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走进睢宁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余景

初看到“睢宁”二字,我睁大了眼睛,一个堂堂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第一次被一个汉字“睢”的读音困惑了。“关关雎鸠”的“雎”字与“睢”字很相像。但我知道“雎”是形声字,从隹(zhuī)从且(jū),且(jū)亦声也。隹(zhuī)是象形字,指一种短尾巴的鸟,有点像凶猛的鱼鹰。《诗经》中“雎鸠”是生活在黄河边上的一种以捕鱼为生的水鸟。依此类推,“睢”字难道也是形声字,从隹(zhuī)从目(mù),目(mù)亦声也?难道也是一种什么鸟?上网一查,妈呀,吓我一跳,差点闹出个大笑话!

相传,周朝时期,周王到邵国游览, 他乘船沿着一条河道前行,看到成群的隹鸟在水面上飞翔,心情大悦。目睹隹鸟,于是把“目”与“隹”合而成“睢”,以此命名眼前这条水系为“睢水”。睢水流域在汉初建制为“睢陵县”。后来睢水连年泛滥,人们期盼安宁,于1218年改称睢宁县,取“睢水安宁”之意。

睢宁是苏北大地位于黄河故道上一个历史悠久、有深厚文化积淀的城市。穿越五千年中华文明,古黄河在这里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印记,从《诗经》到唐诗宋词,从《史记》到《资治通鉴》,历代文人墨客留下无数千古绝唱,在历史的银河中灿若繁星。

“睢水安宁”,这是人们对这方热土的美好期盼,但在历史上,睢水安不安宁,一直由黄河说了算。据史书记载,从先秦到清朝康熙皇帝统治时期的两千五百多年间,黄河下游共决溢一千五百多次,大的改道有二十六次,平均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黄河流经睢宁达六百六十多年之久,其中,在睢宁决口成灾就有51次,特别是在近360年间共发生了49次,平均7.4年一次。原有的睢水、泗水等河流就先后被黄河洪水冲决淤埋。县城睢宁也两次被洪水淹埋于地下。

4月某日,我带着既忐忑又新奇的复杂心情,从重庆飞来徐州的观音机场,不远千里踏上了苏北大地,走近了这故黄河的身旁。

灿烂的阳光下,安详的睢宁县城,像盛开在绿色大地上一束绚丽的花朵,它迎着新时代的春风,显得格外娇艳妩媚。这是飞天袖间跌落的诗句吗?长长短短的大街,平平仄仄的楼房,疏疏朗朗的花木,浓浓淡淡的色彩,娉娉袅袅的倩影,缠缠绵绵的余音……像沁园春、像念奴娇、像满江红,处处充满盎然的诗意。

车行在睢宁广袤的土地上,到处河曲纵横,水湾密布,像一条条五彩的丝带,连着城市,连着村庄,连着星罗棋布的万亩田园,连着温馨浪漫的万家灯火。河水静静的,绿绿的,像温润的碧玉,融进了万里苍穹的湛蓝。那些飘逸的柳丝,那些柔曼的蒲草,那些摇荡的芦葦,那些波晃的睡莲,还有那些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的杂草,把宽宽仄仄的河道修饰得异常古典娴雅,恰似蒹葭中的秋水伊人。那些游动在水里的鱼虾,那些划过水面的小船,那些掠过天空的水鸟,那些嬉戏在水草中的野鸭,都成了这河曲中最灵动、最精彩的文字,如诗如画一般令人陶醉。

放眼望去,千里平畴到处是宽阔的路面、繁华的城市、美丽的村庄、碧绿的田园、无边的花海、波光闪烁的湖泊、纵横交错的河汊水湾……哪儿有半点儿黄河的影子?这分明就是江南水乡!

然而,这的的确确就是当年黄河曾经奔腾泛滥过的地方,那些河曲、那些水湾、那些湖泊,就是古黄河席卷而过留下的疤痕。元代诗人萨都剌在《过古黄河堤》中曾写道:“古来黄河流,而今作耕地。都道变通津,沧海化为尘。”频繁的决口改道,给两岸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在下邳故城遗址,我们看到一段浸泡在水中的古城墙,像露出水面的半截鲤鱼背,引人沉思。碧野空空,水天茫茫,谁知地底下还埋藏着一个绵延数千年的古城?据资料考证,下邳在春秋战国时已建城,到三国时达到巅峰,吕布、项羽、曹操、刘备、孙权、关羽、张飞等均曾在此纵横挥鞭,故有“一部三国史,半部在下邳”“两汉看三国,三国看下邳”之说。据考古发掘,就在这厚厚的黄沙和澹澹的水面之下,还发现了明清时代的房址、宋代的大型院落遗存、唐代的房址及道路、魏晋时期的房址和汉代夯土台基、排水沟等遗迹,不同时代的城墙层层叠压,历经数千年,多少帝王将相在此建功立业,多少仁人志士在此施展雄才。然而,斗转星移,就在康熙七年(1668)农历六月十七日夜,山东郯城8.9级地震,波及下邳,全城房舍骤然坍塌,部分地裂土陷,城楼城墙夷为平地,死伤不计其数。屋漏更遭连夜雨,七月十二日,黄河花山决口,浊浪滔天的黄河水席卷而来,下邳城瞬间陷于一片汪洋之中,百姓逃生十之一二,皆葬于水下城底。一夜之间,浪花淘尽英雄,阜盛千年的文明古城下邳从此灰飞烟灭。远处高高耸立的水闸下,据说就是原三国时下邳古城白门楼的所在位置,而今只有水闸孤零零地站立在那儿,像张开的巨口,似在倾诉那消失的繁华。

