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海外文摘 > 文章

天使之爱

时间:2021-01-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裔兆宏

2017年的9月下旬,地处沂蒙山脉与淮海平原之交的江苏睢宁,已是霜重雾浓,深秋的萧瑟渐渐逼近。

9月27日的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江苏睢宁县西关的石老太太忙着下地干活儿。当她刚步入田间时,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婴儿“哇哇”的啼哭声。这婴儿哭声,悲怆急促,令人揪心,石老太太急忙循声而去。

结果,在一处辣椒地里,她发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男婴。他出生不久,赤身裸体,弱小的身体,还粘连着脐带和胎盘,浑身冻得青紫……此情此景,让老太太心疼不已:“多么可怜的孩子,怎么一来到世间就遭此大孽?”睢宁深秋,气温比起江南要低上几度,夜间的最低气温甚至跌至10℃,况且,在前一天晚上,这里还下过一场大雨,庄稼地里湿漉漉的,刚刚出生的婴儿,全身没有一丝棉絮,岂能吃得消?这个可怜的孩子,你究竟是何时降临到人间的?

石老太太焦急万分。她一边心疼地抱起婴儿,一边急忙向附近的县开发区派出所报警。

接到警情后,年轻民警沈勇桥和胡东海迅速出警。赶到现场后,他们立刻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拯救这个幼小的生命。

石老太太抱着婴儿,紧跟着两位年轻民警,来到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医生作了剪除脐带的简单手术后,等婴儿稍事喘息,他们便又迅速赶往睢宁县中医院,进行生命抢救。为何要送往睢宁县中医院?因为,这是一家国家卫生部命名的爱婴医院,擅长婴幼儿的诊治与康复治疗,曾经数十次接受过社会弃婴。

那天傍晚,当这个可怜的婴儿被送到睢宁县中医院儿科时,苏北的睢宁县城,已是灯火阑珊,万家团聚。

当时,在场值班的,是医生丁宗娟和护士许静。当她们第一眼看到这个婴儿时,禁不住一阵心酸。这个可怜的婴儿,你能平安无恙吗?

医护人员,是生命的天使,生命危亡的把脉者。他们视生命高于一切。

在睢宁县中医院儿科,经过医护人员的初步论断,这个初生的可怜婴儿,因为长时间身处低温环境,已感染上了严重的肺炎,高热发烧,面色灰白,呼吸十分困难……

这还了得?时间就是生命,一分一秒也不能耽搁。

“赶快听听孩子的心率。”

“给他量量体温。”

“看看宝宝的嘴里有无异物。”

“赶紧给他输液。”

此时,输液科、配药室、手术室、急救室……灯火通明,人影闪烁,现场的白衣战士们一片忙碌,量体温的,去药房领药的,拿输液瓶的……急诊室内,医护人员们的抢救,就像投入一次战斗一样,扣人心弦。

王莉,是睢宁县中医院儿科副主任,一位年轻的母亲。她至今仍清楚地記得,孩子被送来时,已经患上了肺炎、硬肿,全身青紫,呼吸也不好。

每一个孩子来到人间,都是上天的厚爱。作为挽救生命之舟的医护人员,岂能不全力以赴?

经过漫长时间的沉着应对,白衣战士们争分夺秒,为这个初生婴儿争取生存机会。他们与死神暗暗较劲,一定要将小生命从鬼门关口“抢”回来。

参加抢救的医护人员们感慨地说:“当时,我们还真有点害怕,要是抢救不过来,这个小生命离开了人间,那我们就愧疚不已了。”

大千世界是微妙的。这个降临世间的生命,为何遭受如此的不公?没有人在这一时刻去回答。及时救治,就是穿过急诊的生命通道,就是给予幼小的生命以希望的点滴,让他看到未来世界的笑靥。

然而,幼小的生命,稚嫩而脆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跌落万丈深渊。因为,婴儿降生后,长时间处于低温状态,他的体温迟迟上不来,这让医护人员一直焦虑不安。为了给孩子做好基础保温,这些生命之神们轮流值班,时时刻刻关注孩子的体温。在保暖、供氧、喂养和救治方面,医护人员密切配合,格外小心。

经过半个月的全力救治,精心照顾。这个幼小的生命逐渐缓过神来了,总算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

阵阵秋风,吹落了黄叶;白衣战士,却带来了生命的奇迹。

睢宁中医院儿科病房,一个洋溢大爱的温馨之家。连续数日的精心治疗护理,这个乡间田野中诞生的婴儿,终于迎来了人间的五彩阳光,身体也一天天地好转起来。经过检查,婴儿除了寒冷损伤造成的伤害外,先天发育健全,并非像其他一些弃婴那样,存在先天性的生理缺陷。

孩子恢复健康了,可孩子的亲人在哪儿?此时,这儿的医护人员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孩子该送往哪里?

