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给予土地以生命的吟唱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陈寿新

春和景明的日子,我踏上了古下邳这方土地。

如果说对这片土地有个人记忆的印迹,可能源自基因里某种传承。躺在竹床上数星星的年岁,某夜,父亲说,他参加淮海战役,打得那么畅快淋漓,他是与他战友说属于他们的故事,我在装睡,他们议论,那是近代史上关乎国家民族命运前途的重要一战。我方称之淮海战役,运筹这幕好戏的最高统帅以他一以贯之的浪漫情怀,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我们吃了锅夹生饭。背后呢,是支前小车的滚滚洪流,推着小车的是百万男女老少。那一方有另样的称谓:徐蚌会战,失却民心,溃军山倒。于是,才有我辈抚摸着红领巾写作文,歪歪斜斜地写出这样的文字——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

踏上这方土地,沧海桑田,不再是或枯燥或生动的文字,我们的脚下,覆盖着历史岁月层层叠叠的棉被,它是如此的厚重。当我们心怀敬畏,轻缓掀阅,尽管有乱絮飞扬迷了双眼,还是能清晰地看到,在这里,就在这里,有我们这个民族的文明走向。

岠山,海拔仅两百余米的山冈,典籍中、历史上却在中原文明略占有重要地位,如同它雄踞的土地,一次次成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扼要,放眼所及,对于来自层峦叠嶂的南方人来说,那只是一个山丘,小小的山丘,可它是“岠”山,仅“山”不够,还“巨”哉!好吧,山顶极目,四围都是平直的地平线,真正的地平线,一轮红日喷薄而出。这不仅仅是意象,我仿佛看见大河决口、浊浪滔天。奔流地霸道地夺泗入淮,卷来莽莽高原淤积千年万年的泥土砂石,席卷去一拨又一拨的金戈铁马,辉煌与繁华,四散的人流,不会有李白胸中“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豪情,只有回首故土的悲苦,于是,一轮笙歌与杀伐黯淡了下去。几千年岁月,周而复始,最近的一次,是四百多年前的大地震和天河大决堤。后来呢,只听见时间静静流淌,静静的,一切都渐归于平静,就像这古黄河,此时海晏河清,波澜不兴,先民祈愿,睢水安宁。

我俯身拾起一个泥块,灰白似玉,却坚硬如铁,陪同的宣传部副部长言之凿凿,那是从汉城墙上走下来的,这才意识到,我的脚下文化断层生生地直抵于汉代,专家考古,试着进行一段挖掘,那汉城池,墙高5米,墙基32米,城墙都能跑马,宽达16米。这里也曾歌舞升平,可让历史留下的,是西门城楼上枭雄吕布、曹操演绎的令人唏嘘的故事,一部三国志,半部在下邳!往前溯,项羽、刘邦出演着壮怀激烈一幕幕,留侯张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就从这里,从圯桥三进履起步,功成名就却能急流勇退,名相者,千古子房。再往前溯,仅是一念,为了那一句承诺,季札挂剑。还是回溯,翻过战国、春秋,再往前翻过周、商、夏,到奚仲封国,凡此种种,共同构筑着东方伟大民族文化基因,谋略,热血,勇猛,顽强,同时又不乏诚信、谦和和忍让。

当地采风的新闻稿中,采用了这样一幅照片,我头顶草帽单膝跪地为一群老太太拍照。那是在养老院,仅是一个行政村一级的养老院,一群老太太坐在似锦花坛旁沿,除扎着的头巾留有她们曾战天斗地,走过困苦的一点岁月尘象,我再难寻哪怕一点儿模糊的印迹,她们脸上是那样的平和、恬静、从容、满足和幸福,我询她们高寿?老人们用满是泥土、很硬很硬的梆子腔自豪地报出个人的岁月,78、80、83、84、87、88……她们“很生气”地纠正我说,这里不是养老院,是幸福院!她们说,可得使劲地活,现在党和政府政策这么好!事后我觉得自己跪得自然舒畅,也是对这方土地的崇敬。那一刻,我首先想到的是母亲,自己的母亲,她要是也能坐在这里,坐在她们中间,于我该有多好?记忆中,因自然地理的原因,来江南讨生活的手艺人,带给人们苏北贫穷落后的印象,穿着打扮也不那么讲究,可眼前整洁的村舍、智能机械化的农业管理和上下班的新型农民,让我们实在真切地体悟乡村振兴的美丽画卷,我对数字天然迟钝,记不住某个乡村某一天电商的销售额能达多少亿?但这张照片,让我记住了那叫高党的地名,一个行政村居然有乡学院、礼堂和村史馆。暮色四合,书场里响起了柳琴戏,乡人叙乡事吟乡情,如此自得自在自信自豪。这些新时代的农民,他们并不是追求城里人有什么,而是让城里人羡慕这方乡土有什么,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也正是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吗?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雨夜那一声“我是您的儿子”,到响彻世界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这是精神世界的辩证法,更是共产党人的精神族谱新时代的表达!于此,在睢宁,在下邳,双沟、沙集、官路、高党……这些以前不曾见过的地名,在我们眼前,展现的是新农村行进的方向,亘古不曾有过的巨大变化,这又何尝不是一个古老大国再次行进辉煌的缩影?

我是佛教文化研究者,自然更关注寺院及佛教遗存,在这里,有中土第一座寺庙,第一位汉族出家僧人,第一次不同母语同仁共同译经,佛教文化也是在这里由上流社会走向民间。羊山寺,九镜塔,美轮美奂的现代建筑水月禅寺,还有活脱脱从文字中走出来的笮融、玄安、严佛调,亦真亦幻。汉民族以其强大的文化自信及包容、开放的胸襟,吸收融通外来文明成果,进而形成中国化的佛教文化,成为中华文明有机的组成部分。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法显、鸠摩罗什、达摩、玄奘……没有这些前贤的筚路蓝缕,我们的词典里甚至没有宇宙、时间、世界、刹那。不同地域的文化,只有交流互鉴,才能开出人类璀璨的文明之花。

我们从历史中走来,还将走进历史,再恢宏的现实,最终只能走进历史的折頁,用文字来抒写。正如高洪波先生此行所言:“思古走下邳,岁月催人急。明德化心性,首功推文艺。”

曾经无比辉煌的圆明园如此,巴黎圣母院亦然!

责任编辑:青芒果

上一篇:暖风伴我睢宁行

下一篇:走进睢宁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