在千年古刹岠山宗善禅寺、羊山弥陀寺和新建的水月禅寺,我们领略了古今佛教文化的滥觞和佛教建筑艺术的精华,感受了宇宙人生的奥秘,提升了人生智慧的素养。在圯园,走进留侯祠、张良殿,与先贤对话,重温“圯桥进履”的故事,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一代名臣张良在圯桥偶得黄石公《太公兵法》,倾心助力刘邦一统天下,被誉为“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汉初三杰”之一,令后世群贤无限景仰。今重踏圯桥,不禁想起李白当年留下的一首怀古之作:“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报韩虽不成,天地皆振动。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惟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发思古之幽情,叹逝者之感喟。在下邳中学,一尊尊雕塑,一幅幅碑刻,一个个名人故事,一面面校园文化墙,以独特的沧桑感和厚重感向世人展示了一幅多姿多彩的人文画卷,诠释了下邳文化深刻丰富的内涵。

在睢宁文化艺术中心,一场精心准备的文艺晚会盛大开场,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登台出彩,掌声笑声赞叹声声声悦耳动容。将近两个小时的演出,集中展示了睢宁人民积极上进、勇于开拓、敢于争先的精神风貌。在睢宁博物馆,一件件馆藏文物浸透了流年的时光,彰显了睢宁丰富璀璨的历史文化和独特厚重的地域文明。在睢宁县儿童画活动中心,一幅幅精美的儿童画作品反映了孩子们丰富独特的内心世界,很多作品在国际国内斩获大奖,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外交赠品,蜚声中外,全国唯一的“儿童画之乡”确实名不虚传。赞叹之余,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先生挥毫提笔,留下了“童心诗意看睢宁,走向世界有画童。十万彩笔擎在手,锦绣江山一望中”的墨宝。

我们走进沙集电商小镇,像走进了一个梦想的“智谷”,各种数据产业、智能家居、创客空间、民俗展示、文化沙龙等等,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这就是苏北的一个普通的农村小镇。农民一个个放下了锄头,敲起了键盘,实现了“离土不离乡,致富奔小康”的目标,叫响了全国的农村电子商务的“沙集模式”,受到了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的广泛关注。

在湖畔槐园特色田园乡村,我们走进了乡风文明馆、槐园旺角、智慧果蔬里、电商慧眼购、民宿度假区里,那些与传统农业文明毫不相干的新名词、新概念、新创意让人耳目一新。环绕村外的有万亩稻蟹养殖基地、生态循环农业基地、荷藕观光园、七彩水稻园等等,像精心绘制的一幅幅巨大的彩色油画,铺向无垠的天边。

在鲤鱼村,原来那些破旧低矮的茅舍,经过政府精心改建和打造,成了一栋栋精致的雅舍。房前屋后经过艺术的加工美化,原来那些枯井、水缸、石碾盘、老家具等都装点成了一个个审美的符号。还有正在打造的鲤鱼山、鲤鱼泉、古黄河、鲤鱼湖,未来的鲤鱼村又将是睢宁特色乡村文化的一大亮点。原本清冷萧索的小山村,一下子成了人们休闲、度假的胜地,到处人欢鸟唱,车来人往,一派盎然生机。

在房湾湿地,一群艺术家们悄悄靠近了故黄河温柔的臂弯。这里,也许是黄河在激情与高潮过后留下的一声浅浅轻叹,或一滴感动的泪痕。一行白鹭像是从先秦的诗句中飞出,以一种潇洒婉约的姿态,在宽阔的湖面上曼舞轻歌。一叶扁舟悠闲地横在水边,像是在聆听古黄河默默颤动的心跳,芊芊柳丝在微风中轻轻梳理着发辫,密密的芦荻在水中蔓延无边的遐想,满湖的圆荷绽开一朵朵羞红的心事。

这些景致,都是故黄河留给睢宁人民的一部婉约的爱情诗。

责任编辑:李 梅

美术摄影:张伯金

上一篇:给予土地以生命的吟唱

下一篇:睢宁是一幅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