来到世间的生命,是无辜的,是可爱的。然而,他却是不幸的。因为,他一来到这个世间,就缺少亲情之爱。

“孩子的父母,你们在哪儿?”

“孩子是你们的亲骨肉啊!”

“亲人,孩子从小不能没有父母啊!”

孩子康复后,医护人员个个满腔热情,他们都曾试图帮孩子找寻到生身父母。

他们不停地在微信朋友圈中发送寻亲信息;他们动员亲朋好友大量转发;他们配合公安部门,期望能尽快找到一些线索;他们还特别留意医院的来往人员,看是否有疑似孩子父母的……然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孩子的生身父母却始终不肯露面。

就这样,这个小家伙被生身父母抛弃了。

怎么办?

“孩子都是宝贝。如果我们不疼,就没人疼他了。”在睢宁县中医院儿科,医护人员们心怀大爱,他们有一个特殊约定:“谁值班,谁就负责照顾小家伙。”

儿科副主任王莉回忆说,她当时自己生的孩子才一岁多,看到这个刚出生就失去父母的孩子,怜悯疼爱之心,自然不言而喻。出于一个年轻母亲的情怀,出于一名医生的爱心,她对这个孩子倍加疼爱。

当有人提出这个想法后,立刻就得到王莉和其他同事们的一致赞同。就这样,睢宁县中医院儿科的二十多名医生、护士和护工,轮流给这个孩子当起了临时“父母”。

无论是给孩子喂奶粉,还是给孩子换尿布,或是给孩子洗澡……在儿科这个大家庭里,大家都抢着做,他们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无微不至地呵护和照顾。科室成了他温暖的家,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只要大家一有空闲,总是围着他转,用爱心浓浓地包围着他。

儿科医护人员带着一种美好的希冀,还给他取了一个特别的名字“大器”,他们希望这个孩子在未来“终成大器”。“大器”刚出生,就被生身父母抛弃了。然而,社会并没有抛弃他。

时光如梭。在这个孩子长到4个月时,他可以添加辅食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各自从家里带来可口好吃的。今天你带鸡蛋,那明天我带精大米。

王莉感慨地说:“那时,大家都争着给孩子蒸鸡蛋、熬米粥。后来,孩子能吃面条了,我们又给他煮面条,再后来又给他加肉,小家伙长得胖胖的,可好玩啦。我总是喜欢叫他肉肉。”

平日里,儿科是非常忙碌的。大家实在忙不开时,就把大器放在一个小筐子里,然后用一根绳子,一头绑在腿上,另一头连着小筐。医护人员他们走到哪里,就把大器带到哪里。

大器被遗弃的事,经现代网络传播后,当地有很多好心人来看望他,有人给他送吃的,也有人给送穿的,奉献爱心的好人络绎不绝。

如果遇到哪个护士下夜班,她们就会把大器带回家;如果是哪个医生休息了,他们也会把他带回家。有时候还发生“争抢”大器的事。

“今天该我了!”

“不行,你今天不能带走,该我了!”

“不!今天一定是我带回家。”

节假日或倒班调休时,儿科的医护人员也有人去逛大街。在他们逛街过程中,如果看到漂亮的儿童衣服时,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给大器买上一套;看到可爱的玩具,也给大器买回来;大器喜欢吃榴莲,有护士趁着午饭的空当,跑到楼下给他买上来一块。

“这孩子好像天生知道自己没爸没妈似的,谁带跟谁,不哭不闹,就连生病打针的时候都乖乖的。”每次谈起大器,护工大姐余新玲总热泪盈眶。

大器因为一出生就受到寒冷损伤,体质弱。刚进医院时,每隔一段时间,他就患上一次肺炎,好在都不是很严重。但在儿科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大器的体质渐渐强壮起来。余新玲回忆说:“后来,他能吃能喝,吃什么都很香,又很泼辣,不像那种娇宝宝。”

