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木头里的网店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旭

东风村,是我们这一带比较贫穷的村庄,是县域的边疆。不仅穷,而且人一听东风村,都油生一种脏感破烂之意,村里有些打鱼摸鱼为生的人,也有些棺材匠,后来就以拾荒为农忙之外的主业,不是破渔网晒挂在村口庄前的树上,就是废旧塑料、破铜烂铁。

网络最先来到镇上,相当多的学生都患上网瘾,成了泡在网吧里打游戏的不良少年。有一个网瘾少年并不热衷玩游戏,但他对上网着了迷。世界也许就是介于虚拟与真实之间的一个外界,一个幻象,他在外打工拼搏几年觉得索然无味,还是还乡,就在县城里找到一份网络的工作,没干多久,又被电信公司炒了鱿鱼。他就猫在家里,在外多年的成绩就是购回来一台组装的电脑,成了一名网瘾君子。在乡亲的眼里,他就是破罐子破摔了。哪个年轻人会赖在家里,不出去打工做生意谋生呢?在家里,特别是臭烘烘的像烂渔网一样的村庄里,那就等于是无用的废物、怪物。

打工的浪潮,像大地年轮,一圈圈地波动着,没有收网的意思。

那一年,淘宝网刚开网鸣锣不久,在网上购物、售物还是新鲜的事物。他不想当个破烂王、打鱼的、做棺材的,本能就对一切的新事物充满好奇,面对电脑,他觉得世界和人生就像游戏机一样,充满未知。他首先在网上尝试购买了一块钱的东西,然后又在网上出售手机充值卡,便宜5%,结果很快销售一空。

这不再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而像一张通向全国乃至世界的网,到处都是咬尾交流的鱼。空间被无限扩大,大家处于同一个平台之上。只要你布置的网店设计得漂亮,入网民的法眼,你就是上海人、北京人。

看着村口出售的棺材,他感到恶心和恐惧,为什么不能叫木匠做出漂亮的家具,在网上出售呢?他眼睛不由得一亮,在网上翻找上海的漂亮家具,自己尝试着在网上购买一件。货真的来了,就像从天而降,真是神仙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对于神仙和孙猴子们来说,空间距离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么,也就是他的村庄可以等同于城市。

有了,他叫木匠按此仿制,成本不到购买价的一半。他敏锐地捕捉到这里面有无限的商机。

他招雇村庄有知识懂技术的木工,作坊式生产,搞了一个月,他挣了十万块钱。白花花的银子就是真理,这在村庄形成爆炸式的冲击波,先是冲击人们的心理世界。谁不想发财,谁不想睡地摸天?

在自个儿破破烂烂的家里,只要有一台电脑,就像传奇旧小说里的法宝,什么都可以来,什么都可以弄,都可以有!

这个半吊子的大学生成了村庄的敏感和神奇,人人想取经。乡村就是一个半血缘宗法关系的社会,谁都有个七大姑八大姨。想干网店的亲朋好友,成了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网店的分店,像一棵树的枝节往外伸展,最初村庄开网店的,都在他这里拿货,他成了村庄网店的总店主。

看着他春风得意,有点资本和头脑的人心都痒痒了,七湊八帮搞到钱的人,开始在村庄开办更大规模的家具厂。

家乡废黄河的流域到处疯长着意大利杨树,这种杂交、速生的白杨几乎消灭了所有的土著树种,泛滥成灾。正好是各种合成板材的最佳廉价原料。于是成排成片茂密的白杨和网络就这样不谋而合,互插上翅膀,发生“核裂变”。

网店这一套,程序固定不变,便于操作,乡下人心眼儿都灵得很,没有学不会的道理。一窝蜂似的,家家开网店,当起网商。多少个村庄在外打拼的人开始回潮,全部还乡回流,并将多年的积蓄投入在自家的土地上。

整个村庄形成一股浪潮,拧成一股绳,迅速崛起,成了一个全国性的网商第一个村。无意之中抢滩成功,抢到第一滩头,一个由土变成金的大滩头,在销售领域攻城略地。

网销全部是家具,有实木的,也有简单加工的拼装板材的。这里是黄河故道,是白杨树的天下。白杨树正好做板材,板材加工厂早已有之,现在逢上网店,更是遍地开花。什么样的好家具,都可以仿制,并加以改装。十几亿的市场向村庄开放,便宜就是真理,就是竞争力。第一村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年销售突破亿,3亿,10亿……

这些天文数字,好像一夜之间降到村庄。

由这个村庄再向周围的村庄扩散,一圈圈的涟漪,像木头的年轮,没有界限。谁能想到一台电脑,接通了村庄到处都是的白杨树最烂贱的木头,风生水起,泛起冲天的浪潮。由庄子到村,再到这个乡镇,再向县翻滚。这个往昔贫困的乡镇,成了全国各路人马的取经之地。网店成了烧高香的大庙,这里被称为小岗村的网络版了。

在2010年阿里巴巴公司主办的第七届网商大会上,这个乡村独得大会唯一的“全球最佳网商沃土奖”。但东风村仍然是它的核心,一石激起千层浪的那块石头、石猴头。

将网线架设到村庄的电信公司,本来没多大意义,但这个公司开除的那名返乡的员工,却在贫困的土地里,无意之中发现水帘洞,将网络下乡发展为第一家网商,就像在虚拟和游戏的世界里,变出了一家家实体,就像传说被长出的肉体,塑上金身银身。

大潮涌起,后浪推前浪,他又被迅速地淹没。他每年数千万的销售额,已经被一个个弄潮人破了纪录,迎头赶上,并超过。就是一个个半文盲、不会打字的人,也坐在电脑前,用手写板,开办着网店,将农民的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与客户周旋,讨价还价,怎样叫鱼上钩。

这就是漫天撒网,实实在在打到大鱼、鱼群的事业。这里成了全球一个家具的销售基地,据说占据淘宝网家具销售的八成天下。

互联网改变这里的一切。一条极速的路在空中将村庄传向远方。物流应运而生,快递企业也跟着如雨后春笋在村庄里一家家诞生,一年的快递费就达到四五千万元,快递员的收入有的年薪超过十万。羊群效应在这里充分地发挥。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就会迅速地传递到整个村庄。

这里贫瘠的土地既远离街集更远离城市,却因为网络驴打滚似的升值。土地的日贵、溢价,不长庄稼长园区长地产,形成的效益,真的一夜达到亩产万斤、千万斤的粮价了。

这是一个木质的村庄,长出电的脑袋,电的脚步,将世界联系上了,并将大笔大笔的订单揽到自己的手里。

世界被打开了,无限的领域,任你游弋。农民通过网络掌握了定价权,和买家直接对接,泥腿子对接上了大海洋。但是,这是一个仿制、随意拿来的世界,网络神话含金量在哪里?涉及版权侵权,只要被投诉,就会被淘宝等网商下架……这些农民遇到了世界性的难题。你如果继续走下去,就必须得适用世界的游戏规则,甚至能建立起自己的游戏规则。欺骗、暴利、盗版,都将被淘汰出局。

然而,我相信,科学的、文化的支撑也必然降临这个村庄,提升村庄的软实力、硬实力,成为睢宁人持续飞起来的发动机。

责任编辑:黄艳秋

美术插图:吴 彦

上一篇:仰望

下一篇:画张彩画给睢宁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