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黄河饼子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黄艳秋

一条伟大的黄河,蜿蜒北上东流,历经数次天灾人祸,溃决奔泻,6次大的改道,形成了今天的黄河和故黄河之说,其实就是黄河在哪里入海的问题。今天的黄河是在山东省垦利县一带,清朝中晚期改道,流了一百多年,入渤海;而原来的黄河是在江苏夺淮入海,称为故黄河,经过河南的滑县、商丘、山东的萧县、江苏的沛县、徐州、睢宁、宿迁、淮阴,一路向东,倘若从黄河夺淮起始于南宋建炎二年算起,七百多年的时间,何其漫长!

我来到的这个地方是故黄河的睢宁县一段,河水不黄,清澈见底,早已经失去了她的咆哮之锐气。两岸,油菜花的荚儿日益饱满,麦子正在开花,偶尔透过车窗玻璃,会看见三五个钓鱼的人,感觉这里不像是黄河,倒是一个狭长的湖带。这世上,哪有一千多公里长的湖泊呢!看来,是自己恍恍惚惚的错觉罢了。

我仔细看过地图,发现睢宁在徐州以南,属于徐州、宿迁的交界县,挤在两地中间,像个不成形状的发面饼子,有点抽象,它,挤得该有多疼啊!如此的想法,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有点奇怪,一天到晚,怎么只想到吃?该减肥了,现如今,女人讲究杨柳细腰,追求宛如一张A4纸宽的腰,最怕管不住自己的嘴,管不住自己的腿了,没有一个不怕的。

然而,当我来到睢宁,顿顿美味佳肴、道道大快朵颐之后,很是佩服那些保持瘦瘦身材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一是王作家,漂亮就不必说了,身段是典型的“貂蝉体”,瘦得恰到好处,柔得软绵无骨,一开口,先笑,然后飘出来一串串唐诗宋词,关键是,她吃得太少了,每顿只是象征性地夹上那么一点点,凑够半个盘子,自顾自地细嚼慢咽着,那叫一个慢腾腾哟,连我都替她着急。有一顿自助餐时,我排在她身后,走到每道菜前,她思考良久,又走到下一道菜前,结果当我夹了一大盘肉和菜时,看到她的碟子几乎是空的,一筷头子青菜,几小块鱼肉,两个圆圆的小发面饼子,盛了一碗粥。我吃着盘子里的美食,那份馋样,丝毫没有影响她,看她对待美食的无动于衷,我决定下次不再和她共餐了,差点影响了我的食欲。

二是陈作家,小个子,肿眼泡,精明机灵,能吃能喝能干大酒杯,无论怎么往肚里塞,就是吃不胖,怪了!有一次,我们一起吃自助,看到他堆得高高的一大盘子,里面肉居多,盘子最上面有两个圆圆的发面小饼子,我瞄了他一眼,还未等我开口,他已经明白,嘿嘿一笑说,我是肉食动物,说着话也不耽误他的吞咽速度,好像这一生从未享用过这样的饕餮大餐,我也仿佛受到了鼓励,我又惧怕什么呢?他一个本地人,每天这样贪吃,还能保持这样瘦小的身材,肯定他们这里的美食吃多了也不会长肉,我就毫不犹豫地端起了第二盘。

三是张作家,身材体型俱佳,而且特别幽默,因此吃自助时我们时常一桌,我看他每次的菜都很有特色,有次我发现他盘子里什么菜都没有,只有一个小碗里放了大半碗像凉粉的东西,我问这是什么?他说是睢宁水粉皮,我说我也夹了,不好吃,是淡的,他笑了说,边上有碟蒜泥之类的调料要拌进去,我也学着拌了一盘,酸酸辣辣的,特别爽口,我吃完后准备再来一碗,他阻止了我,说后面的特色小吃还多着呢,每样不能贪多,我这才发现他的碟子几乎每样都夹一点点,几乎不够一口吃的,问他又不胖为什么这样节食,他说面对美食的诱惑,谁都想吃,他几年前曾经是个200斤的胖子,随之而来的三高和多种肥胖引起的疾病都呼啸而来了,为了健康,这好不容易减掉的肉再也不能吃上来了!说着他吃下盘子里盛下的一个圆圆的小发面饼子。

睢宁好吃的菜太多了,每一样都想尝尝,肚子容量却有限,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观察他们如何如何去吃。几日下来,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就餐必选项,就是选那盘巴掌大的发面饼子,这这,有那么好吃吗?取来一个,咬下一口,麦香浓厚,劲道里夹杂着一丝丝熟悉的香味,越嚼越有意思,回甘,回甜,像喝生普洱茶似的。可是,发面饼子不是普洱茶,它们一个个,5毫米厚,松软可人,都是麦子面粉做的啊!

游完下邳古镇,12:20,该吃午饭了,我们鱼贯似的游进一家饭馆,各自入座,不一会儿,饭菜纷纷粉墨登场了,五颜六色、姹紫嫣红地摆上,我们正饑肠辘辘呢,一见这场面,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高雅不高雅,挥筷舞勺一起上,好不过瘾!中途,主食都端上来了,竟然是发面饼子,太合我意啦!

吃了一个饼子,我赶紧又拿起一个,悄悄问陈作家:“这种饼子,你们睢宁人怎么叫?”

他说:“就叫饼子。没有别的名字。”

“我们那地方,叫发面饼子,因为它使用小麦的面粉发的面烙的。”

“制作的工序都是一样的,可是,你们的发面饼子似乎好听一点。嘿嘿,发面——饼,子。”

“你们这里是故黄河,我给它们起个名字好不好?叫,黄河饼子。”

“呀,黄河饼子,多么大气的名字啊!你真有才!”

“还有一句广告词:‘吃了黄河饼子,不发胖不长肉,减肥首选!”说话间,我脑海里闪现过四五个当地人的面孔,“好不好?”

“嘻嘻,这,可不定管用,”他半犹豫半开玩笑地说,“有的人哪,喝口凉水还发胖呢!何况是发面饼子?”

“那么,你想一句广告词吧?”

“吃饼子,嚼饼子,生活越嚼越有味道。如何?”

“一般了些。还有吗?”

“吃,吃,吃,吃……让我再想想下一句。”

“哧哧哧哧——你,是不是在放小小的花炮捻子呀?”

“哎呀,上你的当了。哈哈,哈哈哈哈……”

为何睢宁的发面饼子这样好吃?吃完饭,我没有着急赶路,特意问了后厨的一位大姐,她爽朗地大笑,说这个饼子太好做了,在我们睢宁,随便一个女人都会做,就是先发面,我问是发酵粉吗?她两眼一瞪:“那可不中,那东西发出来的面没有味道,要用老酵头发面,所以,你们吃的饼子有嚼劲,口感好。”

做饼子要先醒面,冬天一晚上,夏天三四个小时,醒面时最好用保鲜膜封闭,放在温处面会发得好一点,用发好的面擀成小面团,薄一点,放在用柴火烧的鏊子上,要小火,待面朝上那部分完全凝固,就翻过来,受热一会儿,发面饼子里面就会有好多气,像癞蛤蟆气鼓鼓的肚子,就彻底熟了。我看大姐说得特别轻松,又问,什么叫鏊子,饼子放上去不放油会粘锅吗?她听我问的问题又笑了,不粘,放油了就不好吃了,成油饼了,鏊子就是类似平底锅的大圆铁片。

听大姐讲得这样细致,我也决定回家后认认真真地做一回黄河饼子送友人,让他们也品尝一下黄河故里的特色美味。

美术插图:李兆庆

上一篇:女儿河(诗歌)

下一篇:大地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