儿科的医护人员平时非常忙碌,孩子的饮食,大多由护工大姐余新玲来照顾,但她从不疏忽,而是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样。

生命之花,是用心血浇灌的。儿科医护人员精湛的医术、深情的疼爱,使得大器茁壮成长,10个月大的时候,他就已有27斤重了,比一般的孩子还要壮实一些。于是,胖乎乎的大器,又多了个名字——“肉肉”。这寓意着他是大家的“心头肉”。

大器百天的时候,医护人员想给孩子留个纪念。他们特地请当地有名的摄影师来到医院,给孩子拍百天照留念。當时,儿科的所有医生、护士和护工,每个人都抱着大器拍了一张。

王莉拍照时,还特地喊来她的爱人,并把白大褂脱了下来,抱着大器照了一张合影。“我想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说到动情处,王莉的眼睛湿润了。“有一次我带他回家,给他奶喝,我听到他叫了我一声‘妈妈,当时我真的感动不已……”

在睢宁县中医院,每当谈起大器时,大家总是滔滔不绝,他们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故事,简直如数家珍。在他们每个人手机里,都有许多大器的照片。他们是用真诚的爱心,记录着大器成长中的点点滴滴。

在儿科,大器有许多的“妈妈”,也有可爱的“爸爸”。其中,医生杨海洋,就是大器总“缠”着叫“爸爸”的。他说,大器喜欢穿白大褂的人抱他,“你一抱他,就往你身上趴”。的确,在睢宁县中医院儿科,每天来往的人川流不息,有人知道大器这个孩子时,也总想疼疼这个可怜的孤儿。

然而,大器却非常特别,无论是哪个叔叔阿姨,也无论是哪个爷爷奶奶,凡是想抱他亲他的,他却一概拒绝,而见到儿科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时,他却主动迎合,与其亲热。

花有千种,情有独钟。

在睢宁县中医院,大器不是儿科收留的第一个弃儿,然而却是“住”的时间最长的育婴。

医者仁心。在这里,大器从来不缺爱他的人,医护人员对大器充满了无限的深情。但孩子渐渐长大了,总要有个正常的家庭。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有人建议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抚养,而儿科的医护人员却坚决不同意。

在睢宁当地,曾有十多个家庭先后来到中医院,看看襁褓中的大器,都希望收养这个可爱的孩子。然而,儿科的“爸爸妈妈”们却不赞成。他们不是嫌人家文化程度不高,就嫌收养人家境不宽裕,或者嫌人家在外打工,怕让孩子受委屈……

医护人员的希望是什么呢?他们的心愿,就是希望给这个孩子找一个美好的幸福家庭。

大家曾无数次猜想过与大器分离的那一天。

有一次,有人给白衣天使许静开玩笑说:“大器就要被人家领养走了。”

许静,是儿科接收大器的第一位阿姨。大器成长的点点滴滴,在许静的心里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她与大器感情笃深。

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时,已有身孕的许静,简直蒙了。她匆忙骑着电动车,就从家里赶来医院,想再见大器一面。许静一路走一路哭,犹如母子分离的那种忧伤。他的爱人为此非常担心,说她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自己当初没有看错她。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未来的大器,你能找到自己的“天堂”吗?也许生命是公平的。大器被生身父母遗弃了,却得到睢宁中医院医护人员的百般疼爱,更迎来一个条件优越的年轻苏州父母。

苏州乃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人文底蕴深厚,富庶天下,那是大器再好不过的归宿,岂不值得庆幸?!

2018年8月3日,睢宁县中医院接到县民政局通知,大器的领养手续已办好,养父母要来接他回家了。

分手的日子真的来了。当天下午,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与领养家庭来到医院时,儿科全体医护人员都赶来了,他们收拾好孩子平时用的东西,与大器深情道别,仅衣服就堆得二三尺高。那一刻,很多人都眼噙热泪,依依不舍……

一曲天使之爱的生命颂歌,瞬间在古下邳定格!

责任编辑:李 梅

美术插图:知 止

上一篇:我的笨拙的乡土

下一篇:下邳!下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