有身心交融的爱情和身心担当的亲情,还有什么盼头?没有盼头的日子不过也罢。把亚歌治疗的事宜安顿给亚歌爸爸一家后,娜娅踏上了去玛雅群岛的路程。出发前,娜娅去父母家待上了大半天,什么也不说,偶尔唠两句闲话,曾经娜娅在母亲的子宫里也不说话,虽空间促狭但很惬意、温暖和安全,如今父母的家也很逼仄,但娜娅的心是久违的宽松和舒服。可待得太久了还要赶路,踏出房门的那只脚拉动了泪腺,娜娅总是想哭,生活充满了分娩的疼痛,每个时间节点任务的完成都是新生,娜娅已疼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忽略了、忘记了、难以瞻望新生的喜悦。

娜娅过去每次出差前总要回家和爱人极尽缠绵,缓解、释放紧张情绪,吸附、增加硬汉气质和安全感。这次没有爱人的娜娅开车去机场要过七个红绿灯路口,等不及排队并入其他行车道两次,往往并入的车道还没有原来的车道畅快,没有并入其他车道却总是通行缓慢,娜娅在一再的犹豫懊悔中来到机场。机场检票口,男闺蜜文各恰巧也在等安检,娜娅上前搂上他的一只胳膊,悲伤又愤慨地哭诉道:“我把他当日子过,他拿我当礼拜天耍呢;我和他过两口子,他却怕我给他染上病;我驮着他过河,他却猛踩我一脚差点把我踩淹死;我和他讲的是感情,他和我跟儿子谈的是利益,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忘了我……”文各任她倾诉,没有打断她的语无伦次和言不及意,直至航班催促的声音。

第三关 海关

飞机降落在玛雅群岛最外围的岛屿处,需要在这个唯一可以进入玛雅群岛的边境海关办理入关手续,玛雅群岛地势险峻,峭壁侧滑得落不下一只飞禽,边境海关位于岛下激流涌动处,有涌动说明有缝隙,才有无人驾驶核潜艇可以载人出入。玛雅群岛是传说中的流放之地,送到这里可能终老一生,却又是天堂之选,这里的人们乐不思蜀,至今没有愿意出关者。

海关里只有两名不知姓名的工作人員,主要负责入关人员的医学检查鉴定和入关签证办理。两名工作人员足够了,玛雅群岛固若金汤,布下天罗地网,激光扎不进,导弹打不进,未经认证的潜艇钻不进,军事防御得严丝合缝、毫无漏洞,曾历经数次战争,所有攻击都在群岛周围及上空一一化解,群岛毫发未损。两人待的时间长了,日子慵懒散漫,索然无味,不屑聊天娱乐,没有必要记得名字也就忘了自己的名字,等待着几年后退休,回玛雅群岛过上永生的日子。

上一篇:暴雨梨花针

下一篇:睢宁,一个从不拒绝成长的县城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